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中国历史上最金贵的部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中国历史上最金贵的部队

军校生门原本参加运动会比赛,突然被通知一级战备准备,都有些愕然,难道这也是考核吗? 此时吴佩孚、何如飞、米少柏、蒋伟光、刘湘、徐佑前等人被召集起来参加紧急会议,外面枪声四起,人心惶惶,这绝不是军演,这是战斗。在座的都是军官,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莫不是有人趁机捣乱? 何如飞更是心知肚明,他心中暗喜表面却装作浑然不知地问道:“铭公,凡尘,这……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有枪声?对了,怎么不见大元帅?” 刘湘也说道:“对啊,怎么了?大元帅呢?” 任元星回答道:“下午四点的时候,秀帅回北京了。” 何如飞顿时心中大惊失色,略带颤音地问道:“回北京了,我们怎么不知道?”他做贼心虚地心中也一震,难道说……王茂如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军变计划?何如飞心里着急了,却也只能干瞪眼,只好等待冯玉祥的军队到来了,这个该死的冯焕章,怎么还不来?他娘的计划都是摆在你这种办事拖拉的人的手中。 任元星正色道:“大元帅及时发现李德林秘密准备今夜进行兵变,已经将其缉拿,现在关押。”众人震惊起来,李德林造反?安全总长李德林居然造反?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号称整个国防军中对王茂如最忠诚的李德林,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何如飞面如死灰。千算万算,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李德林!尼玛的李德林,你什么时候不好造反。怎么这时候坏我好事!王茂如已经提前离开,那冯玉祥的部队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吗?抓不到王茂如,就是失败。 看到何如飞脸色变得铁青,任元星道:“翔云兄,翔云兄,你怎么了?” 何如飞忙道:“被这个消息吓得,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怎么会如此狼子野心!”其他人纷纷说道,这时候宫小旗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过来,道:“李德林已经被擒。而且我们还抓到了一条大鱼,在李德林的卧室门口抓到了保定军校教导主任吕荷旭。吕荷旭倒是老实交代了,他说他奉李德林之命刺杀大元帅,但是他不敢。所以来找李德林拒绝。没想到被我们逮了个正着。” “该死!”众人愤怒不已,“这个该死的李德林!” 随后萨镇冰宣布组建临时司令部,由他担任保定军校临时司令,任元星和宫小旗担任副司令,其他一种人员必须听从指挥,否则以某犯罪论处。 当下,国防次长萨镇冰着急保定军校的两千名军官生和警卫准备完毕,这一个团的兵力一般人可是惹不起的。现在在保定军校的有国防次长萨镇冰。国防部副司令蒋方震,参谋总长吴佩孚。参谋次长任元星等众多将官,以及各个主要负责人外加十六所军校校长。萨镇冰立即下令组建临时司令部,分派任务,好嘛,这恐怕是民国建立之后军衔最高的一个团了。 而至于武器还需要考虑吗?一应武器应有尽有,什么坦克装甲车,什么75野炮榴弹炮等等,汽车,除了飞机和军舰外,还缺少什么呢?这个军校生团武装到了牙齿,一个临时营长都是少将军衔,一个班长都是中校军衔,好嘛,军校生门都看傻眼了,连校长都只能做副连长这样的辅助临时官职。 这个团的团长是名满内外的海军名将国防部次长萨镇冰,副团长是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参谋长大元帅吴佩孚,参谋次长是震慑苏俄帝国的任元星上将,此外宫小旗上将、刘湘元帅、米少柏元帅、何如飞上将、魏东龄上将、刘哲上将、徐佑前中将等一众将星闪烁,这个临时团,俨然是中国自古以来最金贵的部队了。 这边刚刚准备妥当,便有人报告说一队人马硬闯保定军校,立即被军事拦截,但是为首的居然是王茂如的副官高亢。可惜的是,高亢的借口是带领这个营的近卫队护送大元帅王茂如返回北京。在门口负责指挥不是别人,正是以作战狠辣著称的宫小旗,宫小旗一面说稳住他们,一面下令所有人准备。然后一声枪响,早就有所准备的保定军校生们立即开枪射击,高亢等人的“近卫营”顿时死伤一片。 倒是在高亢身边的军官脸色一变,忽然高喊道:“大元帅已经被控制,诛杀逆贼,杀!” “近卫队员”双眼愤怒,立即对警卫开枪射击,一时之间在保定军校门口枪声大作。而听到了门口的枪声,在里面的两千多名军校生立即操着武器,在少将、中将、上将、元帅的带领下冲了出来,二十辆坦克二十辆武装汽车快速将其包围。 “近卫队员”们愤怒起来了,有人高喊道:“大元帅一定遇难了!” “有人要篡权!” “有人政变了,保卫大元帅!” “砰砰砰……” 又有人喊道:“大元帅被杀了,蒋方震是凶手!” “清君侧,诛奸臣!” “保卫大元帅!” …… “近卫队员”们听到有人这么喊,立即疯狂起了,向军校门口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在“近卫队员”疯狂进攻的时候,领头的人见到坦克、汽车逐渐包围,身边的队员越死越多,顿时慌了,左右看了看,喊道:“弟兄们,蒋方震就是凶手!现在到了表示衷心的时候了,国家看你们的了,民族看你们的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向后退去,忽然一发炮弹发了过来,落在人群中,砸死了七八个人。 原本用于比赛用的75野炮和70步兵炮装上了真炮弹,负责参赛的都是各个军校炮兵的标兵,顿时用实战来检验自己的成果,炮兵中掺杂着十几个军校的学生,相互看彼此都一个个较着劲呢。当下,便相互攀比着瞄着射击,而负责指挥的居然是国防部参谋长吴佩孚,吴佩孚的炮真是打得没话说,他指挥下的炮兵,几乎弹无虚发。堂堂大元帅居然被派去指挥一个炮营,说出去倒还真是民国一大景观。 “近卫队员”们真没想到遇到这样的对手,他们以为对方只是学生,打起来就会胆怯了,可是这些学生比士兵还狠,尽管经验少,但战斗技巧和能力却比大多数士兵都强得多。 听着外面的枪声,临时司令部内的人这才真正意识到可能真的兵变了,宫小旗的副官立即跑来在任元星耳边说了几句话,任元星大笑道:“诸位,不用担心了。不管是假冒的近卫队,还是李德林,均已经束手就擒,现在等待大元帅的指令!哈哈哈,这算是什么兵变,虾兵蟹将,当真可笑至极,李德林靠着这些草包来造反,我看他脑子是糊涂了。” 何如飞言不由衷地说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过了一会儿之后,枪声仍旧继续,只是稀稀拉拉不那么激烈, 任元星笑道:“听听,干掉他们只是分分秒秒的事儿,只是这个宫骁旌说抓活的,所以给他们留下机会让他们投降。只不过我感觉事情有些蹊跷,这些人死硬的很,一口咬定大元帅被我们囚禁杀害了。他们说要清君侧,肯定是受到了谁的蛊惑了。我也不希望杀了他们,这些人毕竟被欺骗,可怜得很。” 何如飞立即说道:“可怜?他们可恶才是,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半个小时的枪战之后,宫小旗下令停止射击,近卫队员们死伤惨重,尸体七横八倒,剩下不到三十个人围坐在花坛后面。一个军校生高喊道:“投降吧,叛军!” “你们这些逆贼,居然敢囚禁大元帅,你们会得到惩罚的!”这些“近卫队员”们高呼道,“我们今日战死,但是明天全国国防军就会站出来,消灭你们这些叛逆!只要大公子还在,我们就有机会全部消灭你们!” 此时任元星带着其他军官来到这里,宫小旗纳闷地说道:“这些人在说什么呢?”一个从前面战场回来的中校参谋说他们说大元帅被我们囚禁了。 宫小旗怒道:“放屁,大元帅早就料到有人造反,反贼居然说我们谋反,当真是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骁旌,战果如何?”宫小旗带人走来问道。 “三十几个,我准备着活口,等着他们弹药耗尽呢。”宫小旗不屑道,“连炮都没带,清一色步枪手枪,这帮叛匪还真是简陋啊。只是高副官长居然做了叛匪,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此时忽然枪声大作,国防部军训司司长少将陈文运慌忙跑了过来,说道:“凡尘兄,骁旌兄,那些叛贼都自杀了。” “什么?自杀?”宫小旗和任元星瞪大眼睛震惊不已,相互看了看,忙问道:“怎么回事儿?” “他们说他们救不出大元帅,他们有愧于大元帅的栽培之恩,便自杀陪着大元帅在阴曹地府继续做他的卫兵。”陈文运心中满是酸楚地说道。 萨镇冰追问道:“他们真这么说?” “除了几个军官逃走,所有人都自杀了。”陈文运叹息道,“如此刚烈的士兵,岂能是叛军?定然是被欺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