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费朝贵磕头认错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费朝贵磕头认错

清河县历来民风彪悍,前些日子一伙儿从沂蒙山来的土匪袭击了清河县几个庄园,本地士绅们向县长请示剿匪。不过请示武装警察旅剿匪的话,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县长便特批清河县的地主们自己组建大队,暂时抵御沂蒙山来的土匪们。 那些地主武装正准备和土匪交战呢,岂料到冯玉祥的部队冲过来了,便打了起来。冯玉祥在乱军之中趁乱逃走,不幸的是黑夜之中与自己的士兵相撞,他的士兵以为是地主武装,便拔刀将他给砍了。 一代枭雄,终死乱军之中,不胜令人唏嘘。 宫小旗的部队追到清河县的时候,正赶上混战,他令手下所有人大喊:“国防军青龙王在此,所有人立即趴在地上,如有违抗者格杀勿论!” 听到国防军青龙王的大名之后,顿时一个个老实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青龙王宫小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王茂如十三太保中最是凶煞的一个。而此时蔡成勋率领的98和99两个旅也终于追了上来,多亏了宫小旗的杂牌部队的紧追不舍,让73旅无法摆脱追兵,给蔡成勋部队的全歼敌军创造了机会。由于宫小旗是军团长,蔡成勋才是一个师团长,军衔上差了两个级别,蔡成勋自然将指挥权交给宫小旗,但宫小旗没有抢功的意思,还是由蔡成勋指挥将73旅全歼。 随后宫小旗下令,将所有叛军俘虏全部关押起来。整理叛军尸体,有人在乱军尸体之中找到了冯玉祥的尸身。冯玉祥穿着普通小兵的衣裳,原本准备逃走进入山林。却被地主武装分子给捡便宜抢夺武器杀死了。地主武装抬着73旅叛军士兵的尸首向蔡成勋部邀功,有认识冯玉祥的俘虏见到尸首,嚎啕大哭起来,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冯玉祥死了。 宫小旗连忙让县长打电话给北京报告一切,在三十六师团蔡成勋师团长的攻击下,叛军73旅全歼,旅长冯玉祥在乱军之中被地主武装打死——这倒好。蔡成勋和宫小旗谁都没有抢下来这个功劳。 将这边的事情交给了蔡成勋之后,17早上的时候,宫小旗的部队一刻不停歇地回到了保定。随后稍微休息之后抵达北京,王茂如则在丰台大营接见了这些战斗英雄。但是战斗英雄们一个个都精疲力尽疲惫不堪,王茂如体恤下属下令让士兵们先去睡觉,睡上一天之后再论功行赏。反倒是宫小旗精神奕奕。他自夸道:“要是打仗。我可以七天七夜不睡觉。” 王茂如却下令道:“你现在必须去睡觉,这是最高指令。” 宫小旗无奈只得休息,不过一休息倒是睡了七八个小时,醒来之后天都黑了,赶紧到国防部去报道。得知国防部的715专案小组正在处理军变一案,王茂如因为疲惫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大家为了打扰他,谁都不说话。工作也蹑手蹑脚唯恐惊醒。宫小旗叹了口气,所有人中最累的压力最大的自然是王茂如。他们只是一天一宿没有合眼,王茂如是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报告!”李文斌急急忙忙走进来喊道,其他人怒目而视,李文斌这才见到王茂如趴在桌子上,此时已经醒来了。 “什么事?” “精卫军团孙子仲电报,费超贵心腹党羽全部被解职关押,即可被押送到北京。” “好。” “另,孙子仲派遣第17旅副旅长成士斌率领17旅50团、51团已经赶赴山东直隶交界处,并缉拿了两百多名叛军流兵。”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很好,孙子仲处理的不错,李清逸呢?” “在押解费超贵抵达北京之后已经及时返回济南。” 王茂如想了想,道:“下令委任孙子仲担任第六师团师团长,李清逸担任第六师团副师团长。” “是。” 王茂如问:“费超贵来到北京了,好,我去看看他。”便对萨镇冰道:“铭公,这里交给你了。” “秀盛尽管去,我老人家顶得住。”萨镇冰笑道。 费超贵被关押在缉侦司地下第三层的监狱内,这是最高级别的监狱了,周遭有三层二十厘米厚的钢板组成的墙壁,钢板墙壁中间填充着磷等物质,一单被暴力从外侧挖掘或者用钻头钻钢板墙,升高的温度会导致磷燃烧,产生大量的热量和含磷物质的剧毒气体。 每一间单间中,有通风口,厕所,床铺,写字台,窗子是单面的防弹窗,门关闭之后,任何声音都不能从里面传到外面去,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隔音效果都非常好,内部温度一直维持在27度的适合温度。 说起来,在这里住着比在外条件好的多,当然,前提是别犯事。 费超贵没有遭到任何虐待或者侮辱,他甚至还穿着军装,只是武器都被收缴了,他静静地躺在床上,望着头上的白炽灯,幽黄的灯光刺得他眼睛发疼。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政治上一单走错一步,那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费超贵就是走错了一步,他心中犹豫了一下,真以为何如飞狗急跳墙的计划能够成功,进而观望。可惜就这一步,让他现在沦落如此。 费超贵缺钱吗?缺权吗?缺女人吗? 他是最早跟随王茂如的军事将领,在华夏民族银行中拥有股份,身价也有百万了,可以说他一辈子都不缺钱。他是精卫军团的军团长,国防军上将军衔,这次不能封帅,但第二次封帅不管从哪里论功欣赏,费超贵也必定是其中一员。费超贵外貌英俊硬朗,是国防军中军官中最英俊的军官之一,在济南只要他想纳妾,无数大家闺秀送上门来。 糊涂!糊涂啊!费超贵悔恨地揪着自己头发,糊涂啊,一失足成千古恨! 门开了,费超贵立即坐了起来,看到进来的人之后,费超贵内心激烈地颤抖起来,他立即冲着站在他面前的人,跪在地上。 王茂如挥了挥手,道:“都出去。” 近卫队长乌热松立即说道:“大元帅,您的安危……” “不必。”王茂如自信满满地说,挥了挥手让乌热松,高仕滨,冯尹彬,戴春风、何应钦、孙连仲等人出去。他坐在椅子上,费超贵跪在他的面前,久久不说话。 王茂如道:“盛儒,我们是民国二年就认识的吧 ?当初你在模范团做学员,我在模范团做庶务科长,是不是?” “是。” 王茂如笑道:“我记得当初你们生活都不是很好,我就带着你们出去打牙祭,还记得老杨羊肉馆去的次数最多,一晃都十二年了,真是岁月如梭,你我都老了。” 费超贵低声道:“大元帅,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他大哭起来,头抵在地上。 王茂如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听到何如飞想要谋反的消息?” “就在7月11日,您封帅完毕后的第二天,您宣布成立国防军事战略研究小组之后,何如飞见到自己地位降低,于是狗急跳墙,决定劫持您,让您做一个傀儡总长。”费超贵全都实话实说交代了,他对王茂如没什么敢隐瞒的,此时此刻,但凡他有一丝丝隐瞒,王茂如绝不会饶了他的性命。聪明人知道,现在不是耍小聪明的时候,现在就该全部交代。他继续说道 :“大元帅,是我瞎了眼蒙了心,当初得到何如飞的密电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要报告。可是……可是……可是我又没有受得了诱惑,他承诺给我,如果一旦他做了国防军实际掌权者,我就是下一任国防总长。我没有受得了权利的诱惑,所以我犹豫了,可是我内心之中也挣扎了,所以我没有动。您应该知道,精卫军团甚至我的警卫部队,没有进行任何举动。我要求何如飞,一定要保证您的安全和财产以及家人的一切,他只能取得权利,但不能伤害任何人。” “李德林谋反和你有什么联系?和何如飞有什么关系?” “李德林?”费超贵愣了一下,“李德林鼠辈而已,与何如飞没有任何关系,跳梁小丑浑水摸鱼而已。”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你也是有贼心没贼胆,想要趁着别人乱成一团,捡一些便宜了?” 费超贵哽咽道:“我错了,大元帅,我错了。” 王茂如站起来,道:“你啊你,糊涂!你糊涂!” “是,我糊涂,我后悔啊我!”费超贵泣不成声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错了啊。”费朝贵磕着头哭泣道。 王茂如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何应钦关上门,几个人跟在王茂如身后,都不说话。王茂如回头对冯尹彬道:“这个费超贵,免了他的死罪吧。” “那他……” “判处流放到西域,做一个普通牧民吧。”王茂如唏嘘道,“他的一切财产都收回,如果他在西域能够老老实实地生活,一切好说。如果他不反思足够,就直接在西域意外吧。” “是。”冯尹彬立即记了下来,意外,一个意外足以说明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