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李德林是不是冤枉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李德林是不是冤枉的?

王立诚质问为何全副武装之时,陈希回答说李(德林)总长准备今晚两点开始对民党进行清剿,所以才准备妥当。这次一定要抢在缉侦司前面,挽救回中情司的声誉来,甚至李德林的心腹陈希在遭到逮捕的时候,还一脸的茫然和气愤,说这是最好的对民党动手的机会。安全总部的特工们一手拿着逮捕名单,一手拿着民党党员在北京的地址,大喊冤枉,岂能自己人伤害自己人? 王立诚问有大元帅命令吗?陈希立即拿出王茂如签署的行动指令,王茂如的签名赫然在列,而王茂如的密令特殊标记也准确无误,不可能是人为的伪造。 这倒是把王立诚搞懵了。难道还冤枉了中情司的特工了? 王立诚一面派人控制中情司,一面派人上报给王茂如问询。 王茂如首先得到的消息就是安全总部的特务们束手就擒的消息,事实上只要王茂如在,特务们绝对不会听李德林的指挥,而近卫团的身份一亮中情司立即服从。至于那份伪造的密令却是假的,应该是王茂如身边的人偷走的空白密令。对于逮捕民党这件事,王茂如是让安全总部的人负责搜集资料,具体交由缉侦司完成,决不允许中情司参与行动。而中情司的特工们其实暗中也知道这件事他们就是打个下手而已,这让中情司特工极度不满,于是当李德林下令全副武装之后,特工们以为自己要和缉侦司的特工争功。一个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 所以现在产生了一个问题,中情司到底有没有叛变参与政变,如果仅仅是为了与缉侦司争功。那么说李德林被抓就是冤枉的了?而军变的真凶另有其人? 这个问题顿时也让王茂如感觉头大了起来。 在得知盖天久已经重新掌控了第八军团之后,王茂如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他立即下令第八军鬼车军团全体军官前往国防部,下令第三十四师团下辖98旅与99旅全副武装,准备出击支援保定。 随后,盖天久带着第八军团全部军官抵达国防部,王茂如见他们全部到齐。心中安定,这些人并没有参与兵变,便对军官们说道:“今晚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73旅冯玉祥部勾结不法之徒准备发动兵变,现在正在进攻保定军校。” 第八军团上下群情激奋,第三十四师团长蔡成勋立即说道:“大元帅,请吩咐吧。属下必定竭尽全力。” 王茂如满意地点点头道:“我联系到你们之后。你们也第一时间来到国防部,说明你们绝无二心,事实证明你们是忠诚的战士。蔡师团长,现在我命令你带领98旅罗明星部和99旅钱烈部立即支援保定,连夜出发!” “是。”蔡成勋、罗明星和钱烈立即说道。 王茂如又打电话给第八师团,代理师团长钟青华立即接了电话,钟青华报告:“发生小规模交火,但是全部被肃清。这些人大多数并不知情,我们抓了几个活口。交代了几个军官,这些军官也已经被抓了。大元帅,是否现在就送到国防部?” “不,今天晚上比较乱,就关押在你们那里。”王茂如心中大定道。看来,整个第八军团除了73旅之外,已经全部稳定下来了,北京无忧了,军变肃清。 而现在在保定陆军学校内,宫小旗让人一泼水浇醒了高亢,高亢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喊道:“抓住何如飞!” “什么?”宫小旗瞪着眼睛道。 高亢道:“发动政变的正是何如飞何总长。” “怎么会是何总长?”宫小旗有些不相信,不是李德林吗?怎么成了何如飞了呢? 高亢大声喊道:“是何如飞,他才是阴谋家!” “你不是受李德林的指使?”宫小旗问道。 “什么李德林?”高亢哭笑不得道,“当然不是李德林,你现在不信可以去看看何如飞在不在,他一定逃走了。抓到了我,他肯定要走了,因为我知道他的秘密。” 宫小旗对董淮清道:“你去看看,何总长在不在?” “是。”董淮清赶紧跑了出去,不到三分钟他惊慌地跑了回来,说道:“何总长果真不在,他带兵出去了。” 高亢立即激动地说道:“他跑了,他跑了!注意还有一支部队准备攻打保定军校,但是我不知道是谁的部队,他知道。”他看了看地上仍旧昏迷的另一个人张耀。 一泼水又将张耀浇醒,宫小旗说道:“我只问你,还有一支部队是谁?什么时候来攻打?” “呵呵,求我啊?”张耀嚣张地说道,“不过你们要是求我的话,就要先把我的绳子给解开。” 宫小旗道:“董淮清,你给我把他的手指和脚趾,一根一根给我剁下来,塞进他的嘴里,再不说给我把他的一寸一寸切片,塞进他嘴里让他自己吃了。动手!” 董淮清刚刚拔出刀子,张耀顿时吓得尿了裤子高喊道:“我说,我全说了,求求你们不要碰我。” “真他妈没用。”董淮清起的踢了张耀一脚。 “说,把你知道的都说了。” 张耀立即说道:“来的是73旅冯玉祥,还有,苏鲁军区司令费朝贵一直都跟何总长很好的,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发动叛变。我都是听我表哥说的,我表哥是何总长的副官,叫杜远程,你们都应该认识的。还有,同时发动政变的还有第八师团长李宽,宪兵总部的富文成。” “还有没有了?”这和自己得到的信息吻合了,没错,73旅冯玉祥部是这次军变的主要力量,看来这小子没有说谎,宫小旗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啊,我这个级别的,不可能知道的。”张耀苦着脸,“我只是一个卫兵,充其量我表哥是副官长,我怎可能知道那么多秘密,我知道的都交代了。这些秘密都是我偷看了我表哥的计划才知道的,我可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啊。” 宫小旗道:“董淮清,为了防止他说谎,你给我把他打得半死,只要有口气就行。” “是。” 宫小旗对高亢冷冷地说道:“你为什么要叛变?” 高亢低下头道:“我老婆孩子被他们抓了。” “那你就能背叛一直信任你的人?”宫小旗冷哼道,“无情无义,不忠不孝!” 任元星得知何如飞才是主使人之后,郁闷不已,说道:“这事儿是我犯了天大的错误,我以为逆贼是李德林,却不想反贼居然是何如飞。”他立即派人前去找何如飞,但是民兵那边却得到消息说没有见到何如飞,搜索的人找到了民兵队长的尸体,被人在背后开了三枪。答案不言而喻,何如飞骑马跑了。 董淮清顿时激动地说道:“长官,请允许我的队友去追击何如飞,他骑马跑的,肯定跑不多远,定然汇合73旅去了。” 宫小旗道:“你既然知道他汇合73旅,那73旅接下来就要攻打保定了,没那麻烦去追了。” 任元星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会向大元帅请罪。” 宫小旗道:“非你之过,是在是何如飞太过狡诈,居然能栽赃给李德林,让大家误以为是李德林谋反。看来我们冤枉李德林了。” “是啊。”任元星苦笑道。 随后士兵报告马坎兰提在城外已经集结好了民兵等部队,一无所知的他正在认真地组织军队准备对叛军进行作战,却立即被军校生们给抓了回来。马坎兰提郁闷不已,说怎么还把自己抓了呢。 忽然,李文彬神色匆匆地拿着电报跑了过来,喊道:“大元帅,那个人找到了,找到了。” “什么人?” “谁是叛军头子。” “谁?难道不是李德林?” “军务总长何如飞!” 王茂如大吃一惊,道:“当真?” “是。”李文彬气喘吁吁道:“是军务总长何如飞发动的军变,而保定的小规模袭击是由您的副官长高亢率领三百名叛军死士进行袭击的,并且他被俘之后全部供述了。他说,参与者还有冯玉祥的73旅。同时,在高亢被擒的时候,何如飞要求亲自率领部队主动出击骚扰敌人后方,欺骗了指挥官任元星,逃出了保定不知所踪。” “冯玉祥!何如飞!”王茂如咬牙切齿道,“好贼子,狼子野心,居然敢撩虎牙!” “何如飞以主动带领部队骚扰游击为名义,骗取了任次长的信任和支持,允许他带队出击,结果何如飞一出保定军校立即逃走了。任次长请求您的处分。”李文彬又道。 王茂如道:“处分个屁,走街上让狗咬了还能怨人不穿铁裤衩了?回电,告诉他这件事我不怪他,我都被何如飞骗了,更何况他。” 随后李文彬又接到了电报,报告道:“任次长请示对李德林的态度,如今找到谋反主谋,李德林是否继续关押?” “回电,李德林是否谋反尚未可知,但他绝对有嫌疑,继续关押。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王茂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