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大缉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大缉捕

民国十二年7月26日的武汉的早晨,酷暑的阳光荼毒这这座长江边上的城市。武汉,作为推翻满清帝国的第一枪的城市,在中国人的心中地位非常崇高,甚至在决定首都的时候不少人支持将武汉作为中国的首都。 武汉的七月是难受的,酷热,潮湿,所以武汉人爱吃辣,吃辣可以有效的抵抗潮毒的入侵,武汉人的性格也是火爆的,恰如这座城市一样。 喜欢吃辣椒的民党官员武汉市水利局办公室主任周琦吃了早饭之后,和妻子儿女们告别,慢悠悠地打开家门,便见到一排警察站在他家门口。 “你们这是……” 没等他说话,几个巡警便一拥而上把将他按住,他的妻子惊叫起来,四周的邻居惶惶地看着不敢说一句话。 此时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对着四邻高喊道:“大家请放心,我们是中华民国廉政公署的人,我们是专门查贪官污吏的部门。兹查实周琦因收受贿赂,帮助大胜公司在市政府修建公共设施的时候,使用劣质水泥以次充好,特地批捕,请大家不要惊慌失措。”又对周琦的太太说道:“请太太留在家里,不要外出,我们要具体调查一下你们家中的财产有多少是和他的收入不符的。您被禁足了,但请放心,我们不会伤及无辜。” 周遭的邻居气愤难当道:“没想到住在这边的是个黑心官,活该被抓!” “是啊。这娃儿怎么能以次充好呢?” “这位官爷,他以次充好的修什么了?” 黑西装的人痛心疾首地说道:“长江防护堤!诸位,诸位!是长江的防洪堤啊!” “啊?太不要脸了!” “枪毙!枪毙了他!” “官爷。让我先揍他一顿!”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周琦的太太早就被吓得够呛,而几个气愤不已的武汉老人立即跑到家中拿着菜叶要砸周琦,黑西装年轻人立即拦住大家说道:“诸位,请不要伤害犯罪嫌疑,我们是廉政公署的人,请诸位配合一下,如果他受伤就可以有借口去医院不配合我们的调查了。” “便宜他了!哼!” “官爷。别饶了他!” “官爷,什么时候杀他我们过去看看热闹!” “是啊,啥时候杀了他啊?” 广州。民党在广州市的总部迎来一波警察的到来,这些警察都是从广西调来的,在廉政公署的官员和广东省警察厅长带领下,民党总部大楼被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人用广东话大喊道:“民党党员解包进。艾青可。龙阳伟,郭毅,涉嫌拐卖妇女,现在请民党将这四人押解出来,不要做无谓抵抗,反人类!我们有理由相信,为了筹集资金,民党总部与最近发生在广州城的极其少女失踪案有关。请民党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啊?少女失踪案原来是民党的人做的!”周遭的阿伯大妈立即议论纷纷道。 “原来他们居然真的这么做啊。” “怪不得最近总是听到民党总部大楼里有女人的尖叫声!” “你也听到了吗?” “是啊,我也听到了。我还以为是幻觉呢。” “民党真是可恶啊。” “党派还真不是好东西,连当街抢劫少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栽赃!”民党党员解包进怒道,“裸的栽赃陷害,我们要反击,我们要反击!”他大声疾呼道,周遭其他民党党员也一脸的愤慨,“这是政治报复,政治陷害!” 艾青可立即喊道:“我们要给北京大总统打电话,发电报,军阀开始要对我们下手了,军阀开始对我们政治迫害了。王茂如就是个骗子,他三年前骗了我们,现在终于要对我们下狠心铲除了!” “我们要跟他们斗下去,发动武装起义!”龙阳伟掏出两支手枪,说道:“诸位,战斗到底,我们民党不怕满清政府,不怕北洋政府,更不怕王茂如的国防军政府!” “战斗下去!” “我们要战斗!” 民党广州总部群情激奋,然而此时外面忽然传来枪击声,众人下了一跳,还以为警察要进攻了呢,却发现有一伙儿黑衣人正在和警察们开枪对射。几辆大汽车冲了进来,当头的一个光头黑脸大汉喊道:“民党的弟兄们,我们是黑龙帮的人,感谢你们卖给我们少女,我们现在救你们出来了!你们别担心,咱们江湖儿女最讲义气!” 大楼中的民党党员面面相觑,“什么玩意?黑龙帮?” 此时又有一队人马杀了过来,高呼道:“日本新侨会帮助日本政府的好朋友民党,日本新侨会办事,支那人滚开!” “肇庆猛虎帮帮助民党!谁敢阻拦!” …… 十几支人马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纷纷扬言帮助民党,反对警察,子弹横飞枪声大作,吓得周遭看热闹的百姓纷纷四散而逃。而廉政公署探员与警察警员纷纷“不敌”败走,一些中外记者此时纷纷拍照留念,当成最大事件来看待。民党党员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便被这些“热心”的帮手带走,他们纷纷说一定要前往广州的英租界或者法租界,此时此刻广州不安全了,必须去英法租界之中躲避。 然而有几个清醒的坚决要求不能离开,必须在此地,以证清白。龙阳伟哭笑不得道:“此事是政治迫害,岂容的了你我分辨?去了警察厅,你我也是被屈打成招!别傻了,他们才不会管事情的真相,他们只需要我们民党倒台不可!” 其他人转眼一想还真是,若是不走,别说名声没了,便是性命也没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于是在大家的简单讨论之后,决定与这些“帮手”们一起撤离民党总部,但是在撤离不久之后,国防军两广军区司令赵增福下令军队进入广州城,实行两广戒严全部戒严。并拦截了大部分撤向英法租界的民党党员,而少部分人则逃入了广州城的日租界。这更引发了广州城百姓的不满,中日之间的甲午仇恨早就让大家对日本非常敏感,这些人逃入日租界更是让人认定了民党一定有卖国的事儿。 上海,很多市民早上一起床,便接到了免费报纸,上海被外国人称为东方的纽约,市民的识字率也高于全国其他地区。尤其是简化汉字出现之后,上海市的文盲率大为降低,随着上海的经济加强,越来越多的安徽,江苏,浙江,江西人涌入了上海这个大县城。 正因为涌入的陌生人很多,因此上海的治安一直以来都是个问题,这才有黑帮出身的警长和各个租界的探长。不过今天上海的治安好的超出人们的想象,所有的帮派都藏了起来。从河南调来的三千警察进入了上海,在廉政公署的带领下,在缉侦司和青帮密探的合作下,一个个民党的官员被揪了出来。 当人们看到报纸之后,赫然发现,司法部已经决定,在7月25日至8月5日这十天之内,对全国贪官污吏进行大清洗,让中华民国焕发新的气象来,让贪污远离中国。而随后在上海的大缉捕,也恰恰证实了报纸上的消息。 大缉捕,贪官大缉捕啊! 上海百姓们顿时高兴地放弃了鞭炮,枪崩了这帮子贪官污吏才好。 戴春风和杜月笙两个人坐在上海大世界的顶楼,看着街面上警察将一个个贪污犯关押上车,悠闲地吃着瓜子。一个缉侦司特工走到戴春风耳边说了什么,戴春风满意地点了点头,冲杜月笙双手拱了一下表示感谢,笑了笑走了。 戴春风走后,杜月笙这才抹了一把冷汗,颤颤巍巍地喝了一口茶,不由自主地说道:“太狠了,太狠了,五百人,说抓就抓了,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