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民党弱点汪兆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民党弱点汪兆铭

此时的北京,似乎国防部发生的生死之战对他们来说毫无影响,市民该吃吃该喝喝该乐乐,普通市民生活毫无压力,随着中国领土上已经连续四年没有战争硝烟了,百姓们甚至认为中国进入了太平盛世了。北京的八大胡同早已经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人们又有了前八大胡同和后八大胡同,后八大胡同其中有两间胡同是从各国来的女子烟花之地,两间是新开的国内女子烟花之地,两间是只卖艺不卖身的女校书赔笑会所,另外两间则是专门给兔儿爷的地方,包括最有名的菊花胡同。 可就在这“歌舞升平”之际,王茂如对民党的打击却陡然而至,“廉政风暴”的狂潮在一日之间扫平了大江南北,几乎所有民党官员一夜之间全部被捕,总统府惊鸿一片,孙立文听闻之后愤怒地抱病站起,喝道:“竖子,竟敢如此不守国法!” 民党大员们也义愤填膺,纷纷怒吼道我们跟国防军拼了云云,大总统孙立文手掌猛地一杵地,道:“静一下。” 众人纷纷望了过去。 孙立文道:“很显然这是一次有预谋,并且针对民党的一次大规模行动。能够制造这次行动的人,全中国没有别人,只有王茂如和他的军方。” “大总统,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朱执信大叫道,“起义,我们要起义!” “是啊,革命吧。再一次北伐!” “打倒军阀政府!” 这时候林森苦笑道:“可是我们现在就是合法政府,我们打到谁?难道打倒自己吗?” “大总统,请宣布罢免王茂如国防部长。”胡汉人说道。“您只要罢免他,这场闹剧才会结束。” “罢免王茂如!” “对!罢免王茂如!他才是罪魁祸首!”众人大声喊道。 正在此时,总统府外来了一堆人马,打头的不是别人,而是一瘸一拐的官袁克定,他的身后是缉侦司司长冯尹彬等一干人马。总统府卫队长林修梅端着枪怒道:“你们居然敢硬闯总统府,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庄严神圣的总统府。这里不是你们国防部!不要欺人太甚,你们这是在践踏国法,在践踏国家尊严!” 袁克定却笑了起来。道:“那好,请教出工商次长汪兆铭吧,他涉嫌谋杀,证据确凿。为了表示对大总统的尊重。我才亲自提审。” “汪兆铭不在这里。”林修梅说道。 袁克定摇了摇头。冯尹彬递过来一张照片,说道:“两个小时之前,工商次长汪兆铭和张静江、邵力夫、蔡元培,吴稚晖、李石曾、覃振、张群、朱执信等人一同进入总统府,没想到堂堂的林大侠,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民党之人如此不可信啊。” 此时在林修梅身边的一个士兵说道:“林队长,汪兆铭就在这里。他现在在404会议室正在与大总统紧急磋商,您大概是忘了。” 林修梅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多嘴的小兵。这时候孙立文也得知了袁克定带着人缉捕汪兆铭的消息,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袁大瘸子怎么说,便让他们进来。 当众人走进的时候,冯尹彬看了一看那个小兵,小兵悄悄滴塞进了冯尹彬口袋中一张纸条。冯尹彬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打开一看,里面写着特工1991号。冯尹彬不禁感慨起来,谁说中情司的人能力不行,要不是李德林这个蠢货把暗里地的特工组织公开化,凭藉着强大的特工培训体系和特工脉络,控制中国易如反掌。不过现在号称特工之父的罗浩重新掌控了中情司,恐怕将来缉侦司的作用将大打折扣啊。 孙立文更加枯瘦了,当袁克定看到他的时候,很是惊讶,担心他甚至体弱昏厥过去,难怪一向争强好胜的孙立文如此老实,的确是病入膏肓了。 等袁克定坐下之后,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汪兆铭与义愤填膺的民党众人,笑道:“今天倒是人很齐啊。” “人齐才方便你们抓人嘛。”胡汉人笑道。 袁克定摇摇头,扇着扇子说道:“此言差矣,我不是警察,抓捕你的是我身后的北京市警察部门,我只是来作证而已,汪兆铭涉嫌谋杀,如果大总统包庇,我想很多人都乐意看到吧。” “你们的证据是什么?”胡汉人道。 “他们哪里有什么证据,空口白牙诬陷倒是真的。”朱执信冷哼道。 此时冯尹彬冷笑道:“前内务总长阁下,你就是济南游行惨案中杀死嫌疑犯的朱执信朱大符吧?您的做事风格别人学不会,还请您别把自己做的事儿随便栽赃在别人身上。汪兆铭涉嫌私自组织杀手组织三民社,以暴力手段推翻合法政府,并且招募特工人员进行暗杀训练,在训练过程之中为了保密,他亲手杀死了两个想要脱离三民社的十三岁少女。汪先生,我想毛敏和蔡青青这两个名字你不会陌生吧?你的事情全都暴露了。还有,民党居然在北方四年前开始就布局成立三民社了,这究竟是汪兆铭的自作主张,还是民党的布局,我希望民党对政府作出解释。” “血口喷人。”朱执信怒道,他冲汪兆铭说道:“兆铭,你对他们说,他们是血口喷人!诬陷于你!哼哼,民党党员不是软骨头,别怕。” 冯尹彬冷笑不已道:“你们哪里是软骨头了,一面组成政府,一面暗里地培养特务机关,还真是一块硬骨头。大总统,再来这里之前,我们已经搜查了汪兆铭的家,得到了花名册。而且汪兆铭的夫人已经亲口承认了汪兆铭所做的一切是受人指使,我想他应该受你……” “我没有受人指使。”汪兆铭忽然怒道,“不要冤枉大总统!” 众人一阵哗然,袁克定呵呵一笑道:“得了,看来事情明了的很,大总统,您是继续包庇于他,还是怎么样,您给一个话吧。” 孙立文惊讶地看着汪兆铭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你真的组织了一个特务机关?” 汪兆铭捂着嘴,自己是一不小心说漏嘴了,立即缄默不语。其他民党党员看他的脸色立即不一样了,尤其是胡汉人,因为在南方革命政府中特务机关似乎受他指挥的,汪兆铭另组建一个他都不知道的特务机关,岂能让别人服气? 不过就这样当着外人的面眼睁睁看着党内要员工商次长汪兆铭被警察带走,若真是被他们带走,民党的脸面置于何处。当下僵持起来,冯尹彬等人也不敢动粗,而总统府的蔚官们自然不能对袁克定等人动手。作为官,如果在总统府出任何责任,恐怕大总统难辞其咎啊。 “让王茂如和我谈吧。”孙立文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是他的学生,你是冯尹彬冯继华,冯国璋的孙子,你很厉害,将来必定有所成就。” 袁克定等人一愣,怎么会这样说话,孙立文继续淡淡地说:“这其中的一切因由只不过是为了逼我下野而已,我是老了,病了,但是我不糊涂。让王茂如来谈吧,我和他好好谈谈。” 袁克定看了看冯尹彬,冯尹彬耸了耸肩,拱手告辞。 大批记者却蜂拥而至,纷纷跑到总统府前来采访,一个一个问题犀利地砸了过去,仿佛要至民党于死地。 “请问,孙总统包庇杀人犯汪兆铭是否是真的?” “传闻,汪兆铭杀人是否处于大总统指使?” “您是总统秘书胡汉人先生吧,希望您就汪兆铭杀人案件谈一谈感想,这是一件个人案件,还是民党指使的政治事件?” “请问……” 胡汉人送走了袁克定等人之后,转身就走,没有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更给了记者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