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空降兵支援保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空降兵支援保定

此时王茂如在国防部内又得到了一个让他感到震惊的消息。 “急电,根据俘虏供述说何如飞已经暗中联络了另一支外省军,有可能是一个军区参与军变。”李文彬焦急地说道。 “一个军区……”王茂如立即头脑飞速旋转起来,忽然一拍大腿道:“能快速抵达北京的,而且是何如飞的支持者的,一定是苏鲁军区司令精卫军团长费朝贵!”他左右踱步,呼吸急促,这下不好办了。 李文彬点了点头,道:“这个信息比较模糊,俘虏也不能确定。” 如果费朝贵造反,率领精卫军团北上,六万大军在三天之内便可抵达北京,而京畿戍卫部队第八军团鬼车军团刚刚结束内乱,三天之内还需要铲除其他何如飞的心腹,军心涣散,战斗力剩下多少犹未可知。原本绕着直隶省的有四支军队,即在山东和江苏驻军的精卫军团,在辽宁和热河驻军的朱雀军团,在河南驻军的蛟龙军团和在绥远驻军的黄龙军团,因为西域战事,蛟龙军团和黄龙军团被调往西域去了,而辽宁热河的毛子平朱雀军团要全军抵达北京起码要七天。 难怪在之前何如飞给精卫军团要了二十辆坦克,他们是早就想了。 何如飞居然和费朝贵勾结起来发动军变,实在太可恶了,王茂如恨得咬牙切齿,他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对李文彬说道:“给保定方面发电报,让他们看好俘虏。绝不能让俘虏跑了。另外……”王茂如本想准备试探费朝贵是否有反义,此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枪声,众人跑到窗前看去。赫然发现枪击的位置并不在国防部指挥部,而是发生在北面……丰台大营的北面是军官家属区。 “糟了!我怎么忘了这茬!”王茂如急切地叫道,“邓子超,邓子超!” 云锁住跑了过来,道:“大元帅。” “邓子超呢?” 云锁住苦着脸道:“邓子超他不是去了西域,担任第十六骑兵师团长去了吗?” 王茂如一拍脑袋道:“我都急的有点儿懵了,锁住。你现在立即带领两个营的人开车前往家属区,务必要消灭叛军,保护军官家属的安全。” “是。”云锁住立即执行命令去了。率领大约六百人乘坐四十辆汽车向军官家属区奔去。 而此时,家里的电报也发了过来,王茂如接到了电报得知朱淞筠极有可能从北京四九城晚上乘车回到丰台军营家属区,顿时急红了眼睛。便要亲自前往。其余参谋和指挥部留守人员立即说道:“大元帅。您不能冲动,不能冲动。” 冯尹彬也跑了过来,说道:“老师,您不能这么做,值此危难,您在这里,所有人都有了主心骨,您若不在这里。大家就会散了啊。” 王茂如也是情急之下,然而被大家一拦。顿时一个激灵,他点了点头,道:“是我冲动了,你们近卫总部立即出动,去营救去。” “是。”冯尹彬马上吩咐戴春风,率领他的特务部队前往营救七夫人朱淞筠。 王茂如看着他们离开,叹了口气,道:“淞筠,不是我不去救你,实在是有太多事情需要我去做了。国事为大,家事为小!” 近卫总司特务部队便是指稽查司的特工,而它的上级稽查司乃是直接对王茂如负责的嫡系组织,因此除了一部分是从中情处和军情处调集来的,大部分都是从军校中和王茂如的少年近卫队中选拔出来的忠诚可靠人员。 他们对王茂如百分之百忠心耿耿,尤其是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年特工们,有听闻有人当夜军变,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扬言要将叛军挫骨扬灰。缉侦司的特工和中情司的特工相比有很大不同,中情司特工是纯粹的特工人员,训练的都是追踪、伏击、警戒、跟梢、埋伏等特工需要的技能,而缉侦司的特工属于半战斗部队,加上少年热血,一个个恨不得血腥战斗至死,他们恰如那种狂热信徒一般,嗜血而渴望战斗。 戴春风见大家情绪激动,立即说道:“现在我们要执行一个任务,拯救大元帅的夫人,诸位,跟我一同迎接叛军吧。” “为秀帅尽忠!”少年卫队出身的缉侦司特工队员们声嘶力竭地叫喊道。 王茂如此时恢复了冷静,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朱淞筠今晚不幸遇难,那便是她的造化不够啊。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解救保定军校的所有军官和学员兵,冯玉祥的73旅还是颇有战斗力的,他们可是六千人的部队啊。而保定军校学员兵和军队安保人员总攻不过两千人,再加上保定警察所的警察,保定的民兵预备役,总人数也不会超过三千。况且冯玉祥的部队是野战部队,保定军校则是一群杂牌子部队,怎么打?这仗还怎么打? 蔡成勋的部队尽管已经出动,但是至少要到明天早上才能抵达,时间来不及了,如果保定军校出事,将损失惨重啊。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王茂如敲着脑袋来回踱步道。 “报告!” “讲。” “军火库发生激战,但是敌人并没有攻破军火库。一伙儿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了南苑机场,遭到南苑机场的路航空降部队的反击,全部被消灭。” “空降部队?”王茂如瞪大眼睛,忽然大叫一声哈哈大笑道:“空降大队!白子清!” “报告,被割断的电话线接通了。”负责修理的安全总部工兵激动地喊道。 “给我接通保定军校,路航,接通家里。” “是。” 在确定家中暂时没有受到袭击,保定军校所有人正在准备战斗之后,路航大队的电话终于接通了,空降大队大队长白子清一手拎着枪一手接了电话,兴奋地说道:“大元帅,您没事儿就好,我就知道您没事儿,您是属猫的,有九条命。” “你们空降大队怎么样了?”王茂如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问道。 “死了十六个,伤了不到三十个人,这帮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他们恐怕不知道我们空降大队的规矩,就是天黑之后会在南苑机场周围埋上鬼雷,第二天天亮之后再取回来。结果他们不知道,就都嗝屁了,还没冲进南苑机场呢,鲜卑鬼雷炸死了几百个,又被机场路航卫队重机枪杀死了几百个。最后冲过来的还被我们给遇了个正着,全都杀了捉到了几个残废的活口,兄弟们正在审问。” “你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王茂如问。 “还剩下?我们还有一个大队九百多人呢。”白子清道,“三百老兵,六百新兵,死伤的都是新兵,老兵一个受伤的都没有。”白子清炫耀似的汇报道。 王茂如严肃地说道:“你们现在可以把审问俘虏的事情放在一边,我有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交给你们。” 白子清顿时听到了事情的不寻常,试探道:“您不会是让我们夜间空降吧?” 王茂如道:“聪明,你们现在集合部队,飞往保定,在保定外围空降,支援保定军校。你们的速度最快,战斗力也最强,祖国需要你们,保定军校的所有军官都需要你们。” 白子清郁闷道:“我们夜间空降死伤暂且不说,可是飞机能不能趁黑飞到保定啊,咱们的飞行员还没有黑夜起飞降落的这个训练。其实飞起来容易,就是降落起来太难了。” “不要降落了,飞机不要了,我要飞行员安全就行!”王茂如怒道,“降什么落,我知道我们飞机的科技水平,夜间降落根本没这个能力,让飞行员把你们送下去之后,直接跳伞,放弃飞机。现在飞机重要还是保定军校的国防部军官重要?” 白子清心说当然飞机重要,飞机可是我的,那帮长官又不是我的,不过他哪敢说这话,只好对着电话说:“是!”随后他立即通知运输机驾驶员和空降大队,首先选拔了三百八十人的空降兵,驾驶十架可载37人的囚牛2式运输机,前往保定。随后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保定军校方面直接电话过来,任元星将接待空降部队的任务交给了宫小旗,宫小旗则说一个小时之后,他们会将在保定城西的玉米地里生火,利用火把做出一个图案来,空降兵看到这个图案就可以跳伞。 而路航方面,运输机驾驶员也聚在了一起,听到让他们弃机逃生,一个运输机驾驶员机动地说道:“绝不可能,我们是运输机驾驶员,不是战斗机驾驶员,我绝不会放弃飞机。” “可是晚上降落,太危险了。”其他人说道。 那飞行员说道:“我死也要死在我的运输机中。”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陪着你一起死。” “我也陪着你。” “算我一个。” “好,我们尽管从来没有夜间降落,但是我们今天就要试一试,我们让南苑机场的人竖起火把,点亮跑道,到时候一个一个降落。还有,如果降落不成功停不下来。”一个飞行员指着南苑机场的难免河滩,“撞向那里,那里是烂泥地芦苇滩,或许飞机不会爆炸,我们还能活下来。” “好,我们去沟通。”其他飞行员立即说道,“要是放弃飞机,我们飞行员就直接放弃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