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死亡空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章 死亡空降

经过跟南苑机场守备司令刘泽远的沟通,刘泽远最终也同意了飞行员们的请求,绝不放弃飞机。王茂如作为国防总长,很难想象战斗机驾驶员们对飞机的珍视。这些飞行员出身贫苦,从小连吃饭都吃不饱,因为上了军校才生活逐渐变好,在接受飞行训练的时候就被一遍又一遍地灌输飞机的昂贵,这么一架国产的囚牛2式运输机,造价高达十七万银元。飞行员们自认为自己的身价不到飞机的一个零头,便是自己死了也不能让飞机受损。而王茂如认为飞行员更加宝贵,若不是情况紧急,他是万万不会让空降部队出动的。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飞行员们私下决定,宁舍命保飞机,若是被他知道,定然大骂愚蠢了。 飞机的轰鸣声响起,机场上还隐约可见战斗的痕迹,机场周边所有的灯都亮了,甚至有工作人员在机场边缘堆积柴火,在等待飞机返航用火把和灯光给飞机指示信号。 白子清的对面是380名空降兵精锐,他沉声道:“兄弟们,现在是晚上7月16日凌晨一点,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昨晚傍晚7点左右,军务总长何如飞联合军中一些阴谋者和野心家悍然发动了军事政变,妄图以冯玉祥73旅袭击前往保定陆军士官学院主持中校军事技能运动会的国防部所有官员,要挟成立军政府,妄图推翻大元帅和总理领导,实现其个人野心。现在大元帅坐镇国防部指挥得当。京畿的战斗已经被控制,但是叛军的主力正在攻击保定军校,在那里有数千学生和国防部官员。他们正在抵挡冯玉祥的叛军。战士们,我们要连夜出击,我们要首次实现夜间空降,这对所有人都是一场危险之旅。也许我们其中很多人明天一早已经牺牲,也许我们会落到敌军之中,但是我们空降兵的命运是什么?告诉我,空降兵。空降兵的命运是什么?” “我们是天生被包围被围攻在绝望中战斗到死的死人!”380名士兵高声大呼道。 “我们空降兵的命运是什么?” “被包围!” “我们要怎么做?” “战斗到死!” “上飞机!”白子清挥手喊道,一队队空降兵以小队为单位快速鱼贯而入运输机,当白子清准备上飞机的时候。一双手拉住了他,空降大队副队长俞作栋玩世不恭地笑道:“我带队。” “滚你娘蛋,你留下。” “大队长。”俞作栋也不废话,指着白子清身后道:“你看大元帅来了……” 白子清一回头。俞作栋一掌拍向白子清后颈。但白子清武艺精湛得很,听风本能地矮身躲开,怒道:“你干什么?” “还愣着干嘛?给我把大队长绑起来,不能让他去。”俞作栋喊道。 七八个没有被选入的空降兵顿时扑了过来,虽然白子清武艺是很厉害,但是这空降兵也各个都是高手,再加上大家是直接扑上来将白子清压在地上,根本没有给他施展武艺的机会。 白子清被众人压在地上。怒道:“俞作栋,俞长毛。你他娘的想死吗?你他娘的想造反吗?” “大队长。”俞作栋沉声道,“这次任务之危险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对我们大队有多重要?你要是出事了,我们空降兵就直接被解散了,被解散了啊!我俞长毛一条命贱得很,我死了没什么,但你不能死,你绝不能死。老白,我要是回来,我跟你喝酒,再跟你一起去胭脂胡同打架抢婊子,要是回不来,你他娘的给我把小怜香的肚兜烧给我。” “你……” 俞作栋头也不回跑向了最后一架运输机,一跃而入,这才回头冲白子清挥手喊着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他娘的你不能死。 飞机快速升起,飞向黑夜,飞向南方,飞向保定城。压在白子清身上的士兵们一个个都站起来了,白子清仍旧趴在地上,双眼含泪骂道:“俞长毛,我操你大爷,我操你大爷的……” 飞机从南苑机场飞到保定不需要多久,二十分钟之后,他们赫然见到了地上的火龙,玉米地被点燃了成了数十个圆圈。而不远处保定城已经火光冲天,保定陆军士官学院的战斗更加激烈。 随着每架飞机中小队长一声声跳伞命令,380名空降兵跃出飞机,由于不确定高度和风向风速,空降兵刚一跳出飞机,便开始拉开降落伞。然而意外发生了,一个空降兵的降落伞拉的太早,风力让他落在了后面一架运输机的正前方,这个士兵与那架正在空降的运输机撞在了一起。巨大的撞击力将那士兵撞得粉身碎骨却也撞碎了驾驶室内的玻璃,副驾驶被一块巨大的玻璃削掉了半个脑袋,驾驶员也被粉碎的玻璃扎瞎了眼睛。 飞行员凭借着感觉继续驾驶,高喊道:“还有没有人没跳伞,快跳,还有没有人?”但是强风灌了进来,他的话根本只能自己听见。他一直以为别人听见,直到听不到回应,他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吐出了几口血,迅速凝结在他的嘴边。 飞机摇摇晃晃地坠入地面,剧烈的爆炸声响彻起来。 九架运输机都看到了坠机,十八位飞行员咬着牙含着泪返航,二十分钟之后很快看到了南苑机场。机场四周通亮,飞行跑道两旁除了大灯还有空军地勤所有人员持着火把为飞行员照亮。 路航总部总长老将陆荣廷因病并没有前往保定,他年纪大了,尽管身体硬朗,可是偶感风寒也受不了。今晚本来在家的休息的,但是发生了军变之后,他的电话被接通了,同时南苑机场需要他坐镇指挥,老将立即穿戴整齐,带着卫队跑到机场来。此时的他正站在跑到旁边,高高地举着一支火把,大声地指挥着其他人,亲自为运输机引导降落方向和安全地点。几乎所有的路航司的人都来了,他们都存着一个信念,一定要拯救这些飞行员,这些飞机。路航司家小底子薄,受不了一点点的损失。 打头的运输机y011号机长廖凡嬴对副驾驶高进说:“给后面的兄弟打灯,我们第一个来。” “是,机长。”高进道。 “可能……我们会死……”廖凡嬴终于还是有些担忧地说道,“你还没结婚,当初就不该跟我飞。” 高进笑道:“机长,我来是自愿的,没有人用枪逼着我来,要是死了黄泉路上也有一个伴是不?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怕球啊。” “好,下降。”廖凡嬴大笑一声,下令道。 y011号的高度开始下降,由于黑夜,能见度太低,廖凡嬴和高进异常紧张,手里都是汗水,飞机的高度逐渐降低。 200米! 100米! “打开起落架!”廖凡嬴大喊道。 50米! 30米! 20米! 10米! “准备降落!”廖凡嬴道。 5米! 3米! “砰”一声,飞机的起落架装在地面上,飞机被弹了起来,两个飞行员迅速拉动制动装置,飞机沿着跑到一直前行,滑出大约四百米的距离,终于稳稳地停住了。廖凡嬴和高进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很快,卡车拖车将飞机拖走,南苑路航总部司令刘泽远亲自指挥,廖凡嬴与高进冲刘泽远敬礼,刘泽远也匆匆地冲他们回了一个军礼,便指挥下一架运输机的降落。 有了第一架的磕磕绊绊降落成功,第二架的夜降便有了信心,随后几架飞机尽管磕磕绊绊,但总归安全降落。然而在最后一架飞机降落的时候,即y009号运输机在降落的时候速度不足,直接摔了下来。飞行员劳百岁和熊楚良牢记队长在飞行前的教导,两人互望一眼之后明白彼此才想法,死也要死在泥塘之中,不能使飞机在机场内爆炸。飞机在两人的操控下,直接滑出跑道直接撞出机场,绕开停在机场上的飞机,一头扎进了池塘之中。 然而飞机因为摩擦地面温度急速升高,终于还是引爆了发动机和油箱,在池塘中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 “不要去救人,那边有地雷!”在地面上举着火把的白子清忽然高声喊道,他看到有人已经跑过去准备救人,唯恐他们踩到地雷,左右看了看发现一辆卡车,立即跑了过去踩足油门开车拦在众人面前。 “不要去,有地雷。”白子清高声大喊道,“空降大队的,跟我去救人,其他人留下来。”十几个空降兵便跳了出来,白子清大汉道:“沿着飞机压过的痕迹走过去,其他地方千万不要踩。这边是谁负责埋雷的?” “报告大队长,是赵军的小队,他空降支援保定去了。”有人喊道。 “奶奶的,”白子清郁闷地说,“那就这样吧,沿着飞机压出来的痕迹,千万别踩其他地方。” “是。” 不一会儿的功夫,第二批空降部队,随后开始起飞了,白子清因为抢救伤员又一次没有赶上,他气得瞪大眼睛,心说你们这帮兔崽子,怎么又把我扔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