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和尚摸得,凭什么我摸不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和尚摸得,凭什么我摸不得

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学生们满脸的震惊,果真是难以置信这个消息,宫小旗也知道这个消息太过让人错愕,他朗声道:“所以我才需要你们的帮助,李德林作为安全总长,耳目众多,心智狡诈!我们现在要将他控制住,就需要最忠诚于大元帅最忠诚于国家的战士,那就是你们,努尔干的诸位兵王!现在我想要问一问,你们是否仍旧效忠于大元帅?” “为秀帅尽忠!”士兵们大叫道,由于是靶场,里面的任何声音都不会传到外面,倒也不需要害怕被人发觉。 宫小旗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极了,最忠诚于尚武大元帅的战士们!现在到你们证明自己的忠诚的时候了!董淮清,你现在带着几个同学,悄悄地将李德林带来。其他人,在这里准备武器,也许有人会攻击保定军校。” “是。” 李德林现在非常自信,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傀儡师一样,左手是何如飞,右手是国防军,一切都在他的操控之中。他很享受现在的状态,似乎生活在对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在和王茂如交集的十二年来,他有十一年效忠于王茂如,实际上他自己也有些忘记了还有野心这么一个东西。在创业的阶段,所有人都团结在王茂如的周围,迅速凝聚力量,共同开创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大时代。但是现在,作为国防军元老的他在得知何如飞谋反之后立即想到的是,凭什么何如飞可以我不可以? 正如典型的阿q式的问题。和尚摸得,凭什么我摸不得? 恰恰是这种心理,让他沉浸在自己臆想的美梦之中。而且他现在正在想一个问题。众所周知王茂如依靠的是美国人和庞大的小地主阶级,商人阶级以及支持他的国防军体系的支持走到了今天,那么他将来要获取谁的支持呢?靠山,谁是靠山? 李德林自言自语道:“英国?法国?日本?还是美国?或者苏联?选择太多了,也是一件苦恼的事儿啊。” “叩叩叩!” “谁?” “卑职董淮清,大元帅义子,求见李总长。”董淮清恭敬地说道。其实他本人不想让人知道他的义子身份,他感觉这个身份就是对他这个习武之人实力的一种遮拦,让人看不到他的努力。只看到他的背景,但是今天他用的最多的居然是这个身份,这让他即苦恼又感慨。 “进来吧。”李德林心想他来找我做什么,他没想过有人会对付他。因为他知道兵变的人是何如飞。不是他李德林。 可是当董淮清进来之后,李德林心中陡然惊悚起来,因为董淮清的眼神不对,那是一种看待猎物的眼神。作为负责情报和安全的长官,李德林在刑讯室中看到刑讯人便是这样的眼神来看死囚的,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眼神。 董淮清的脸上露出了不屑地笑容,语气平淡而冷静地道:“李总长,不好意思。奉大元帅命令,你被逮捕了。” “什么?”李德林以为自己没听清或者听错了。还问了一句。 董淮清严肃地说道:“你的特务机构在没有得到大元帅允许的情况下进行武装动员,你也涉嫌谋反,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德林震惊不已,随后刚要大叫喊,立即被董淮清的战友一个手刀砍在脖子上,晕了过去。 而后董淮清与同学趁着夜色悄悄地将李德林和他同样昏迷的卫兵都带到了地下靶场内进行刑讯,并留下来四个同学在李德林的房间内负责监视,看是否有李德林的党羽出现。 当李德林苏醒见到宫小旗之后,还愤怒地喊道:“宫骁旌,你他娘的是什么意思?” 宫小旗冷笑道:“我没什么意思,一切都是大元帅的意思,倒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兵变?你太可笑了。” “什么兵变?胡言乱语!你居然敢私自逮捕堂堂国防部安全总长,你……”李德林口不择言道,他心里突突直跳,怎么回事儿,我兵变,我怎么会兵变,不是何如飞吗?不,一定搞错了,会不会何如飞故意设下圈套,引自己跳下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己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证明何如飞就是要兵变。他抬起头,看着宫小旗喊道:“我要见大元帅!我要见大元帅!” 宫小旗淡淡地说道:“你会见到大元帅的,不过是在明天了。董淮清!” “到!” “我命令你的人在这里将他关押起来,不要用刑。”宫小旗道。 “是。” 宫小旗转向李德林,嘴角露出冷笑:“学长,从十几年前我就看出来你有野心,没想到你跟随大元帅之后将这份野心隐藏的这么深,甚至深到我几乎忘记了你还是当初保定军校学潮的发起人了。” 李德林望着宫小旗,久久地说道:“骁旌,我们是同班同学,是患难与共的兄弟……” “是啊。”宫小旗道,“可我还是我,你却不是你了,你不该有这样的野心。”他冷笑道:“尚云兄,说句老实话,你做事没脑子!国防军士兵每一个人都将大元帅当做自己的神,你居然敢有这份心思,呵呵,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吗?” “不,你听我说,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没有兵变!”李德林忙喊道。 “这我不管,也许过了今晚,会有证据证明你的无辜。”宫小旗淡淡地说道,“但我还要说,你啊你,唯一在国防军立足的根本都让你丢得一干二净了!” 黑夜之中,一队士兵坐在汽车中默不作声,打头的一辆汽车内,坐着三个人。坐在后面的是何如飞的副官杜远程,坐在他旁边的是——今天请假生病的王茂如副官长高亢,而开车的正是杜远程的表弟张耀。 高亢的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踌躇不已,有悔恨,有自责,有无可奈何,他时不时地看看外面,又低下头来。杜远程忍不住说道:“高副官,稍安勿躁,很快就到了保定了。” “唉……”高亢叹了口气,“你们这么做,是会后悔的。” 杜远程哈哈大笑道:“成王败寇,成王败寇。高副官你也读过军校,总知道这个道理吧?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连你都帮助我们了。” 高亢怒道:“要不是你们挟持了我的家人,我绝不会帮着你们这些逆贼。” 开车的司机张耀冷笑道:“怎么讲话呢孙子诶?告诉你,我们要是成功了,我表哥就是新的国防部安全司令,是我们何司令的心腹,我可跟你说,到时候你还得拍我哥马屁咧。再说,你家人可在我们手上呢,别把我给惹急了,对于你对于我们都不好。” “高副官。”杜远程露着作恶的笑一把搂着高亢的肩膀道,“做人啊什么最重要?利益,利益才最重要。这次我们若是成功,你便是首功。我们何总长说了,到时候不但放你们全家出来,还升你做采购司的司长。你小子有福气了,采购司啊那是。每年你只是吃回扣,就能吃多少?没有五百万也有三百万,你发了啊你。” 张耀立即说道:“哥,不是让我去做吗?” “滚蛋。”杜远程怒道,“你他娘的连字儿都不认识,你去做个屁。不过我可以让你做北京市警察局长,何司令会卖给我这个面子的。” 张耀立即开心道:“北京市警察局长……这也不错,这也不错,不就是以前的九门提督嘛,嘿嘿。那我以后在北京城看到哪家姑娘漂亮,直接就能抢回家了。他娘的,再回在乡下的时候,老子要夜夜做新郎天天换新娘。还有那个一直追缉我的警长,我一定要当着他的面干他的老婆和七岁的女儿,他娘的!” “看你那点儿出息。”杜远程瞪了他一眼,汽车忽然颠簸起来,骂道:“开车,好好开车,否则他娘的别说北京市的警察局长,我给你发配到西域去。” “表哥,我知道了,我错了,我好好开车。”张耀连忙道歉说道。 杜远程又对高亢笑道:“高副官,你看看,现在你假传圣旨的事儿都做了,就别再想那么多了,想得越多你就越紧张,你越紧张越会失败。现在咱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是因为你的原因大家失败了,你说说怎么办?我们死不要紧,可是你的老婆孩子爹娘亲戚呢?都得死。所以,我们一定要成功,记住,是我们,不是我,也包括了你和你的家人。如果失败了,不需要我们害你的父母,大元帅就会直接杀了你全家。我想你应该知道大元帅的报复手段吧?对了,高副官,等一会儿戏别演砸了。告诉士兵们,大元帅被劫持了,都是老北洋们干的,尤其是蒋方震和吴佩孚等人勾结在一起。你说是说错一句话,咱们就可能前功尽弃了。” 高亢叹了一口气,呆呆地看着窗外,心情极度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