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73旅败走山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73旅败走山东

但是国防军的将领并不是皖系或者直系将领那样遇到危险先跑的军官,而是沉着应战勇于挑战,一些老北洋的将军也从新操起了年轻的锐气,拎着枪对着冯玉祥的叛军进行还击。而从各个军校挑选出来的炮兵们,此时个顶个的比赛,看谁炸死的敌人多,看谁打得准。 冯玉祥的火力营二十门步兵炮刚刚矫正完毕,还没有发议论,却突然遭到了从学校各个方向发射来的炮弹的袭击。也该着他们倒霉,这些学生便把他们当做考试试题一般对待了,那炮弹就像是涨了眼睛一样,一发接一发,连绵不绝。一辆运输炮弹的汽车也被炸毁了,震死了大半的辎重营士兵。 此时,由国防军参谋总部参谋孙连仲指挥的三十辆民九坦克开始发威了,他们对着冯玉祥的总部冲了过来。冯玉祥立即派出敢死队准备炸坦克,却立即遭到坦克上的机枪的扫射,一声声爆炸和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倒在地上,使得73旅越打越心寒,士气逐渐低落了起来。 天空中又传来了飞机的声音,冯玉祥立即说道:“大家不要怕,大家不要怕,飞机没什么大不了。现在是晚上,飞机就只能吓吓我们。给我打,给我继续打!” 73旅所属的223团、224团和225团轮番进攻,均被军校生们一一击退,不管是从火力还是从单兵素质,军校生远远强过冯玉祥的士兵。尤其是士气来看。拥有着坚定信仰相信王茂如一定会覆手为雨扭转乾坤的国防军,比起只知道听从冯玉祥调遣,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叛军。他们战斗意志更加顽强。 几个放下枪的叛军,很快被冯玉祥副官石友三带领的警卫连枪杀。 “砰砰……” “哒哒哒……” 战斗仍在继续,但叛军就如何特攻不破学校的栅栏,学校的几栋高建筑此时也成了火力点,哪里的叛军进攻凶猛,他们便向哪里扔出炮弹。 “嗖嗖嗖嗖……”忽然从学校向叛军223团韩复榘方向发射出了不知什么东西,连续发射了二十发。随后又一轮二十发发射了过去,223团所在位置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爆炸声,连续不断连绵不绝一般。诸人都看呆了。 “报告!”一个士兵急急忙忙道,“韩复榘团长阵亡。” 冯玉祥大吃一惊,道:“怎么回事儿?”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们一下子就发射了五十多发炮弹。全都砸在同一片位置。兄弟们抵挡不住。韩团长也被炮弹击中,被炸得血肉模糊了。”士兵说道。 “下令侦察连,不需要埋伏了,给我支援223团。” “是。” 此时参谋长刘郁芬苦笑道:“旅座,卑职好像听过军营中那些学生军官说过一嘴,这东西好像叫做连弩火箭炮,被捆绑成四排五列,每排五发。一旦发射。二十发火箭弹连绵不绝发射,便像是火龙一般。这种连弩火箭炮还是王茂如亲自题名。由苏州的国防军第七兵工厂设计生产。” 学生军官,又是学生军官! 冯玉祥紧锁眉头,这些学生兵比自己的士兵素质高多了,看来有文化的军人,就是不一般啊。可惜了,为了跟何如飞造反,自己杀了三十多个军校的士官。他再看看自己乱糟糟的士兵,仿佛又回到了军阀混战时期,那些士兵迷茫地听从长官进攻还是防守,根本没有一点自己的思想和先进的战斗方式。 不该杀,不该杀他们!冯玉祥懊悔道。 二十分钟之后,忽然冯玉祥的叛军背后响起了激烈的枪战声,参谋长赵登禹跑了过来,急忙喊道:“旅座,有一千多个王茂如的狗腿子从背后袭击我们。” “怎么样?” “顶不住了,顶不住了。”赵登禹焦急地说道。 “什么?”冯玉祥怒道,“是不是有人逃跑?” 赵登禹苦笑道:“不是,来的人是王茂如的王牌部队空降兵,他们火力太猛了,清一色的c2冲锋枪,兄弟们的步枪根本挡不住。此外还有游击队,本地的民兵,另外我听到好像指挥的是宫小旗。” “青龙将宫小旗?”冯玉祥呲了一下牙道。 “是。” “报告,葛金章团长阵亡!” 冯玉祥感到事态急转直下,而且后方的枪声越来越近,再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天亮之后就更不好办了。 刘郁芬道:“旅座,撤吧。” “撤?撤到哪里?” “撤到……撤到山东!”刘郁芬道,“何如飞不是说,一旦起事,精卫军团必定会造反吗?” 冯玉祥叹了口气,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我日他大爷的,谁把我的汽车和马匹都给调走了,要是早两个小时来,早就打下来了。”是的,他们如果早两个小时,保定军校的守军未必会准备充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刘郁芬苦劝道。 冯玉祥咬牙道:“给我撤退,向南撤退,兄弟们,去山东,投奔精卫军团费朝贵去!” 实际上空降的士兵380名士兵真正可以战斗的只有三百多人,有四十几人在跳下的时候摔伤或者摔死,另有一架运输机坠毁,而带队的队长俞作栋跳伞之后很不凑巧打开降落伞有些晚,摔在地上死了。事后统计,这次空降总计有十六人摔死,二十一人摔伤骨折或者瘫痪,另有熟人轻伤。 所幸的是此时宫小旗率领的民兵找到了他们,因为俞作栋阵亡,宫小旗接过了指挥权。在努尔干,宫小旗指挥着一个军团的士兵,对于小规模偷袭,更是得心应手。他不断派出民兵部队骚扰,又派出精锐部队围歼,且袭击73旅的文职部队和后勤部队,使得冯玉祥的后方不胜其扰。 尽管冯玉祥派出军队反击,但是人数太少翻倍一口消灭,人数一多宫小旗的部队溜得无影无踪了。 当冯玉祥决定撤军之后,宫小旗又像一块狗皮膏药一般贴在73旅身后,让73旅撤退也撤不快。一些73旅士兵趁着天黑逃走,被宫小旗的民兵部队给抓获之后,宫小旗不屑地说道:“为了防止他们误导,我们不留俘虏。”于是全都杀了。 而此时在国防部内,王茂如正在焦急地寻找解决精卫军团的办法,精卫军团是国防军的第十一军团,其主力第六师团和军部驻扎在济南,第二十二师团驻扎在徐州,第二十四师团驻扎在南京。而如果精卫军团想要北上叛变,必先派出第六师团。 第六师团的师团长是汲金纯,参谋长薛建勋,其下16旅旅长李清逸,17旅旅长孙子仲,18旅旅长殷贵。第六师团是王茂如的老部队了,也是他的看家王牌部队之一,比起第八师团来说,第六师团战斗力更强。甚至在王茂如的心中,一个第六师团的战斗力可以正面击溃京畿戍卫部队第八军团。 “怎么办?”王茂如挠着头,自言自语道。 “报告!”云锁住喊道,“报告大元帅,丰台大营的叛军已经肃清,尚有一部分贼军向东逃去,看来是想去天津。” “给天津警察局长发电报,让他立即围追这些叛军。” “是。”云锁住道,“我们发现了大量的白俄雇佣军尸体,说明这次叛变白俄也参与其中。”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云锁住惊讶地看着他,王茂如道:“你看,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其实叛军的实力非常弱小,他们连白俄都雇佣了,没什么本事,没什么本事啊。我们能不高兴吗?” “是。” “给我直接发电报到16旅17旅和18旅,告诉他们,国防总长最新命令,所部三旅必须留在济南不得移动,任何下令调集军队的命令,均属于非法,等同造反。”王茂如此时在国防部下令道,“电令费朝贵,立即乘坐飞机前往北京国防部,报告第十一军团备战情况,以及接受国防部最新指令。” “是。”密电司司长李文彬道。 “报告,我们将一伙儿叛军围困在北京东郊大德寺,但是叛匪声称抓住了……” “谁?” “七夫人。” 王茂如心猛地悬了起来,道:“谁?” “七夫人。”卫兵噤若寒蝉地说道,”叛匪提出谈判,他们愿意交出七夫人,求的一条活路。“ “叛匪有多少人?” “大概还有三十几个人。” 王茂如来回踱步,道:“让冯尹彬来。” “是。” 很快得到消息的冯尹彬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他知道是什么事情了,立即敬了一个礼,王茂如道:“你现在去大德寺,如果他们开出的条件不过分,就可以放他们走。如果条件过分,就炸平大德寺吧。” 冯尹彬小声地问:“老师,炸平大德寺,可是七夫人……” 王茂如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我会照顾好孩子。” 冯尹彬惊讶不已,大元帅前后表情有些太过让他捉摸不清,听到七夫人危险的时候几乎放弃指挥亲自去救人,可是如今得知七夫人的情况之后却能选择放弃七夫人的生命,这也太矛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