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力挽狂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章 力挽狂澜

王茂如抵达北京之后,立即派遣张作霖率先回到国防部,而王茂如则他的近卫队首先回到丰台的呼伦贝尔路17号别墅,近卫总部缉侦司司长冯尹彬脸色焦虑地匆忙跑了过来说有紧急情况汇报,王茂如便让他过来报告。 冯尹彬神色焦急地说道:“老师,今天下午的时候缉侦司发现一件异常诡异的情报,宪兵总队三百名队员以轮换为名义,调往辽宁朱雀军团,然而我们在京奉铁路上却没有发现这三百名宪兵的下落。”冯尹彬神色凝重地说道:“卑职仔细查阅了资料,并要求缉侦司密探严密检查,均没有发现这三百名宪兵的动静。由于宪兵的调派不受军团管辖,所以我们也无法从朱雀军团发现任何有价值情报。卑职私自下令近卫总部缉侦司全副武装,等待命令。” “三百名宪兵?”王茂如紧皱眉头,觉得不可思议,宪兵总长何安定一直是他非常信任的人,他为什么会私自调动宪兵?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宪兵总队调动士兵,难道…… “电话,接通毛子平(朱雀军团长),我要验证一下,如果宪兵总队也参与了李德林的阴谋,那就太可怕了。”王茂如自言自语道。 “是。” 由于王茂如家中电话是可以接通全部战区指挥部的,很快在抚顺的毛子平便接到了王茂如的电话。这个时代的电话的音质并不好,总是有杂音。但还可以听得清楚。 “大元帅,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毛子平奇道,此时他在军部还没有回家。 王茂如问道:“靖安。你知道你部的宪兵调动情况吗?” 毛子平立即问了一下副官索林,索林忙说没有调动,于是毛子平说道:“报告大元帅,我部宪兵没有调动。” “好,没事了。” 当王茂如挂了电话之后,他略微一想,立即说道:“芜儒。你立即接通近卫总部和京畿戍卫部队,注意一级警戒,还有给保定陆军士官学院的所有人下达通知。今晚一级战斗准备。保定军校方面一切安保和指挥,交由国防次长萨镇冰、参谋次长任元星以及宫小旗三人负责管理。要求他们立即戒严,不准任何人进行任何内外联络,断绝内外的一切联系。如果发现有人给外部发信号。立即实施抓捕。不管他的身份和地位。” “是。”高士滨道。 “还有芜儒,你留在这里,有什么消息立即传递给我。”王茂如道,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还有,组织我的家人立即进入密室,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受伤。芜儒,我的家人就交给你了。” 高士滨说道:“大元帅。你放心好了,除非我死了。他们一个都不会有事。” 王茂如放心地点了点头,又对冯尹彬说道:“继华,与我一起去国防部大楼指挥部指挥去。” “是。”冯尹彬道。 王茂如挂了电话,那边毛子平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一旁的幕僚冀南生忽然一拍大腿,颤声道:“北京一定发生要事了,有人要政变,有人要袭击大元帅。” 毛子平吓了一跳,道:“谁,疯了吧?要袭击大元帅?” 冀南生道:“不管是谁,这次和宪兵总队扯不清关系了,一个营的宪兵队失踪,什么概念?” 毛子平道:“一个营要事军事政变,怕也是不容易吧?” 冀南生道:“一个营自然不能政变,但是如果一个营刺杀,将高级军官一网打尽的话,就有人敢挑动一个军团或者一个师团了。” 毛子平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发动政变,而这个人也不敢贸然动手,只有通过让人抓捕整个国防军高级军官之后,那个人才有胆量跳出来。”他想了想,一拍大腿道:“现在刚刚封帅完毕,所有高级军官都在参观南北军校大比武,而且都在保定军校,一旦这个宪兵营……糟了!” “糟了!”冀南生也惊得瞪大眼睛道。 “糟了!”索林焦急地说道,“怎么办?” 毛子平道:“立即接通电话给大元帅家。” 电话拨通过去之后,是武官秘书高士滨接的,高士滨一直留在电话旁等待消息,接到了毛子平的电话之后,赶紧告诉他秀帅已经到了国防部了。毛子平便挂了电话给国防部打电话,却接不通,他惊恐地回望道:“不好,国防部的电话线估计是被切断了。” 军区家属大楼和国防部大楼并不算遥远,开车只有半个小时便到了,张作霖摸着大光头道:“他妈了个巴子的,今天大楼里冷冷清清的,但是一切都很正常。” 王茂如道:“宣布一级警戒,乌热松打电话给京畿戍卫司令盖天久,让他立即赶来。” “是!。” 盖天久被急急忙忙从被窝中叫来,他今天患了重感冒,连手下的宴请都没有前往,五十多岁的人了,年纪也大了,这会儿迷迷糊糊地说道:“大元帅,怎么了?” 王茂如道:“大哥,有大事发生。” “啥大事?”盖天久一下子警醒了。 “他奶奶的,有人要造反。”张作霖暴跳如雷道。 “啥?造反?谁啊?”盖天久红着眼睛急道。 王茂如皱眉道:“不确定具体都有谁,但初步估计有安全总长李德林,他未经同意下令中情司所有特务今天武装待命。” 盖天久咬牙切齿道:“是,他娘的,李德林居然敢谋反,我非扒他的皮不可。” 张作霖道:“除了他,冯玉祥估计也是要造反,他妈了个巴子的。他他娘的还是个基督徒,基督徒哪有这种背信弃义的人。” “冯玉祥……”盖天久挠着头,忽然想到了什么,叫道:“冯玉祥三天前整顿军纪,说军士慵懒不训练,整日就知道混日子,所以他要将整个旅进行一次全负重长途拉练,目标是沧州。当时要申请两个基数弹药,被我拒绝了,怪不得。” 王茂如苦笑道:“大哥,这件事我也知道,我还表扬了他一下。但是现在恐怕晚了,他这次真的携带两个基数弹药走的。” “不可能吧,这不太可能啊。”盖天久立即说道,“一切弹药都在军火库中,没有我和参谋总部的双重批示,他绝对不能拿出来。” “是啊,所以你现在去查一查。”王茂如道,“而且要确定第八军团是否有其他人准备参与兵变的,整顿好第八军团,立即派遣部队追击73旅。不管73旅是真拉练也好,还是假的拉练也好务必逼降73旅。” “行。”盖天久这一着急,感冒都好了,一身大汗却排了寒毒,倒是因祸得福。 王茂如冷笑道:“只凭着一个旅,一群特务,和一个宪兵营就造反,呵呵呵,想得太简单了!很好,这也是一个铲除他的势力的大好机会。” “我这就去京畿卫戍司令部。”盖天久拎着枪便走了,来到楼下的时候,整个国防部已经开始了戒严,士兵上好了子弹,正在搭建沙袋,顿时感到气氛之紧张。 他坐在车里刚刚准备开往司令部,但忽然觉得应该顺路先去一下第八师团。第八师团是王茂如的老队伍,对王茂如忠心耿耿,而第八师团长李宽又是自己的老下属,他们应该是最忠诚的,先集合他们的队伍,再前往京畿戍卫司令部——毕竟按照汽车的路程来看,第八师团更近一些。 近卫总司距离国防大楼最近,近卫团第一时间武装起来,全副武装进入国防大楼。而新任的国防部戍卫司令云锁住更是下令丰台大营戒严,王茂如全体警卫进入一级状态。王茂如仔细想了前后,认为此事太过非比寻常,不能不谨慎为之。 不一会儿,整理武装军队完毕的云锁住来到王茂如处,报告说道:“报告大元帅,丰台军营警备部队准备妥当。” “报告大元帅,近卫团准备完毕。”近卫团长王立诚报告道。 王茂如自言自语道:“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报告!”国防部参谋部参谋官龙鹰山说道:“国防部电话线全部被切断,密电司无法给任何人打电话,现在只能发电报。” “动手了,该死的跳蚤们!那就发电报给保定军校国防次长萨镇冰,一级战斗准备。”王茂如立即说道,忽然他想到了刚刚离开的盖天久,有些担忧地叫道:“乌热松,乌热松!” “报告,我在!” “你去保护一下盖天久,他怕他有危险!”王茂如急忙说道。 “是。”乌热松立即匆忙带队跑了出去。然而乌热松却没想到盖天久没有直接前往京畿戍卫司令部,而是转了个弯,去了距离国防部更近的第八师团去了,两伙人走了岔路。 果真是大事,发生军变了! 不到半个小时之后,保定陆军军校方面由安全负责人参谋次长任元星发紧急电报给国防部指挥部上报,保定军校遭遇袭击,一伙儿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谎称元帅府近卫队,前来保护大元帅——当即被早有准备的任元星等人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