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手刃仇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十三章 手刃仇人

第九十三章手刃仇人 看到两人如此犹豫,王茂如便走过去,接过来匕首,拍拍两人肩膀低声道:“你们的仇,交给我吧。”左玉婵点点头,很信任地说:“爷,拜托你了。”左玉琢倒是说:“爷,先等一下。” 左玉琢走到左老爷身前,杏眼瞪着,恨得咬破了嘴唇,呸一口吐在地上,说:“左老爷,我娘再怎么说也陪你十几年,她以前是宫里的宫女,身份高贵,却委屈与你,没想到你如此狠毒!若是我娘活着,十几年的招待之恩,我姐妹定然报答。可是你……如此狠毒,便是天饶了你,我二人粉身碎骨也决不饶你!你在地府里,受那十八层地狱之苦去吧!”说到此,走上前恶狠狠地给了左老爷一个大嘴巴,啪一声作响,那左老爷脸上立即显现了一个巴掌印,惊得看热闹的乡民吓了一跳。 这些乡民都是知道左家姐妹的情况,他们的娘亲是早年庚子之乱八国联军进běi jing那会儿跑出宫的宫女,也不知姓名了,被左老爷看重美sè便当做私房养着,生出一对女儿,本以为是左老爷的种,不过仔细看来,居然是混血,这才知道这宫女之前遭到了外国兵的祸害。左老爷起初很是愤恨想要打死这对儿,但是宫女拼死保护,便留下了她俩。没想到这对双胞胎越长越美,越长越标致,六七岁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长大后定然是美人一对。左老爷见状,心下欢喜,反正不是自己的女儿,等养到十三四岁便也收了进房。打定主意之后反倒暗中保护起两个女孩来,他的主意庄子里的人自然都知道,那之前想要强暴妹妹左玉婵的,便被左老爷打死扔出去喂了狼。 乡民本以为这姊妹两个将来肯定被左老爷收入房中了,却不想左老爷让二儿子带她俩去běi jing订做衣裳,准备当做聘礼,却被人掠走了。如今回来的时候,竟然成了将军夫人,这可是乌鸦变凤凰,谁想到当初两个饭都吃不饱的,成了如此高贵了。 王茂如走过去,扶了一下她的肩,道:“好了,一切交给我,你去和你妹妹一起。” “爷,谢谢。”左玉琢道。 王茂如点电影头,走到左老爷身前,道:“本来,我想千刀万剐了你的,她俩是我的人,可是看你如今这幅屎尿齐流的模样,折磨你的心思都没有了,算了,送你上路吧。”匕首直插心脏,左老爷嘴里塞着破布,挣扎了几分钟,死了。王茂如回身说:“此仇得报,乃是家仇,本将军不会伤及无辜,伤及家人,左老爷的子女可在?” 左老爷三个儿子战战兢兢地走来,见王茂如冷着脸,连忙跪在地上,哭道:“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这仇我报的有理没有?” “有理……”几人哪敢说没理,左老爷的二儿子在běi jing哪是做官的,在北洋zhèng fu里就是一个小小的送茶水的,回来左家庄还能显摆一下,到běi jing就是一个九流不算的杂役。只是他平ri回乡装作一副běi jing做官的样子,乡民愚昧,欺骗了许多人。 “你们三人平分财产吧。”王茂如忽然说。 “啊?”三人傻眼了,这当官的怎么说到这句话了。 “这是你家的事儿,我也管不到,左老爷只是杀了人,我也是替我两个夫人报仇,此乃私仇。但你家没有占人财产,所以,这事儿算是完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此事完了,过去便过去吧。”王茂如叹了口气,带着双姝离开左家庄,至于左家怎么分财产,王茂如根本没兴趣知道,倒是他在此报仇的故事,流传了下去。 离开左家庄,众人返回怀柔,由于议会的弹劾,陆军部的处罚早就下来了,王茂如被免去呼伦贝尔护军使一职,却保留暂代二字,成了暂代呼伦贝尔护军使,罚俸十个月,这点出发不痛不痒,王茂如看了哈哈一笑,扔在垃圾桶中。但是感谢还是要感谢的,这事儿不用说,大总统肯定是力保了自己,恰巧怀柔jing察局长朱杰查办了一起盗墓案,一座明代古墓被盗,被jing察抓了正着,缴获几件小玩意,其中有一个明朝翡翠玉壶。朱杰找人鉴定,这翡翠玉壶极为难得,居然是明代名相张居正的爱物,之后张居正又将它送给好友,辗转之间不知所踪了,没想到在这儿出土了。朱杰本想留下此物,但想了想,留下也是死物,不如当做一个前程,送给了王茂如。王茂如很是高兴,让人取了三十条快枪送给朱杰,当做还礼,那朱杰喜得够呛。 稍后这翡翠玉壶便到了袁世凯这里,袁世凯见了,大为惊讶此物不凡,更得知这翡翠玉壶乃张居正的物件,很是高兴,连说这王小子办事不错,不枉费我一番心思。不过这翡翠玉壶却没有让王茂如的暂代呼伦贝尔护军使去掉了“暂代”二字,只是让王茂如在袁世凯的心中分量更加了一些。 稍后,陆军部下令调动王茂如驱赶承德抗税暴民,边军第十一守备旅派遣骑兵营与步兵一营,在尚武将军王茂如的亲率下,乘坐汽车,马车,战马快速赶到直隶承德县。 这里本来驻扎着北洋陆军第一师,但袁世凯害怕这以八旗满人士兵为主的“禁军”叛变生乱,刻意压制第一师。他们被调往běi jing南苑大营之后,便驻扎着巡防营旧军。 此次承德抗税风波,源起直隶总督兼任天津镇守使曹锟为增加兵饷,对直隶农户新增加了一个车船税,规定运送粮食要交税,此举引得诸多民众愤慨。 于承德县,暴怒的农民攻击了承德县政、府,承德县长带着全家跑到了巡防营避难。因为距离承德最近的军队便是边军第十一守备旅,于是王茂如才得到剿灭的命令。 王茂如苦笑连连,心知这次却不能真的剿灭,若是剿灭,将来骂名就大了,再怎么挽救也挽救不会来自己的声誉了。半路上磨磨蹭蹭的他与牛德禄和任元星两位副官商议了一些办法,又将想法说给了李德林和宫小旗,两人表示支持,定下计策之后,这才慢吞吞抵达承德县。

上一篇   第九十二章 家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