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明暗两把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明暗两把刀

李宽被盖天久的一双大手一捏,那钻心的疼痛顿时让他想了起来,眼巴前这位身形似水缸一样粗壮的汉子尽管已经五十几岁了,可人家依旧是直隶绿林盟主,王茂如的国防军治匪为何厉害,那些土匪们一方面摄于官军,另一方面北方最强的绿林盟主都归附于他的旗下。而盖天久五十几岁,身强力壮,不说别的,受伤的千斤之力能有几个年轻人抵挡得住。 老虎不发威,可不是病猫。 想到了这里,李宽一下子没了气势,忙谦卑地道:“军座,天王,先……先……进来再说,进来再说。”他双眼贼溜溜一转,道:“你们我什么都没拿,连军服都没穿整齐,见到大元帅岂非太没礼貌……。” 盖天久表现出毫不在意地强拉着李宽走到他的车旁,大声说道:“没事儿,没事儿,今晚事态紧急,现在就走。”那李宽便被盖天久强行塞进了车子里,李宽无奈地坐了下来,盖天久回头对第八师团的弟兄们说道:“我和李师长去总部,告诉钟参谋长,这里他全权负责了。” “是。”那卫兵哭丧着脸说道,今儿个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骂,还真是倒霉至极,看来以后自己玩咯,等着挨处分吧。 “天王,您这是……”李宽还想逞强,盖天久不屑道:“怎么?跟我这个老贼耍心眼,你这小贼还嫩点儿。”说着手一别,那李宽顿时被压在车里。对副官张有田下令道:“给我把他绑起来。” 副官张有田呆住了,懦懦地说道:“天王,李叔他……”张有田是当初盖天久手下八大金刚的后代。论辈分叫李宽为李叔,平日关系也很好,没想到这两人掐了起来。 盖天久怒道:“操你大爷的,绑起来。” “是。”张有田赶紧找绳子,这时候哪有绳子,司机喊道:“裤腰带和绑腿。” “对。”张有田赶紧解下裤腰带和绑腿,三两下将那李宽绑了起来。任凭李宽怎么谩骂却被盖天久扳着手腕动弹不得。 盖天久的车子刚开了七八百米,另一个小汽车飞快的开了过来,盖天久的警卫排顿时端起枪指了过去。 “自己人。不要开枪!”小汽车里的人大声喊道,“盖军座,我是大元帅卫队长乌热松。” “放下枪。”盖天久下令给他的警卫排道。 那边乌热松下了车赶紧跑了过来,说道:“天王。大元帅说一定有人想要控制京畿戍卫部队。他叮嘱你万万小心,并派我来保护你的安全,我们先前以为你去了鬼车军团军部,没想到你在这里。” 盖天久哈哈大笑道:“能害我的人,我已经抓起来了。”他忽然走进车里将李宽一把拽了出来,摔在地上,怒道:“你说,你他娘的为什么要害我?” “要杀要剐。随你。”李宽恨恨地说道。 盖天久怒道:“他娘的,养了一只白眼狼!” “你怎么发现的?”李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对付你?” 盖天久洋洋得意道:“你他娘的中午请我吃饭喝酒,又说晚上在军营还请我吃中午的菜,我老爷子胃不好,吃不了凉的东西。要是你说一次让我进军营也就罢了,三番两次让我进去,这就奇怪了。” “就凭这个?”李宽道,“我是不想你堂堂一个军团长在我军营门口丢人现眼,这也有错?” 盖天久摇了摇头,道:“其实我确定你就是叛贼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刚刚我抓着你的手你慢慢挣扎,拉你上车你用力后退摆脱。若是你心里没鬼,你退什么?你挣扎什么?你啊你……要不是你挣扎,我也不会认定你就是逆贼。” 李宽叹了一口气,道:“机关算尽,却被你这老土匪给识破了。” 盖天久道:“你这小土匪做什么我还不知道吗?你啊你,活该啊你。不过今天要是你撕破脸皮就率领你的卫队在门口便射杀我,我纵然三头六臂也无可奈何。” 李宽道:“世上没有后悔药啊,当时我只顾着把你引入指挥部中,却为想这在门口直接下令射击,唉,没有后悔药,没有后悔药啊。要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反这种常识性的错误。” 乌热松目瞪口呆,李宽?李师座?堂堂国防军中将居然被盖天王盖天久单枪匹马给抓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他奇道:“天王,您是怎么知道里面有危险,把他引出来的呢?” 盖天久神秘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我有神仙指点。”又道:“去京畿戍卫司令部。”乌热松忙道:“您不怕京畿戍卫司令部也被……” 盖天久不屑道:“就叛军的智商,连这种货色也拉拢——哼哼!”他不屑地看着李宽,“叛军的头子也没多少本事拉拢有本事的人。” 乌热松笑道:“盖天王,以前我觉得你就是个土匪,现在突然觉得你好像有点……有点……绿林第一智多星的意思啊。” 盖天久一脚揣在乌热松屁股上,笑道:“去,小王八蛋,连盖爷爷也敢开玩笑。你盖爷爷以前是北直隶绿林总瓢把子,靠的不只是枪杆子,还有脑子。俺只是书读的少一些,见识比不上秀盛老弟,但是俺别的不差。走,去司令部。” 京畿戍卫司令部的确并没有被袭击或者占领的情况,盖天久立即从军部下达指令,所有师团长以及团级以上军官立即在一个小时之内赶赴指挥部,如果有不到的,则以乱军判处。各国师团长和旅团长,团长纷纷前往,除了冯玉祥的73旅的一行人。73旅隶属于第二十六师团,师团长姜凯同,此君也是跟随王茂如许久的人物了,算是对王茂如忠心耿耿,得知冯玉祥一伙参与军变,顿时火冒三丈下令严查。同时第一时间得知今天中午73旅以拉练为借口,全副武装离开军营。 “混蛋。”盖天久盛怒不已,对参谋次官赵守新说道:“给秀帅传信,说参与叛变的李宽被我降服,而73旅不知去向。”他又对乌热松道:“你现在带着我的第二十六师团72和74旅保护国防部,姜师长,全力配合乌队长,听从他的一切调遣。” “是。”姜凯同道。 盖天久又对第八师团参谋长钟青华说道:“你现在回去,把李宽的警卫排给我都拿下,还有与之有关系的人一律拿下,第八师团进行自查,明天早上给我一个干净的第八师团。” “是。”钟青华道。 盖天久道:“其余士兵,准备战斗,汽车坦克都准备好,随时听后调令。” “是。”众人说道。 参谋次官赵守新站在盖天久的身后,看着盖天久发号施令,心中犹豫起来,他的右手边就是手枪,只要开枪盖天久必然毙命。不过他现在犹豫了,若是他杀了盖天久,为了两百万日元搭上了自己的前程,到底值不值? 何如飞布置了双重保险,在第八军团担任参谋部参谋次官的赵守新是陆军大学步兵指挥科毕业的学员,正是何如飞的学弟。这个人平日生活倒是清廉,为人也不错,颇为受盖天久的重视。在何如飞收买他的时候,赵守新想到的是告发,不过在何如飞身边的姬向东淡淡地说道:“你告发学长,出卖待你最好的人,下场可想而知吧?再说,你在第八军团做参谋,还是个次官,连次长都不是,什么时候能熬出头来?这样,两百万银元,事成之后,两百万银元,再给你国防部一个司长的职务。如何?” 如今,赵守新想了又想,还是放下了手,算了,那乌热松和一种近卫虎视眈眈,自己杀了盖天久又如何?自己死了,还有谁给钱呢?就这样,何如飞布置在盖天久身边的第二把刀,因赵守新自己内心的恐惧而脆弱地失败了。 从明刀子李宽到暗刀子赵守新,何如飞的布置不可谓不细腻,但他准备的太仓促了,时间太过紧迫了,很多计划非常盲目乐观地以为万无一失。 现在,几乎所有布置均以失败告终。 王茂如坐镇指挥部之后,立即下令近卫团对安全总部进行包围,将安全总部中情司的特务逼降。事实上安全总部的特务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们被要求今晚全副武装待命,还以为这是对民党的一次大缉捕——王茂如在很久之前就下令准备在封帅之后,对民党进行一次大洗礼,以报复民党训练杀手对王茂如的暗杀。王茂如并不是那种不记仇的人,但是他确实能忍受的人,他可以面对仇人微笑对待,等的就是机会。所以中情司特务都准备好了,手枪、冲锋枪、子弹、手榴弹,一个个都穿着黑色劲装便服,头戴前进帽,摩拳擦掌霍霍磨刀准备大干一场。 这次逮捕是近卫团团长王立诚亲自带队,尽管只带了一个营六百多人,但近卫团的武装等级和一千多名中情司特务的武装等级根本不能比较,装甲汽车,迫击炮,火箭筒,榴弹枪,清一色的冲锋枪,钢盔,胸甲,武装到牙齿的近卫团一下子就把特务们震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