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都是白俄的错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都是白俄的错

随后王茂如与张奎安、盖天久等人共同商量了一夜,次日,京畿戍卫司令盖天久与国防军外涉司司长兼国防部对外发言人张奎安共同宣布:“本次北京戒严是由于生活在中国的白俄进行了暴动,他们认为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政治迫害和不公平对待,继而进行了暴动。国防部已经完全处理此时,并决定于民国十二年8月1日,在北京火车站前进行公审判刑。届时请诸位记者和国人共同见证公审大会。另外,经查明,直隶人何如飞在担任军务总长时贪污军款,全家秘密出逃,现中国国防部对其全球下达一级追缉令。国防部长王茂如下令,对国防军进行反腐排查工作,坚决杜绝军中,坚决净化军队,坚决保证中队的战斗力、凝聚力和向心力!” 随后警察出动,对参与攻击丰台的白俄进行缉捕,很多人立即向萨卡琳娜女皇求救,萨卡琳娜赶紧向王茂如求情,王茂如冷冷地拒绝了萨卡琳娜,并警告道:“你如果隐藏了任何人,我必定将所有在中国寻求庇护的所有沙俄贵族全部送还给俄国布尔什维克。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参与,任何参与的人都必须死,任何人,记住,包括你在内。”萨卡琳娜被王茂如的冷酷无情吓了一跳,赶紧挂了电话,不敢再说什么了,寄人篱下仰人鼻息再不老实一些,只能自取其辱。 当下王茂如来到国会安抚议员们,说此事不宜召开任何国会议题的讨论会议。当解决完毕白俄暴乱之后再说。当然原本杨度准备的申请王茂如担任副总统一事也为此耽误了下来,议员们对王茂如的解释表示理解。 9月19日,王茂如在国务院发表记者讲话。近千名记者来到国务院,在此王茂如说道:“我们调查得知,这次白俄暴乱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对中国出台的现行三级国民制度的不满,即三等流民,二等侨民和一等公民制度,使得很多加入中国国籍的白俄心生不满。我将作出提议,在国会重新讨论三级国民制度的可行性。” 顿时有记者问道:“国防部长阁下。您是否是三级国民制度的反对者?” 王茂如顿时答道:“对,我是三级国民制度的坚决反对者,只要加入中国国籍的任何人。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享受平等的权力,中国应该是一个没有歧视的国家。所以我明确表示,任何加入中国国籍之后的国人。都应该被平等对待。” “国防部长阁下。听闻保定发生激烈交火?”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中国有一句话叫做三人成虎,如今保定正在举行国防部辖下传统的全校大比武,来自全国的十六所军校的数千名军校生在保定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军事技能大比武,获胜的队伍将赢得金龙杯第一军校的美誉。诸位,我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金龙杯,金龙杯当然不是真的金龙,它的铜做的,所以大家将来看到之后千万不要想着偷到它会发财。只会受到所有军校士官生的追杀。” “哈哈哈哈……”众记者们大笑起来。 随后王茂如滔滔不绝地当起了广告员,对中国的军校和军校大比武甚至比赛项目进行了一番详细的介绍。两世为人且做过讲师的他口才了得。这番介绍也妙趣横生,不知不觉讲了一个小时,将记者们忽悠了一番,等发布会结束,人们才想起里自己还没有提问,却被王茂如给顺着鼻子牵着走了。他们之中很多人想提问何如飞贪污案,结果王茂如愣是一句话也没提,一直到时间结束。 这个狡猾的九尾狐,众人心想到。 当然,很多记者对此并不相信,而丰台大营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似乎一切预示着不平凡和不平静。何如飞贪污,白俄暴乱,居然扯在一起了。会不会是何如飞发现自己贪污已经被盯上了,继而煽动了白俄暴乱,趁机逃走呢?非常有这个可能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白俄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在这个时候暴乱。而白俄暴乱的时候,何如飞已经悄悄带着家人和钱财离开了中国。 记者们的联想是丰富的,他们用自己的想象力弥补了国防部的谎言,甚至连国防部的人都没有想到,故事会被记者们编排下去。 这件事太有意思了,群众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不过说何如飞贪污军款有些污蔑人了,他担任军务总长的时候,对自己和手下严格要求,陆大系从来没有出现过贪污的军官,他本身就有几百万的不动资产,根本不需要贪污钱财。平日去八大胡同应酬,何如飞从不在公款之中报销,都是自己掏腰包。但是当大家都认为他贪污的时候,那他就是贪污犯,何如飞也不可能出面来澄清自己。 就在9月19日晚间,这么多天一来王茂如第一次回家的时候,此时的他刚刚抵达家中军服还没有脱下来,几个夫人站在他面前关切地看着他,电话响起了。长子宗鼎活泼地跑了过去,拿起电话问:“喂,谁呀?” 电话里高士滨激动地说道:“抓到了,抓到了,何如飞抓到了!” “爸爸,有个人说抓到了何如飞。”宗鼎拿着电话传话道。 王茂如顿时瞪起眼睛,三两步跑过去接过来电话,道:“我是王茂如,何如飞在哪里抓到的?现在押解回来没有?” 高士滨道:“报告大元帅,就在天津外围,被两个警察抓到的,现在正在押解途中。” “好。”王茂如哈哈大笑,“什么时候能带回来?” 高士滨道:“缉侦司已经派出车队去接人,按照速度,晚上两点钟应该能够到达。” 王茂如兴奋地说道:“很好,注意,保护何如飞的安全,他身上有太多重要情报了。”放下电话之后王茂如回头对家人说道:“我现在又要去国防部,你们注意自己的安全。” 乌兰图雅道:“老爷,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王茂如点了点头,一一看了过去,自己的几个夫人的脸上都挂着牵挂和担心,智雅欲言又止,终于还是走到王茂如跟前说:“秀盛,我又有了。” 王茂如惊喜道:“又有了?” “嗯。”智雅道,“这个月天葵已经十天没来了,我查了一下,有了。咳咳咳咳……”也许因为高兴,智雅又咳嗽起来了。王茂如赶紧扶住了她的肩膀,道:“你要注意身体啊。” “我会的,你也要注意身体。”王茂如说完,便又匆匆地离开了。 乌兰图雅道:“四妹,你怎么不早说呢?” “是啊,你怀孕了也告诉我们一声啊。”玉琢抱着孩子嗔怪道。 智雅歉意说道:“原本想告诉大家一个喜讯的,但是没想到赶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我都不知道这是好事儿还是糟式儿了。” “当然是好事儿。”玉琢抢话说道,“你能生自然是好事儿,儿孙满堂才是福啊。”她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最小的美咲,似乎在向她示威一般。她是宗鼎的母亲,是长子之母,在家中尽管地位不如乌兰图雅这个大夫人,却也母凭子贵地位卓然。 美咲倒也毫不示弱,立即扶着智雅道:“姐姐,你以后可得慢着点儿,你身子骨本来就弱,别闪着你。”倒是哽得玉琢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