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七夫人遇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七夫人遇险

大约五百多白俄雇佣军本着抢一票就走的土匪念头,冲向了丰台大营的军属区。白俄们不是傻瓜,他们也看出来今晚的形式了,那便是中国再一次产生了政变,此时不趁乱抢劫更待何时? 不过白俄劫匪们却遭到了在军属区的护卫队的强有力阻击,军属区各个人家的家属也都异常彪悍,谁家能没有十几支枪呢?于是在警卫与白俄交火的时候,各军官家中的护卫纷纷跑了出来,一家最少十几个战士,王茂如家中出的人最多,六十多人端着枪在高士滨带领下冲出来狙击。 激烈交火下白俄吃了大亏,丢了一地的尸体跑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白俄军官们慌乱地逃走商量下面该怎么办,有的说藏起来,有的说跑吧,有的说干脆咱们抢劫一番老百姓,再跑到天津?最后一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抢劫四九城的北京百姓总比抢劫军属容易吧?这次事儿搞砸了,不抢点百姓到哪弄路费去。 于是剩下的三百多个白俄且战且退,在撤走的时候一部分人见状不妙扔下枪逃走了,最终仅有一百五十几个人向北京四九城冲了过来。 从四九城到丰台大营一般说来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但是今天晚上并不一般。 朱淞筠的汽车回来的有些晚了,大概晚上八点多她收拾好了书店,最后一次看了一眼书店。明天开始就准备接手开滦煤矿了,离开这个她喜欢的工作,去承担家族的重任。他轻轻地说:“再见了。这是我的最后一天班,明天我就要去开滦煤矿了,可惜我没有将你经营做大做强。” “七夫人,我们走吧,时间太晚了。”丫鬟思玉说道。 “嗯。”朱淞筠带着丫鬟思玉,保镖何冲,保镖张德磊。保镖宗增新,保镖王旭东,保镖李特。前一辆车中。宗增新开车,副驾驶坐着王旭东,后排坐着李特,后一辆车中朱淞筠和思玉坐在后排。何冲驾驶。张德磊坐在副驾驶上。这些保镖都是王茂如特地配给朱淞筠保卫安全的,在王茂如看来朱淞筠做生意赚钱还是赔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工作开心,她的安全至关重要。 突然前方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两辆车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前一辆汽车副驾驶上的王旭东跳下车,喊道:“可能出事了,夫人。你们调转车头,我们去看看。一旦有什么意外,你们马上开回去。” “能有什么事儿?”何冲问道。 王旭东摇头道:“不知道,听枪声好像规模不小。” “快看!”下了车的李特指着天空忽然喊道,“飞机!是飞机!飞机居然连夜起飞了!” “一定不是小事儿。”王旭东作为队长断定道,“何冲,张德磊,你们调转车头,快点开到国会大厅。有一个连的士兵保卫国会大厅,你们向他们寻求保护。我们三个去看看。” “是。”何冲和张德磊听罢立即掉头,此时枪声越来越近,突然一发子弹集中了路面,大家吓了一跳,都跳上了车。流弹越来越多,两辆车掉头向后开去,不过此时在原本打头的车子变成了尾车。 汽车开出没几步之后,尾车突然中弹,一发流弹击碎了玻璃窗,击中了尾车司机宗增。这颗突然袭来的子弹让尾车另外两人措手不及,宗增的头被击中,他倒在方向盘上,很快车子翻滚了起来。副驾驶的王旭东和后排的李特在车内随着汽车翻滚起来,小汽车直接滚入了路旁的农田之中。 “他们……停车!救人!快救人!”朱淞筠见到后面的翻车情况悲天悯人地下令道。 “我拒绝执行命令夫人,我们不能管他们。”副驾驶张德磊说道,“事态紧急,这不是一场小冲突,夫人,为了您的安全。” “不,一定要救人。”朱淞筠说道,“他们可能还有救。” “是的,可是救了他们,你可能会被卷入冲突。”张德磊对司机何冲说道,“快点,加速回到城中。” “是。” “可是他们是你们的……同事啊。”朱淞筠一脸同情地看着越来越远的汽车,突然那辆汽车发生了激烈的爆炸,爆炸的亮度一瞬间照耀了半公里半径的地方。朱淞筠见到一群穿民夫衣服的人拎着枪沿着大路一路狂奔,他们是不是地回头开枪,而后面不知是谁在向他们射击,时不时地有人中枪倒地。 朱淞筠吃惊地捂住了嘴巴,说道:“天啊,劫匪!” “不!绝对不是劫匪!”张德磊从枪声的密集程度立即作出判断道,“应该是乱兵,劫匪不敢来北京城劫掠,而且这枪声不是一处,是许多处都在发生,说明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兵乱。”他沉着地说着,看了看后面的情况,对何冲说道:“快一点儿,一旦真的是兵乱,遇到这些乱兵可真什么事儿都会发生。夫人不能有事,咱们俩死了没关系,知道吗?” “是,长官。”何冲道。 可是汽车突然发动机却卡拉卡拉地响了起来,何冲高声叫道:“不好,发动机……早上的时候就有问题,不会现在出问题了吧?” “呼隆!” 汽车抛锚了,几个人面面相觑,何冲立即下车,打开车盖子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苦着脸说道:“不行了,不行了,修理好至少两个小时。” 张德磊道:“夫人,我们现在必须步行,这里距离四九城有大约四公里的道路,快点跑的话应该可以进入。” 丫鬟思玉说:“你让夫人怎么跑啊?夫人可是大户人家,哪会跑这么远?” “思玉,我们跑。”朱淞筠不愧是王茂如的女人,当机立断地判断了形式,留下来就是个死,如果她被抓了,怕是比死还不如。所以她立即作出决定,跑回去,她拎着裙角,紧紧地跟在张德磊身后,丫鬟思玉也不得不拎着裙角跑在后面,而何冲则断后。张德磊掏出两支9发装勃朗宁手枪,朱淞筠也从手包之中掏出了精巧的白狐式手枪,丫鬟思玉是没有武器的,但是她要抱着朱淞筠的公文袋,跑的也不快。 负责断后的何冲则在车后备箱中拎了出来一支类似于c2式的冲锋枪,但是仔细看去其实并不是军用的c2冲锋枪,而是在c2冲锋枪基础上经过改进,更适用于近战,整枪质量更轻便的最新式c3式冲锋枪,它发射的是5.6毫米手枪弹,可以说这是专门为警察、武警和保卫工作。 四个人沿着路奔跑着,毕竟两个女人体力不足,跑了大约五百米,两个女人已经气喘吁吁了,朱淞筠首先停了下来,大口地喘着气说:“不行,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何冲也说道:“德磊,夫人跑不了这么远,咱们不如躲一躲吧,那边是座土地破庙。”他指着路边不远的地方说道。 “好,我们过去。”张德磊拎着简易的手电筒,带着他们走过去。几棵榆树环绕着的土地庙看似平时也有人拜祭,地上摆着香烛,不过土地庙到底没多大,张德磊看了看苦笑起来,土地庙也就四平米大,没法藏四个人。他回头说道:“你们等一下,我进去看看。”他钻进了土地庙里,在土地神身后看了看,恰好看到一个黑咕隆的东西,踢了一脚。那东西大叫起来,张德磊吓得一跳,那东西喊道:“土地爷土地爷别吃我,我就是个要饭的,别吃我,别吃我。我平日就偷你几个上供的馒头而已,别吃我。” 张德磊喝道:“闭嘴,我是人。”因为空间狭小,倒是显得空气不够了,他又说道:“给我出来。” 那乞丐一听不是土地爷,这才定了一下神,跟着张德磊走了出来。 何冲一脚踢在那乞丐腿弯的地方,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在这儿鬼鬼祟祟的?” 那乞丐连忙跪在地上道:“各位梁山好汉们,俺就是个要饭的,没地方住,正好土地爷后面有个地方能睡下人,还能遮风挡雨,俺就住在那了。俺啥都不是,俺啥都莫看见,你们千万别杀俺。” 何冲问道:“这附近还有能藏人的地方吗?” “附近?藏人?”乞丐说道,“附近就有个大草甸子,往北走,往北走就是大草甸子。那边能藏人,你们去那边藏吧,我绝对不会对官军告发你们的。” 张德磊道:“好,你带着我们去。” “俺不去,俺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乞丐立即叫嚷道。 张德磊道:“夫人,我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你藏在土地公后面,等一会儿我用稻草给你盖上,一般人不会发现这个位置。”张德磊道。 “那俺住在哪里呢?你们咋连要饭的住的地方也抢呢?”乞丐大叫道。 张德磊忽然一枪打在乞丐的胸口,那乞丐瞪着眼睛,难以相信地看着张德磊,倒在地上气绝身亡。张德磊催促道:“夫人,快一点儿进去,乱兵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