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而复生的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死而复生的人

现在的证据表明何如飞谋反拉拢的势力有七股,一是73旅冯玉祥的部队,二是白俄雇佣军,三是何如飞的卫队,四是北京新兵站的新兵,五是欺骗了一个宪兵营,六是费朝贵,七是李宽。 这七股兵变士兵之中,冯玉祥的部队拖拖拉拉地赶到保定之后被击败;白俄雇佣军根本不成事直接被丰台军营的警卫部队消灭;何如飞的卫队只是四处点火却更像是鼓噪的人,最终被近卫部队消灭;北京新兵站的新兵们在兵变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举动,他们很聪明地拒绝接受任何出击的命令;最惨烈的是被欺骗的一个宪兵营,在进攻保定军校之时全员战死,死时还以为王茂如被就北洋军官挟持,宁自杀不投降;费朝贵犹豫不决被捕,李宽因为大意被盖天久捉住。 七支部队,中情司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吗?不可能,再加上之前安全总部一干特工的全副武装准备,可以断定已经被排除了怀疑的李德林,也是一个阴谋家。而且还可以判断,李德林的阴谋事实上是与何如飞的阴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王茂如猛地睁开眼睛,道:“罗浩,如果我现在让你回到安全总部,你能不能重新整理安全总部?” 罗浩激动地说道:“大元帅,如果您给我足够的权限,我一定会给你需要的情报。” “好,交给你了。”王茂如打电话给军官司道:“现在,组织司副司长罗浩恢复安全总部次长一职。负责协助我办理715要案。” “谢大元帅!”罗浩握紧了拳头,心中狂喜,自己终于有回到了安全总部了。还是以起死回生的方式回去的,李德林,你死定了。 对何如飞一干党羽的清算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包括动员司司长富文成、宪兵总部次长奚康永、军校司课员若干、动员司课员若干、第八师团长李宽以及其党羽、何如飞警卫队以及其走狗若干、费朝贵等人。 而经此一事,国防军陆大系顿时烟消云散了,再也没有人提起陆大系这个派系了,所有没有参与军变的陆大系出身的军官如何安定、徐佑前等人心中只存有听从国防部命令。效忠王茂如一个人的念头,再也不敢搞小派系了。 而在加入罗浩之后,中情司的重点则是对安全总部和李德林的审查。李德林见到罗浩负责查案,顿时什么都明白了,王茂如这是要把自己弄死啊。当在此时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罗浩紧急找到王茂如。向王茂如报告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一个本应该死去的人,活了。 柏佳杰,李德林的副官之一,负责李德林机密情报接受汇报的人,这个原本应该死于飞艇空难的人再一次出现了。当日柏佳杰在乘坐飞艇飞往广州之前,右眼皮激烈地跳了起来,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柏佳杰感觉不对。他坐下来仔细想想前后。认为其中一定有问题。李德林为什么要自己烧毁所有情报,然后次日让自己远赴广州。尽管柏佳杰的权限不可能知道特工1398是谁。但在安全总部多年的经验让他瞬间察觉到了此事的非比寻常。他被勒令南下实在太过蹊跷,极有可能自己知道了一件极其重要的情报,那便是李德林让自己缄默的消息。 李德林和柏佳杰的关系相当于师生兼亲友,在工作上是李德林一手提拔了柏佳杰,并且担任了李德林的机要秘书一职,生活上李德林还是柏佳杰的父兄一样的人,他的老婆就是李德林的妻子的远房表妹,可以说能够担任李德林机要秘书,不但要忠心还要聪明。但柏佳杰也知道,自己一定挖到了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足以让李德林不顾及任何感情。临上飞艇之前他幡然悔悟,于是在飞艇起飞的前一刻钟,柏佳杰以上厕所为借口私自离开飞艇,逃走了。 柏佳杰知道中情司一定在找他,于是他东躲西藏,家更不敢回。他非常想面见大元帅王茂如,可是普通人哪有机会见到大元帅,丰台军营周围布满中情司的秘密特工,这些人见到本应死去的柏佳杰定然会告诉李德林。为了小命的安全,柏佳杰这几天只好躲藏在菊花胡同里。 这胡同从名字上就看得出来,是专门为喜好男风的人服务的,柏佳杰藏进了此处,着实让中情司的人想不到,所以他逃过了李德林的追捕。 在北京宣布封禁全城之后,柏佳杰顿时敏感地察觉到了变化,他在菊花胡同又躲了一天,得知大元帅无恙,放下心来。柏佳杰立即跑了出去被第八军团的士兵抓到,柏佳杰喊道:“我是中情司特工,有重要情报向大元帅报告,事关大元帅生命!”士兵们听到之后立即向上级报告,柏佳杰被护送到了715专案组。 罗浩见到之后,顿时心下大喜,心中大笑道:“李德林,看你死不死!”而李德林见到柏佳杰后长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切。 掌握确凿的证据之后,王茂如勃然大怒,罗浩问道:“大元帅,对李德林是否要公开处理?” 王茂如瞪了他一眼,道:“国防军内部的事情,不要向外张扬。” “是。”罗浩明白了一切,此时若是张扬出去,对国防部打击实在太过严重。为了国家的稳定,一定要小心翼翼,低调处理。不过李德林随后求见王茂如,也遭到了王茂如的拒绝。 戒严第三天晚上,王茂如与萨镇冰、蒋方震、米少柏、段祺瑞、吴佩孚、张作霖、任元星等人商议次日对外发布消息的内容,如何解释。是向全国公告何如飞军变失败,还是隐瞒消息。 “全部隐瞒怕是不行的。”段祺瑞道,他毕竟经验丰富,对这种事情处理起来有经验,“我看还是谨慎处理吧。” “是啊,这件事牵扯过大,有可能危害国防军的稳定。”萨镇冰连连叹气道,“一旦公布,对我军不利,我中华之国防军军威必将受到大损,极不利于军队的稳定和国家的复兴啊。” “铭公言之有理。”蒋方震道,“此时应该低调处理。” 吴佩孚却说道:“国人和外国人又不是傻子,我们骗得了他们一时,也骗不了他们一世啊。”他冲着王茂如说道:“秀盛,我看就这么办吧,直接宣布得了,免得将来麻烦。”又对着张奎安擅自做主道:“定国老弟啊,你就这么公布吧,但是要记得,我们已经完全平叛了。”众人面面相觑,你吴佩孚算是哪根葱那根蒜?居然敢对张奎安下令。 王茂如冷笑道:“是吗?你觉得这样好?” “尽早公布实情,尽早处理。”吴佩孚掷地有声地说道。 王茂如冷哼一声,道:“说得轻松,有欠考虑,我们继续研究。” 张奎安立即接话道:“大元帅说的有道理,吴参谋长,我们正在研究此事,大家还没说话呢。” 吴佩孚一脸尴尬,心中有些窝火,坐了下来。其实他这个人平时聪明的很,但是有的嘴比心快,而且有些傲上的成分。他的傲上并不代表着他对上司有什么企图,只是习惯性地通过顶撞上司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实际上也正是他的这种性格,导致他一直到四十多岁才出人头地。 他的性格中有山东人也有的硬,便如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一般,隔得人难受,惹得人不喜欢,可偏偏他却没有太多坏心眼。 王茂如自然知道吴佩孚今天讲话的目的,他的出发点是试探,试探自己在王茂如心中的 分量,在何如飞李德林之后,国防部一时之间无可用之人了。吴佩孚认定自己一定会被重用,自己的话语权将增加,因此作出一番试探。但他被王茂如当众呵斥之后,满脸通红地坐下了,这次丢人丢大了,在王茂如的心中,他根本一点地位也没有。 见吴佩孚悻悻坐下,王茂如说道:“本次查明何如飞与李德林的阴谋事件,将牵扯许多军官,如果真正对外公布实情,必定损伤我国防军的地位。所以我决定,本次事件为内部处理事件,不对外公布。关于北京戒严一事……我们大家集思广益想一想,用什么借口。” 段祺瑞点头赞道:“秀盛老成持重,然也。” 任元星忽然一拍手道:“大元帅,不如我们将此事推卸给白俄,这次白俄参与其中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好处。他们不是国防军的人,却敢于向国防军进攻,将一切都推卸给他们。” 王茂如笑着点着头道:“然也,大善。就这么办,把内部矛盾转向外界。诸位,国防军715事件,此事为严格保密事件,几十年后我们将逐步公布,现在绝不能透露出去。下令所有国防部军官、知情人、家属严格保密,任何向外泄密者将以叛国罪论处。对于何如飞的追捕……以贪污军款罪行实行一级通缉令,全球追捕。” “是!”众人立即站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