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何如飞出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何如飞出逃

魏东龄气得拔出指挥刀就要杀人,刘哲连忙大喊道:“别冲动,他不能死。”魏东龄咬着牙怒目而视,想了想还真不能杀了这个畜生,便只能又将指挥刀扔在地上,直接走过去啪啪两个大嘴巴扇了过去,怒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仁义礼智信你样样都抛弃,你祖宗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人群之中,何如飞躲得远远地,远远地,马坎兰提跟在何如飞身后小声地问道:“何总长,你做什么去?” 何如飞脑筋一动,眼睛一转,道:“功劳全都让任元星一个人占了,他娘的,我们得想想办法,怎么捞回来一局。” “啊?捞回来一局?”马坎兰提挠着头问,“我没怎么明白,什么意思?” 何如飞笑道:“李德林谋反,就这么轻松解决了,我们出什么力了?什么都没有,倒是任元星和宫小旗风头出尽,你啊你,对政治太迟钝。我们得想办法,没有功劳也要创造功劳,这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马坎兰提恍然大悟,道:“多谢何总长指点,我这个人不怎么会做官,还是跟随何总长您的身后吧,总是不会吃亏的。” 何如飞心里早就想把他甩了,但是表面上笑道:“你就跟在我身后,别乱说话就行,做官第一原则,能不讲话就不要讲话。” “英明啊。”马坎兰提想了想立即赞道。 被魏东龄打了两记耳光,吐了一口血的高亢惭愧地低下了头。那边刘哲拉住了魏东龄,其他几个脾气不好的人也想上前揍人,被其他人拦住了。 虽然高亢没说什么。但另一个三角眼的人立即高喊道:“你们这些逆贼,你们这些逆贼,你们全都该死。你们把大元帅交出来,交出来。” “你是谁?”吴佩孚怒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是逆贼,你们等着扒皮抽筋吧。”这人趾高气昂地喊道。 萨镇冰冷声道:“你是蛊惑士兵的?”他又看了看高亢,怒道:“高副官。大元帅对你不薄,你怎么和逆贼在一起谋反军变?你对得起大元帅吗?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高亢表情复杂,面对众人的锐利目光。低下头一言不发。那三角眼怒道:“高副官,你揭穿他们,你揭穿他们啊!否则你还要不要你的老婆孩子……” 高亢忽然大吼一声,挣脱了身边的两个军校生。冲到三角眼跟前一拳砸在那人脸上。众人惊呆了。高亢一拳一拳地揍着那人,大骂道:“王八蛋,王八蛋,我叫你威胁我家人,我叫你绑架我家人,我杀了你全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忽然有人将他的手给扳在身后,高亢回看了一下。是王茂如的干儿子董淮清。他仅仅是认识董淮清,但两人没什么接触。不过他刚要说出阴谋,董淮清却误以为他要骂自己,更唯恐他杀了另一个俘虏消灭证据,于是一拳击打在他的后脑上,将他打晕了。 任元星挥挥手下令将那三角眼和高亢一同压了下去,宫小旗说交给我来审吧,任元星苦笑道骁旌兄有劳了。宫小旗一挥手,让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几个士官生做他的助手,将两个俘虏带到一所教室进行刑讯。 当何如飞听说抓到了高亢之后,顿时汗如雨下,这个高亢原本就是他抓来他的家人靠着威胁和利诱来为他服务,帮助他骗得宪兵营,又伪造了王茂如的亲笔信,要求鬼车军团后勤部门给73旅发放两个基数的实弹,难不保他此时供出自己啊。 其实对于高亢这步棋,何如飞早就拿捏得死死的。 高亢的老婆爱打麻将,何如飞便设局让人故意输给她钱,高妻头几日赚了不少钱,兴奋不已真以为自己是赌圣再世。却不料后几日接二连三数钱,不过这时候何如飞的副官杜远程却主动借给她钱。高妻是越输越想捞回来,越是捞钱越是输钱,结果就是短短十几天,高妻输了十万银元。这些高妻傻眼了,没想到不知不觉就跟杜远程借了十万元,纵然高亢是王茂如的副官长,却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杜远程此时便说这钱可以欠着,你要真想还便用肉偿吧,我想得到你许久了,只要你做了我的情人,咱们俩的之间的钱就一笔勾销。高妻见杜远程眉清目秀二十几岁风华正茂,而自己的丈夫虽然身材高大身强力壮但却为人木讷,夫妻两人每每在床上仿佛例行公事一般,以至于这么多年夫妻两人只生有一个孩子,她早就对高亢不满了,此时杜远程的出现,便半推半就地从而了杜远程。 杜远程在床上与她颠鸾倒凤百般讨好,又花样百出,倒是让高妻真正尝到了最女人的快乐。何如飞让杜远程留着这条线,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等待时机。这次便是一个时机,高亢跟在王茂如身边忙来忙去,好几日不回家。而杜远程便按照何如飞吩咐叫来高妻,两人在床上一番肉搏后大汗淋淋之后,杜远程对她说你和你男人也没什么感情,不如我们在一起。高妻说我们如何在一起,我倒是不喜欢他,没了他更好,可是他是大元帅的副官长,谁敢动他。杜远程便说有人能动得了他,你只需要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便好。 高妻知道高亢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儿子,于是便以高亢幼子得了天花这种大事将他在7月15日这天叫走了。随后杜远程便以威胁和利诱,告诉高亢若是不帮着他们,他的幼子将死无葬身之地,他的全家老小也都被抓了起来,高亢无奈只得答应了他们。 但是何如飞知道高亢肯定不心甘,他这种老实木讷的人终究还是会将所有的都说出来,他更知道宫小旗的本事。不行,要走,一定要走。他略微整理了一下,那马坎兰提便一直跟在他身后,他想了想笑着回身说道:“你看看,我们两个好像是没有用的人一样,不如我们也出一把力,我们去准备带一支民兵吧。” 马坎兰提立即拍马屁说道:“何总长好计策,这样我们可以四面出击,骚扰敌军,让其防不胜防。我们率领民军也不要跟他们打仗,只需要骚扰,便可以有力支援军校。诶呀呀,何总长可真是千古将才,卑职佩服,佩服啊。” 何如飞汗颜了一下,心说我的本意是逃走,哪有你想得那么多,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顺着你说吧。他便点了点头,说道:“身为军人,我等不能成为累赘。”便带着马坎兰提找到任元星,要求分配任务。任元星对何如飞的要求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在品级上何如飞高他半级,再说都是跟随秀帅的老人了,忠诚方面自然是不成问题的。任元星害怕的是何如飞的安危,如果一个国防军上将受伤了怎么办?如果牺牲了怎么办? 见他面色为难起来,马坎兰提立即说:“我们率领这支民兵的作用并非要真正对敌,我们采取游击战术,肆扰敌人,让其不能全力进攻。这个战术,任次长您在西域不是用过吗?” 任元星一想也是,战术非常合理,他只是害怕何如飞受伤。 何如飞笑道:“我是军人,别小看了我,我是陆大的优秀毕业生,莫非你真把我当做文职军官了?” “哈哈哈,”任元星笑道,“那何总长一定要小心!这次的行动非比寻常,这是一次有预谋,有准备,有规模的军变。从我们掌握的情报上来看,很多士兵被军变的人欺骗了,所以你一定要注意,不要被敌人欺骗。” 何如飞笑道:“这世界能骗得了我的人屈指可数,你就不要担心我了,好,我这便去了。” “万万小心。”任元星叮嘱道。 何如飞便带马坎兰提和几个卫兵,离开保定陆军士官学院,前去接手部分集结好的民兵去了。 民兵们都刚刚集合不多久,本来晚上早早地睡觉呢忽然被枪炮声一震,这才清醒过来,何如飞对马坎兰提说我们先整理一下统计人数,别搞乱了,随后一查居然有六百多人,马坎兰提兴奋地说道:“六百人足矣。”不过大家都没有武器,有的只拿了一根木棍来的,甚至空着手来的,只有警察才有手枪,何如飞郁闷道:“民兵没有武器吗?” 一个民兵的临时队长说道:“报告,我们的武器都在保定军校仓库里放着呢。” “马坎兰提。”何如飞道,“你带人去取武器,我在这里集结部队等着你,快。” “是。”马坎兰提立即点了六十多人跟他去取武器。 何如飞便找到刚刚那个说话的民兵队长,问道:“保定的城防图在哪?” 那名队长摇摇头苦笑道:“保定城就这么大,哪里有什么城防图,保定城一半是民居,一半是军校,民居嘛就是四条南北大路八条东西大街,保定城并不复杂。长官,那我们这边的民居用不用保护?” 何如飞想了想,郑重地说道:“这次叛军是来袭击军校的,民居绝不会伤害到,你们放心好了。”其他民兵这才放下心来,他们说到底最关心的还是这活儿乱军会不会伤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