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715事件专案小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715事件专案小组

在保定军校的一干高级将军们在16日下午的时候回到北京国防部,王茂如立即召开会议,安抚军官,并宣布何如飞以及一干党羽撤职查办。王茂如在会议上说道:“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了,有些人的个人野心远超过他的能力,也给刚刚统一的中国带来了极其严重的伤害,我们绝对不会罢手,绝不会轻易饶了这个叛徒。” 米少柏激动地站起来说道:“一定要严惩!”他刚刚得到王茂如的支持,成为国防军三大决策人之一,便遇到了这种事儿,怎能不让他憋气窝火。 王茂如笑了起来,他冲米少柏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激动,米少柏坐了下来。 王茂如这才有些森冷地说道:“鉴于安全总部在这次军变之中不能提前做出预判,在此提出批评。同时我宣布,安全总长李德林撤职查办,总参谋部外涉司司长张奎安临时担任代理安全总长。”没有人敢反对,也没有人敢表态。 王茂如又道:“鉴于本次事件极其特殊,国防部特地成立715专案小组,简称715小组,调查本次何如飞一干人等军变事件。715小组由我亲自担任小组长,副组长由参谋次长任元星、后勤次长赵佳诚、代理安全总长张奎安、近卫总长刘湘四人担任,中情司、军情司与缉侦司以及武装警察部队,近卫总队协同负责查办。白广敬,北京戒严三日。” “是。”武警司司长白广敬道。 “冯尹彬。命令缉侦司立即通缉何如飞,搜查何家。”王茂如道。 “是。”缉侦司司长冯尹彬道。 “那好。”王茂如道,“首先我们说一下接下来的几个处理意见。先说一下李德林。这次事件之中,尽管查明本次军变真正实施人是何如飞,但是不能确定李德林是否参与其中。当然,仅凭着吕荷旭说李德林指示他暗杀我,仅仅是口头上的证据定罪未免鲁莽。李德林在国防军效力十二年之久,是国防军的老臣子,所以我们更加不能对他的处理仓促。李德林应当接受715小组的全面调查。如果他是无辜的,那自然是最好,如果不是。那就别怪军法无情了。” “若他是无辜的怎么办?”吴佩孚忽然当啷一句说道。 王茂如淡淡地说道:“李德林在安全总部位置却不能发现军变的任何端倪,可见他做事无能,如此无能之辈,不可留在这个位置上。如果他没事。就让他去军务总部档案司做课员吧。”众人吸了一口冷气。王茂如看来对李德林在这次军变中表现出来的无能简直到了恼羞成怒的地步了。 “至于何如飞……”王茂如淡淡地说道,“杀无赦。”他的语气太平淡了,说杀何如飞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在说今天晚饭我们吃什么菜,这平淡的语气用来说杀人,更加让人胆战心惊。不过随后王茂如还是多说了几句,道:“715专案小组当严查此案,将这个案子查的水落石出,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更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何如飞的党羽有多少人,分别是谁。都要一一查明。然后我们再该杀的杀,该放的放。”王茂如转头向萨镇冰问道:“铭公,有何补充?” 萨镇冰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现在只想休息休息,一夜未睡啊。”其余众人也是一脸的疲倦,王茂如看了看,见没有宫小旗,问道:“骁旌呢?” 吴佩孚道:“这个宫疯子,带着学员兵,预备役民兵,警察和空降兵组成的杂牌军追击冯玉祥的部队去了。” 王茂如吃惊道:“他带的是什么部队?” “杂牌部队。”吴佩孚佩服不已说道,“他是紧追不舍,说不杀冯玉祥誓不罢休!我们便先回来了,这会儿应该追到了山东境内了吧?” “这个疯子。”王茂如道,“不过要是国防军多几个这样的疯子,倒也不错,总比狼心狗肺的人强得多。” 今天的王茂如显得霸道专权,而国防战略研究小组的成员们没有一个站出来制止王茂如的任何命令,萨镇冰是一个老好人,蒋方震甚至现在还没有从昨晚的惊心动魄的军变之中走出来,而米少柏更是小字辈不敢说什么——实际上现在他也说不出什么了,一切听从王茂如的指挥,由此可见这个战略研究小组就是王茂如手中的傀儡而已。随后王茂如与萨镇冰、蒋方震、吴佩孚、张作霖四人通过起草了一份告全体官兵书,安抚诸将和士卒,本次小小的“事故”已经完全得以解决,各军队不必多想,专职于本职工作。 而后王茂如留下715小组负责人继续研究会议,首先下令必须追捕到何如飞以及其党羽,对已经证实的反对派秘密实行株连制度。有嫌疑的李德林被王茂如勒令拘捕起来,仅凭着吕荷旭告发李德林命令其暗杀王茂如证据不足,一个口头证据不足以定国防军上将李德林的罪行。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李德林集结特工是为了与近卫总司争功而已。看来来,反倒是吕荷旭有被何如飞收买冤枉李德林的嫌疑。 下午2点半,费朝贵被李清逸一行人押送到北京,与高亢、马坎兰提等人一同被关押在缉侦司的地下监狱之中。 而后,在搜查何如飞家中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电台,让负责搜查电台的戴春风想不到的是,这部电台——是国防军内部电台。何段氏走的太匆忙,还没有来得及转移电台,便将这个电台留在了墙缝之中,她本以为没有人会发现,可还是被缉侦司搜查到了。戴春风搜查了许久,没有其他什么证据,只有这部电台让他感到意外。他将这部电台带回了缉侦司内,绕着它仔细观看起来。 不对劲,这并不是那个雍剑秋从法国流出的二手电台,这是最新的美国制造的大功率电台,价格不菲。随后他向后勤总部的采购司司长柯阳请教国防部采购清单和编号。由于此事事关重大,柯阳亲自调集清单,却发现并没有这座电台的采购表。 除了后勤总部,其实各军区和各部委均有自己的采购,只是都必须向后勤总部进行汇报,不得擅自采购。柯阳在清点的时候指出除了采购司统一采购的电台,还有一部分电台是各部委自己采购的,包括了军情司和中情司两大机构。 戴春风立即向冯尹彬报告,冯尹彬要求严查军情司和中情司秘密电台的流向,这引起了军情司大佬高建勋和中情司大佬李木鱼的不满,两个部门掌握着大量的情报,岂能轻易向外透露电台使用情况? 官司很快打到了王茂如这里,王茂如对冯尹彬说道:“不能查,一旦我国在外特工暴露,损失更加严重。起码现在我们知道了主谋是谁,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这些天与何如飞又关系或者秘密来往的人,抓起来进行审讯。” “是。”尽管断了电台的这条线,冯尹彬仍旧充满信心,其实何如飞能跑到哪里去呢,无非是天津嘛,那里有各国租界而已,而天津外围早就戒严起来,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入天津。 “报告!”李文彬兴奋地跑了进来,道:“大喜大喜,冯玉祥兵败死于乱军之中,73旅在宫将军的逼攻之下,兵败投降。” 王茂如一拍桌子,大笑一声道:“好一个宫疯子!我等他凯旋归来!李文彬,你现在给后勤总部传达我的指令,务必让他们派遣足够的汽车将英雄们运回来。” “是。” 此时已经是7月16日晚上10点钟了,宫小旗率领着杂牌军高昂着士气,效仿秦人割首记功的方式,让这只大约两千人的杂牌军每个人都弄一个布袋子系在背上,然后每杀死一个叛军,都要砍掉脑袋放在布袋子里面记数。 这项残忍而血腥的举动,更加使得宫小旗身上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也使得这支杂牌部队迅速凝结起来,宫小旗发起每一道指令,被每一个人观察执行。他们沿路抢了老百姓的马车和骡子、驴,甚至遇到富贵人家的小汽车也直接征用了。宫小旗的军队野蛮而粗鲁的举动使得很多百姓吓得够呛,有的士兵在抢骡马的时候不小心布包内的人头滚了出来,那原本还不打算交出畜生的乡民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阻拦了。 靠着抢掠交通工具,宫小旗的杂牌部队节省了体力和运力,对冯玉祥的对不紧追不舍。 冯玉祥的败兵原本只剩下两千余人,其他人都跑散了,面对宫小旗的追击,他还打算杀一个回马枪。但是宫小旗战场经验无比丰富,他在努尔干和俄罗人,和日本人打了几百次仗,早就识破了冯玉祥的埋伏,反倒是给冯玉祥的部队一个反埋伏,迫使冯玉祥只能带着大约一个营的士兵继续向南逃走。 狼狈不堪的冯玉祥没想到宫小旗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敏,愣是能从乱军之中判断出他所在的位置,仍旧紧追不舍,一直到晚上八点钟,冯玉祥等人逃到了直隶清河县,就差一步便到了山东省了,然而在清河县却遭到了地主武装的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