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白俄雇佣兵抢劫军官家属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白俄雇佣兵抢劫军官家属区

任元星在得到王茂如的谅解之后心情大悦,马上向大元帅王茂如如何解决马坎兰提和城外部队的问题,王茂如回电说马坎兰提和李德林关在一起,外围部队交给宫小旗负责。王茂如对宫小旗是绝对的放心,把军队交到他的手中,宫小旗也绝不会让王茂如失望。 得到王茂如支持之后,宫小旗这个国防军上将成了这个临时大队的指挥官,任元星为了协助他指挥部队特地调给了他一个连的士官生做基层军官。宫小旗迅速分配任务和指挥,将这支松散的部队由上到下完全地梳理好,形成了一个指挥便利的临时加强营。随后他下令民兵大队分成四支队伍,派遣士兵侦查得知,一伙儿不明身份的军队正从北边沿着大路快速赶了过来,但是由于缺少汽车和马匹,都是徒步走路,还有半个小时抵达保定。 宫小旗令人给指挥部传递消息之后断定这一定是叛军的武装力量,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其不意。他立即率领四支部队主动出击,趁着夜色和本地人的地利优势,前往迎敌,骚扰敌军。 而此时,何如飞的另一个心腹属下动员司副司长朴治国则在北京城外纠集了五百多人的雇佣兵,这些雇佣兵都是移民到中国的白俄,何如飞早就知道他们的位置,只是近几天在朴治国的劝说下才私下联络。这些人是何如飞计划之中的替死鬼,何如飞准备将兵变的责任推卸给这些人。朴治国自然知道这个计划,所以他对这些俄国人很是恭敬——迟早要死的人,恭敬你们就是先给你们上柱香了。 朴治国专门负责带领他们对丰台大营的国防部进行袭击。只是这些人武器并不多,使用的多是旧军械。白俄们自然是拿钱办事,拿了钱,听说去袭击丰台大营国防部,心中明白了,这次一定是中国人政变了。而在这些白俄中间的苏俄间谍趁机将消息传递给了苏俄大使萨米特洛夫斯基,萨米特洛夫斯基迅速作出判断要求他们一定要趁乱杀掉王茂如的家人。给中国制造更大的混乱。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除了少数几个不敢攻击,但是说可以放哨的之外。在拿到了几百大洋之后,全都选择了出击。 趁着夜色,这伙儿五百多白俄士兵悄悄潜入丰台大营,却见到丰台大营正在戒严。所有士兵整装待发准备待续。 “混蛋。中国人准备好了。”白俄头子米楚尹夫又不是傻子,看到中队早就有所准备,顿时蔫了,他回头对其他白俄领头的说道:“这事儿我们不能掺合了。大家注意没有,丰台大营没有枪声,说明人家根本就没有打起来,这场军变被悄悄地解决了。我们如果现在出现,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钱也拿了。我们走吧。”有人建议道。 米楚尹夫点了点头道:“好,我们撤了。” 朴治国听不懂他们的俄语。忙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快点动手啊。” 米楚尹夫用东北话说道:“我们说,如果只是我们进攻,效果不好啊。这个时候应该从四面八方都进攻吧?如果只是我们这些人进攻的话,太危险了。” 朴治国激动地说道:“所以以你们的枪声为信号啊。” 米楚尹夫不相信朴治国的话,用俄语与其他人交谈了一下,一个红鼻头的人建议道:“米楚尹夫先生,既然是政变,我们何必一定要攻击敌人的坚固堡垒呢,如果我们攻击他们的家属区,抢夺钱财……我想这些军官们家里一定有很多钱。我们抢掠了钱之后,立即跑到天津的法租界、美租界、英租界以及意大利租界藏起来,再乘船前往美国。我们有大笔的金钱可以挥霍使用,难道不比硬着头皮攻打敌人的堡垒强得多吗?那些该死的中官们,他们一定贪婪地敛财无数,而且绝大多数的金钱都是从我们俄国人身上搜出来的。”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和中国人成为死敌了。”米楚尹夫犹豫道。 “首领,我们现在拿起了枪,已经是中国人的死敌了。”那人激动地说道,“不管这场政变谁是战胜方,他们一定都会将政变的责任推卸给我们这些俄国人,从而掩盖中国人的政变丑闻的。我们被利用了,我们就是他妈的可怜虫。”其他俄罗斯人听到他的话,恍然大悟起来,有些人激动地用俄语大骂中国人。 米楚尹夫想了几分钟,说道:“好吧,我希望我们不要得罪太多人。” 那人冷笑道:“我的建议是杀光见到我们的所有中国人,包括这个,那样的话就再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了。” “他说得对。” “杀了他。” 米楚尹夫看了看朴治国,再看看激动的手下,冲那人点了点头,那人走到朴治国身边,用俄语说道:“你去死吧,中国佬。” 朴治国用汉语问道:“你在说什么?” “噗……” 朴治国被那人一刀捅在了心脏上,顿时血流如注,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些俄罗斯人,想说什么说不出来,终于一命呜呼,没有等到胜利的那一天。 “走,去家属区,我知道地方,我带路。”那挑拨白俄进攻家属区的人将匕首从朴治国胸口拔了出来,在他衣服上蹭了蹭,没了血迹之后说道:“我知道,王茂如这个恶魔才是有钱的人,他家就在呼伦贝尔路17号别墅。抢其他人的别墅没有用,他们钱不多,王茂如家的钱就像金山一样堆积着。” “走!”这些白俄的眼睛中透露着贪婪。 而此时在呼伦贝尔路上,一对对军队已经组织起来,并且进行布防。 17号别墅中也井然有序地进行了武装准备工作,几个夫人带着孩子赶紧到地下室二层躲藏,大夫人乌兰图雅也不再吃斋念佛,传奇了她当初在东蒙时候蒙古战士的战服,收手拎着两支银狐手枪,下令家中所有的仆役都从王茂如的武器库中拿出枪支弹药,准备迎敌。高士滨吓得够呛,说道:“九公主,九公主,不行啊。” 乌兰图雅道:“家中只有二十个近卫队士兵和四十个少年卫队,根本不足以保护17号别墅堡垒,幸好家里还有四十四个仆人丫鬟,这样我们人也多了。我已经让老弱病残躲藏起来了,你且放心好了。” 高士滨苦笑道:“九公主,我最不放心的便是你啊,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可担待不起。” 乌兰图雅不屑道:“我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且放宽心好了,出了事由我负责。” “大娘,大娘,我也来了。”年仅九岁的长子王宗鼎这时候拎着一支冲锋枪便跑了过来,兴奋地说道:“打坏人,我最拿手了。” 高士滨这才说道:“九公主,你看,您要是不回去,等一会儿宗孚少爷和宗欧少爷也得跑出来瞎胡闹。” 乌兰图雅见状,这才无奈地说道:“好吧,但是家里仆人和丫鬟留给你,他们也会开枪。别以为我的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进入我王家的第一天,我便都要求他们学会开枪了。”她回过头去问道:“你们会不会开枪,能不能打仗?” “能!”仆人和丫鬟们立即尚武地高声喊道。 高士滨只要乌兰图雅走,便什么都会答应,立即说道:“好好好,他们留下来,你带着孩子下去,万万不能上来。” “我知道。”乌兰图雅只好拉着宗鼎走到地下室二层,关好了铁门,见到地下仓库里玉琢抱着采伊,玉蝉抱着采薇,智雅抱着宗孚,朱淞筠的奶娘吴妈抱着彤兮,几个老妈子在一旁担惊受怕,乌兰图雅问道:“吴妈,七夫人呢?” 吴妈道:“七夫人在城里呢,她在书店,回来的要稍晚一些,没想到……” “怎么回事儿!”乌兰图雅气道,“怎么会回来这么晚?” 下人们吓得够呛,几个老妈子噤若寒蝉,只有吴妈唯唯诺诺地说:“我听七夫人说,老爷要她做一件大事,她就在处理书店的事情,并且这几天在书店向好几个老师一起请教管理公司的学问。算算时间,这时候他正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乌兰图雅咬牙道:“要是这个时候有乱兵,她就危险了!不行,我得通知一下。”她又一次跑到了地上,却听到枪炮声响起,高士滨正在指挥几个仆役搬运弹药。她忙说道:“七夫人淞筠还在外面。” “啊?”高士滨急道,“七夫人怎么在外面?” 乌兰图雅道:“不管她怎么在外面,你现在能不能想办法?” 高士滨苦笑道:“外面现在兵荒马乱的,不知道谁是叛军谁是官军了,所以我也不敢开门,我让人用桌子把大门都顶死了,要出去也得爬窗子出去。” “我去。” 高士滨差点吓得一个趔趄摔倒,苦着脸道:“九妹,我求你了,别给你姐夫出难题了,你要是真出了一点点意外,我妹夫非杀了我不可,你可是知道他的性格和脾气的,你不想因为你的一时冲动,你五姐年纪轻轻就守寡吧?你的外甥和外甥女从小就没了爹吧?” “那怎么办?” “给国防部发电报。”高士滨喊道,“妹夫一定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