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共度难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共度难关

在场的军官们都不是傻瓜,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这些精忠的士兵一定是受到欺骗。而如此刚烈的士兵,即便不是王茂如的近卫队员,也是绝对忠诚于大元帅的战士,由此可见,大元帅王茂如在普通士兵心中的地位是多么的崇高。 三百名士兵在受到别人的欺骗之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宁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前来进行所谓的“清君侧”解救王茂如,却惨死于王茂如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中,大家心里都一阵酸楚,哪有胜利的喜悦,这哪里是什么获胜,这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陈文运又道:“现在很多军校生也犹豫起来,他们也认为大元帅是被囚禁了,次长,您去安抚一下吧,否则我怕这些军校生也会像那些近卫队员一样真的以为大元帅被囚禁杀害。” 萨镇冰无奈地感叹地说道:“将士们议论纷纷,很多人都信以为真了。” 宫小旗怒道:“混蛋,是谁这么阴险造谣生事,该死的,要是让我知道,我一定把他全家扒皮抽筋不可。”立即抽出指挥刀,走到保定军校大门前,被任元星拦住。 “有些话我们应该告诉他们。”任元星说道,他将有些激动的宫小旗拉到身后,大步走到校门口,看着一地的死尸叹了口气。此时监察司司长朱怀龙跑了过来,拿着一封紧急电报,跑到任元星跟前小声地说道:“国防部大元帅急电,现已经证实。73旅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向东抵达沧州,而是在蓉城之后失踪了。” “冯玉祥,还真是这个叛徒!”任元星咬牙切齿道。“把这个消息告诉铭公、宫小旗和蒋校长等人吧。” 满地的“近卫队员”宁死不降的尸体在诉说着他们多么的终于大元帅,任元星心中充满了悲凉和哀伤,这些都是好汉子,都是极好的汉子啊,谁,是谁害了他们,是谁害了他们啊。他跳上一辆坦克车。所有人都认得他,他是国防部参谋次长,是曾经的白虎军团长。是谢绝封帅的第一人。任元星扯着嗓子喊道:“军校生们,别听信流言,告诉你们,之所以大元帅不在这里。是因为大元帅今天下午四点。已经离开保定军校返回北京。他在国防部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这个紧急情况就是,有人想要发动军事政变!” “轰!”众人愤怒起来。 任元星说道:“军校生们,现在我们不知道谁是主谋,但是我刚刚得到大元帅的密电,73旅冯玉祥部今天早上六千余人携带轻武器不知所踪!我相信你们将来都是做军官的,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冯玉祥发动兵变了!但是大家不要丧失信心!一旅叛军。根本不算什么!你们都是大元帅的兵,是大元帅的军官。你们要坚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阴谋诡计,邪恶一定会被消灭。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保卫保定军校。叛贼以为秀帅还在保定军校,他们现在正在向保定军校进发,发起第二波攻击。所以我们要冯玉祥的73旅进攻之前,修筑好防御工事,我们给大元帅争取时间,让敌人以为大元帅就在这里,一定要保卫好保定军校,保卫了军校,就是保卫了大元帅,就是保卫了国防部,就是保卫了国防军,就是保卫了祖国!” 此时一个怪声音忽然喊道:“我怎么能相信你的话是不是真的,万一你也参与了绑架大元帅活动怎么办?” 宫小旗大吼一声怒道:“他妈的谁问的?”可是没有人回答,这一声怪响,其实也让很多军校生们心存疑惑,是啊,谁能保证任元星不是那个阴谋者呢? 这时候宫小旗拎着指挥刀,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他也爬到了坦克车上并排站立在任元星身边,大声说道:“你们谁认识我?” “您是宫将军。”一个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士官生大声地说道。 其他军校生也认识这个宫小旗,在国防军里,宫小旗的部队最能打,拱卫北方抵抗俄国游击队的入侵,环境也最恶劣。宫小旗的青龙军团和任元星的白虎军团是王茂如的两大王牌部队,一西一北,镇守边疆,两个人都是军校生的榜样和偶像,在青年学生中有很高的地位。 宫小旗扫了一眼四周,说道:“我可以以自己的性命和我军人的荣誉作证,大元帅并没有受到囚禁,也没有受伤,任副参谋总长说的都是实话。我们要听从任次长的话,在这里吸引叛军,我们坚持越久,大元帅就越安全。”宫小旗再一次扯着嗓子大声说道:“诸位还记得克孜勒要塞保卫战吗?我们现在把保定军校当做克孜勒要塞,我就在这里。” “好!”牙克石陆军士官学员和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学员兵们立即鼓掌叫好道。 任元星大喊道:“是的,我也在这里,绝不会后退,绝不会撤退。” “任将军我们信你!”讲话的是迪化陆军士官学员和巴尔喀什国防大学。 此时陆军次长北洋老将萨镇冰也走了过来,不顾年迈爬上了坦克车,大声说道:“我这把老骨头,在此作证,任次长所言非虚。” “我也同在。”穿着元帅服的吴佩孚走出来道。 刘哲和魏东龄同时走出来,站在坦克车上喊道:“我们相信任将军,我们愿意担保。”任元星感激地冲他们点了点头,共度劫难啊。 此时很多人将焦点望向了一直不说话的蒋方震。 事实上此时心里最不是滋味的便是蒋方震,他敏感地感觉在这次兵变之中,他没有得到王茂如百分百的信任。其实从萨镇冰和任元星召集军官开始,蒋方震就敏感地感觉到了这种不信任感,而这种感觉在他与王茂如的十几年的交往之中未曾有过。他不禁有些灰心丧气,尽管并不是被王茂如背叛,但是被怀疑的感觉非常不好。蒋方震之前一言不发,他实际上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为什么自己没有被王茂如百分百信任。他现在有些想通了,因为自己有能够威胁到王茂如的地位了,尤其是这种兵变的敏感时刻。做一个假设,王茂如被兵变刺杀,蒋方震甚至可以一呼百应成为新的国防总长。自己已经威胁到王茂如的地位了,蒋方震心中叹道。当下见到士兵们在击退“近卫营”之后有些怀疑,他立即选择支持任元星,他也三两步登上了一辆汽车车顶,站在车头上大声说道:“同学们,士兵们,不要相信一些人的别有用心的言论,你们要坚信,所有国防部军官都在这里,我们是最忠诚的共和国卫士。我们坚守保定军校,我们一定会打退敌人。” 蒋方震在军校生的心中地位崇高,所有人都知道蒋方震不爱恋权,王茂如放心地将国防部交给他处理大小事情,便是对他的绝对信任。而且作为中校奠基人,蒋方震的人品和性格深深感染着所有军校学生们。见他这么说话,在保定军校的各个军校生们立即坚定了信仰。 任元星宣布道:“现在,我们挖掘战壕,准备作战,直到大元帅电报通知解除警报。同学们,武装起来!”顿时,所有士兵、警卫、学员兵,甚至保定军校的校工都行动起来,由于保定军校便有军火库,武器弹药并不缺少,大家深信明日一早援兵就会抵达,因此士气高昂。随后王茂如的电报发来,他唯恐任元星等人受到怀疑,在国防部发出鼓舞电报,要求学员兵们等待援兵到来。 此时保定县城警察局长郝大丹带着警员们也跑来了,看到这么多星光闪耀的军官,吓得够呛,心说要是这些大爷谁受伤了,我这局长也甭想再干了。 萨镇冰将那局长郝大丹叫了过来说道:“郝局长,你现在立即组织全县警察进入学校,参加保定军校保卫战的队伍,还有,调集全县民兵参与防御。” “怎么了?怎么了?”郝局长忙问道。 “有人要推翻大元帅的领导,发动军变。” “啊?”郝局长吓得要死,“军变啊,这……”这可不是好玩的事儿,他们当警察最多就是遇到个土匪啊恶霸什么的,哪里参加过战斗啊,听到战争这么近,岂能不害怕?倒是他的驻守副局长戴志斌立即敬礼说道:“报告,国防次长,卑职曾经供职于国防军第六师团,因受伤疗养退役,但卑职愿意组织全县民兵参与保卫保定军校。” “好,交给你了。”萨镇冰拍着这个保定警察局副局长戴志斌的肩膀说道。 “报告,抓到了两个逃走的俘虏。”几个学员兵兴奋地喊道,为首的正是王茂如的义子董淮清。 “压过来。”任元星听闻之后立即说道。 一个四方大脸三角眼的士官和一个身材高大众人熟悉的人被军官生们扭送过来,看到这个身材高大的军官,众人脸色变了,这是王茂如的副官高亢—— 任元星瞪着眼睛,指着高亢怒道:“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