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被抛弃的冯旅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被抛弃的冯旅长

此时何如飞内心极其焦急不安,尤其是被逮捕的高亢随时都有可能招供出他来,他必须想办法逃走,一定要逃走。从他得知王茂如回到了北京之后,军变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自己留下来迟早是一个死。 他脑筋一转似乎想了想,对众人说道:“这样吧,我要视察一下保定附近,准备进行布防。对了,你们谁有马。” “我就有。”那回话队长立即让人牵过来自己的马,说道:“老总,您……我跟着您吧,我这次带了两匹马来,这黑灯瞎火的,您巡视也不一定找到地方,保定是我的家,我熟得很。” “行。”何如飞也不犹豫,立即上马,让民兵和巡警原地等待,他和队长对保定附近巡视一圈。保定城没有城墙,倒是方便得很,两个人举着火把很快骑马跑出了城,民兵队长介绍附近地点,何如飞问的也仔细,尤其是哪条路通往天津,哪条路通往北京。 等民兵队长说完之后,何如飞忽然掏出手枪对着那民兵队长后背连开三枪,那人从战马上摔了下来,马匹受惊拖着尸体一路狂奔跑的无影无踪了。 何如飞安抚了胯下的马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大元帅回到北京了,完了,他回到北京了,这件事儿成不了了,成不了了。”他骑着马走到了路口,向北是迎向冯玉祥的73旅,向东则是赶往天津,何去何从的确是个选择。 接收冯玉祥的队伍吧。其实攻破保定军校根本毫无意义了,王茂如都不在这里,攻打下来也是一个废物场所。而且保定军校还有大量坦克、大炮、装甲汽车。弹药储备十足,里面的军官打仗一个个比猴子还精明,冯玉祥的73旅又属于轻步兵旅,只要保定军校坚守到明天,王茂如肯定调兵解围,73旅就危险了,留在73旅就是瓮中之鳖。 那么迎接冯玉祥还有什么意义吗? 这次军变居然狼狈结束。实在让他想不通,尤其是李德林居然也参与其中,也要发生军变。这厮凭什么要发动军变?凭借着不到一千个特工?要说那些人偷鸡摸狗盯梢打黑枪肯定别人抵不过,但是发动军变……李德林是不是疯了? 你李德林疯了不要紧,却连累我的计划,我干你老娘的。居然惊动了王茂如。害的老子的计划泡了汤,李德林啊李德林,你他娘的就是我的天生克星吗? 军变已经没有意义了,幸好自己手中还有两百多万日元和三百多万银元,老婆们和孩子们已经到了天津日租界里。只要自己和他们汇合在一起,然后跑到日本就行了。自己给日本人一些情报,日本政府绝对会保护自己的。想到这里,他也不管什么冯玉祥了。更没有给冯玉祥发警报的打算,便一面脱下军服一面纵马向东逃走。 去天津。进入日本租界,逃亡日本吧,他娘的李德林,有朝一日我一定杀了你。 他骑着马跑到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村子,想着不如弄两件衣服裤子伪装自己,便纵马跑了进去。岂料到这村子家家户户都养狗,顿时狗叫声四起,十几个汉子大喊道:“哪里来的土匪,敢到我们村子来撒野。”这河北燕州多勇士,直隶的爷们向来彪悍,何如飞见对方团结强硬,无奈只得骑马狼狈跑了。 何如飞的性格是偏执且谨慎的,偏执所以他才想不通王茂如为什么不放权给他,反而降低他的地位,在姬向东和他的日本参谋本部特工的鼓噪之下,悍然决定发动军变。谨慎是他考虑问题周至,方方面面权衡利弊。例如他在军变前三天就把自己的家人都送到了天津日租界,今天应该已经乘船离开了天津前往日本长崎了,而现在他在认为已经没有了军变成功的可能性之后,立即作出抛弃战友的决定。 冯玉祥的73旅,就这样被遗弃了。 而在此时,73旅团的士兵正趁着夜色急匆匆地向保定奔袭而来,旅长冯玉祥坐在汽车之中,焦急地看着手表,不停地抱怨说道:“快点儿,他娘的快点儿!哪个天杀的,把我们的辎重营给调走了,气死老子了!” 旅参谋长刘郁芬苦笑道:“谁能知道,前下午咱们师团的辎重营的汽车都调走了呢,说是给老百姓拉粮食赈灾。他奶奶的,衡水县水灾死几个人怎么了,能有战略国防重要?本来咱们旅四十辆汽车,现在只有四辆了。结果本来是骑马和坐车去的,现在只能跑过去了。” 冯玉祥右眼皮直跳,忽然说道:“兰江,我只怕事情有变啊,这个何总长……当真能成事儿吗?他靠着日本人,能有多大成功性?” “唉!旅座,事已至此不能退缩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也比在王茂如手下受气强得多。您没看到一个个老部下都被调走了吗?咱们一个整装旅屡次被打压,不单单是第八军团中装备最差的,也是补给最慢的。还有,所有连长都是军官生,咱们的基层权力早就被架空了,我估计过几年啊,兄弟们几个就会被内退了啊。幸好这次行军途中,咱们先下手为强,把军队中那些军官生都给杀了,省却了很多麻烦,也统一了思想。”刘郁芬振振有词道,“旅座,您想想,军官生都咱们干死了,我们不能走回头路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去保定杀了王茂如,全旅五千六百弟兄就会全死啊。旅座,您可千万不要犹豫,咱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不继续硬着头皮走下去就是个死,可是咱们走下去或者还能活啊。” 冯玉祥定了一下心神,打定了主意,坚定地说道:“兰江你说得对,说的对!再怎么害怕王茂如,咱们也要硬着头皮走下去,杀王茂如,再造共和!” 车队进行到一半,前锋部队忽然见到一辆小汽车冲向了他们,73旅士兵立即将其截获,见到是何如飞的副官杜远程亲自驾车来督促了。 冯玉祥笑着走过去,寒暄问杜远程怎么在这里,杜远程先指了一下手表又指着冯玉祥的鼻子怒道:“冯胖子,你们是怎么办事儿的?怎么这个时候才来?这都几点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你……你……你他娘的要坏我们总长大事儿,你知不知道?你还想不想干了?啊?” 冯玉祥的副官石友三顿时怒道:“你他娘的说谁呢?你再说一句试试,干你娘的!”保镖赵登禹甚至伸手握住背后的厚背大刀了,只要冯玉祥一声令下,这小子立即人头落地。 冯玉祥淡淡地说道:“汉章,你怎么跟杜副官说话呢,赶紧道歉。” “旅座,他……”石友三瞪着眼睛郁闷道。 “道歉!” 石友三瞪着杜远程,不情不愿地说:“得罪了。” “什么?我没听到。”杜远程得了便宜道。 “得罪了。”石友三声音大了一点说道,当然火气也大了一点。 杜远程道:“我怎么还是听不到?” 这下就连冯玉祥也忍不住,生硬地说道:“杜副官,得了吧,别得寸进尺。” 杜远程冷冷地说道:“冯胖子,你带出来的好兵。以后咱们成功了,你就是军团长了,你的士兵也这个德行?将我们何总长至于何地?” 冯玉祥心里怒火冲天,但是表面上却异常平静,淡淡地说:“好了,这个问题咱们别讨论了,保定那边情况怎么样啊?” 杜远程这才说道:“那队被我们诓骗的宪兵营已经过去了,我怕你们不知道道路,而且等了这么久还不来,就先过来迎着你们了。走吧,各位爬过来的大爷们,我是实在等不及了,冯胖子,坐我的车吧。” 冯玉祥带着寒意地笑道:“您先上车。” 杜远程转身要上车,冯玉祥却突然掏出手枪,对着杜远程的后背砰砰砰开了七枪,打空了子弹犹不解恨,拔出指挥刀对着杜远程的尸首一顿砍。那杜远程死的不能再死了,血流满地,估计肺被首先打穿了,临死之前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从背后开枪打死,所以瞪大眼睛转头看着冯玉祥,不甘心地死掉了。 冯玉祥双眼带着阴森冷酷,低下头不屑地看着地上正在盯着他的杜远程的尸体,撇着嘴说道:“我的手下只有我能打能骂,你他娘的算是哪门子东西,何如飞的一条狗而已,你就他妈的是一条狗而已。老子忍你很久了,狗日的,何如飞我不能动他,你我还不能动了?”他回身对石友三道:“把他埋了,告诉弟兄们,没见过这个人。操他大爷的,狐假虎威,敢惹我们。” “好咧。”石友三立即带着警卫连的人挖出一个浅浅的坑,将杜远程扔进了坑里,埋了土,让人踩实成了。 冯玉祥挥手喊道:“继续前进,按照原计划,加快速度了。” 除了冯玉祥被何如飞抛弃之外,北京的一干心腹也被何如飞抛弃了,就包括对盖天久不满的李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