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炸平大德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炸平大德寺

当然,冯尹彬可不会就认为王茂如让他炸平大德寺他就会这么做,他若是下令,那就是是王茂如的杀妻仇人了。对于冯尹彬而言,救出七夫人才是唯一选择,所以冯尹彬道:“老师,谈判的底线是……” “他们可以走,但要交代是谁指使他们。”王茂如说道。 “是,老师。”冯尹彬说完,便带着助手们乘上了一辆小汽车,快速赶往大德寺。 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大德寺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缉侦司的特工,近卫团士兵,武装警察,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谁都想立功,谁都想取得指挥权,结果就是乱糟糟得耽误了消灭叛军的好时机。一直到冯尹彬的到来,才真正统一的指挥权,一切都交给他负责。 缉侦司一课课长戴春风,北京东城警察局长周士孚两人站在冯尹彬跟前,冯尹彬说道:“现在我们要确定是,敌人到底有没有抓到七夫人。如果没有抓到,一切都好办了,直接火烧大德寺。如果抓到了七夫人,一切就很麻烦。你们见到了七夫人了吗?” 周士孚道:“冯司长,刚刚天有些黑,我们也没看清楚。” 戴春风道:“是啊,当时天还不太亮,所以大家都没看清。但是为了避免真是七夫人,我们就暂时没有动手。” 冯尹彬来回走了几步,说道:“到底是不是七夫人非常重要,务必确认。戴春风。派人去尚武将军的家中取一张七夫人的照片,再派遣一个特工进入大德寺,以谈判作为借口。要求看一下七夫人是否安然无恙,以此来确认是否是她。” “是。” 戴春风着手安排人,这种情况下冯尹彬并没有孤身冒险的意思,能由手下年轻人去做的事情,他不会抢着去冒险。一个叫做池中承的年轻人接下了这个任务,他看了两遍七夫人朱淞筠的照片,然后让人在他身上偷偷绑满了炸药。便走了进去。 作为谈判代表,池中承要求首先要确定七夫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你算是什么东西?”一个白俄年轻人用枪向池中承怒道,“难道还不相信我们?” 池中承哈哈大笑。忽然一把撕开衣裳,露出了身上的炸药,说道:“来,开枪。开枪啊。我们一起死。操你大爷的,老子来这里做谈判,就没打算活着出去。”白俄吓得一跳,纷纷后退不已。 “请不要激动,这位勇敢的谈判专家。”叛军首领米楚尹夫连忙说道,他们心中非常敬佩这个不怕死的年轻人,能够以自己的生命作为武器的人,在俄罗斯人眼中。那就是极大的勇士,对于勇士。应该予以尊重。 米楚尹夫让人将“七夫人”和她的保镖压了上来。“七夫人”看起来受到了惊吓,而他的保镖满身鲜血被扔在地上。池中承仔细看清楚了这个所谓的“七夫人”之后,心中大喜但表面却装作悲怆非常,因为这个女人不是。 “她怎么了?七夫人是不是受到伤害了?”池中承“怒”道。 “不,绝不可能。”米楚尹夫说道:“除了在抓捕的过程之中她受了一点点惊吓,脚扭伤了,尊敬的将军夫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过他的保镖打死了我们一个人,所以他现在还剩下半条命。” 池中承愤愤不已,道:“一切都好说,但是保镖要死了,我需要救治他,你们必须保护好七夫人。还有,我们会立即派人送来早餐。” “等一下。”米楚尹夫道,“你们考虑的如何了?” “你们的条件我们可以答应,但是……”池中承看了看四周的白俄叛军,铿锵有力地说道,“我们不能保证天津外国租界的人允许有人持枪进入租界。” “放心,我们会将武器交给法租界的巡捕。”米楚尹夫道。 “好吧。”池中承道,“我希望你们等一下就交给我们七夫人。” “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米楚尹夫冷笑道,“你以为我们是傻瓜吗?我们会在租界内释放她,你放心好了,她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池中承点了点头,说:“等一下我们会送来七夫人需要的一切物品。” “我们还需要十辆汽车。”有人忽然说道。 池中承道:“别太过分了,你们根本不需要十辆汽车。” “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五百万银元,不,美元!”站在米楚尹夫身后的一个中年秃头男子忽然说道,“我们需要钱来生活。” 池中承瞪大了眼睛,道:“你们这是在临时增加条件,你们在威胁我们!这是不讲诚信,不讲道德的威胁。” “是的,你说得对。”米楚尹夫听到身后的人说的话之后,立即说道:“我们是在威胁你们,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从雇主那里得不到的,需要从你们身上得到。” “你们的雇主是谁?” “请恕我此时不能告诉你们,一旦我们进入租界,我们会把所有知道的消息告诉给你们政府。”米楚尹夫道。 池中承点点头,说自己会将你们最新的要求转告给大元帅,并要求带走保镖进行及时的救治。白俄们看了看彼此,让他带着保镖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包围的特工和国防军士兵们见到池中承肩扛者一个人走了出来,纷纷上前帮忙,那人还憋着一口气,被抬到了冯尹彬面前。池中承道:“报告冯司长,那个女人不是七夫人。” “什么?不是七夫人?”冯尹彬兴奋地瞪大眼睛道,“那她是谁?” “她是……七夫人的丫鬟……思玉。”被殴打重伤的保镖何冲艰难地说道,“卑职缉侦司五课特工何冲。” “你是何冲?”冯尹彬看了看这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人的脸,果真是何冲,立即焦急地喊道:“军医,军医!” “等一下,我是不行了。”何冲吐着血艰难地说道,“七夫人在距离这里十里地的土地庙里藏着,有张德磊保护,快速……别让叛军……抓去了……”何冲说完之后,像是了却心愿一般,闭上了眼睛。 周边的人心情低沉了下来,这是一个忠诚的卫士,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自己的信仰。 冯尹彬咬着嘴唇慢慢地站起身,双眼露出凶光看着大德寺,厉声道:“命令炮兵,给我把大德寺炸平,炸平大德寺!” “可是思玉……”池中承道。 “没有思玉这个人!”冯尹彬挥手道。 “是。” 一个小时之后,从第八军团调来的重炮团便被调来了,当米楚尹夫见到中国人的大炮之后,惊恐地说道:“你们不讲信誉!”他们还以为中国人在给他们筹备美元呢,正坐在一起商量着有了钱该怎么花,每个人会分到多少钱,逃到哪个国家。却没想到,中国人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调来了炮兵,而且是重炮部队。 “轰!轰!轰……” 清初顺治四年建立的大德寺,就此毁于炮火之中,瓦砾皆无,所有的人物皆被炸毁,炮声甚至响彻整个北京。从民国八年王茂如的部队进入北京,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了,北京人再也没有听见过过如此这样剧烈的炮声。 这一阵炮响过后,大德寺反倒成了坑洼,而整个北京也都震惊了。 北京城此时戒严了。 市民们被禁止出门,各国大使以及家属必须停留在大使馆内,不得外出,民国十二年7月16日白天,北京城各条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出门。北京历经了太多的政变和动乱,北京人早就习惯了,他们趴在门缝处向外看着,看着朝代更迭,看着物是人为,看着风云儿女不断地坐上最高顶也从高处跌向深渊。 北京是个看客,笑看历史变迁。 朱淞筠很快被人找到,而在树上的张德磊终于轻松了一下,见到冯尹彬之后他才干下来,冯尹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件事你办的不错,现在由你担任缉侦司五课课长。” “是。”张德磊机动地说道。 当王茂如在国防部见到朱淞筠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尽管朱淞筠哭得像个泪人一般,王茂如挥了挥手说把她送回家吧,倒是弄得一旁的人很是错愕。在营救朱淞筠的时候他表现得异常紧张,怎么现在见到了她却显得这么冷漠? 王茂如拿出雪茄,点了起来,狠狠地吸了一口才问道:“费朝贵还没有回电吗?” “没有!”时刻听这电报的李文彬说道。 “我知道了。” “报告!”一个电报员忽然喊道,“精卫军团回电,费军团长即刻乘坐火车赶往北京。回电说费军团长认为飞机不安全,所以决定乘坐火车。” 王茂如冷笑道:“回电了,那就好,告诉他可以。” “报告!”李文彬兴奋地说道,“16旅,17旅回电,立即执行大元帅命令,已经下令军队驻守原地,并一级战斗准备,李清逸旅长和孙子仲旅长互通了消息,并表示坚决效忠大元帅您。而第18旅暂时没有回复。” 王茂如立即说道:“立即下令,第17旅李清逸部派遣一个团在费朝贵乘坐火车的时候将其缉拿,第17旅孙子仲部以及16旅余部包围18旅,逼降18旅。”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