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现在到了属于我的时代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现在到了属于我的时代了

农林次长邵力夫看着外面大批记者甚至包括外国记者们纷纷等待民党的答复,叹了口气,拉上窗帘。仿佛可以隔绝了外面喧嚣的吵闹声,看不见记者的闪光灯,莫非真能一下子将内外两个世界隔断开来? 民党众人脸色各异,表情中带有气愤或者无奈,孙立文一脸疲倦地坐在沙发上,一个外国一声给他打了一针,孙立文脸色恢复了一些。 胡汉人走回来之后愤愤地说道:“王茂如这一次似乎等不及了,准备给我们来一个釜底抽薪了。” “如果廖先生在就好了。”邵力夫感慨道,“我们就可以推动国会来逼王茂如,可如今国会中吴兆麟名为我们民党党员,实际却与王茂如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戴传贤问道:“立文公,为今之计,您到时拿定一个主意啊。” “是啊,大总统,您说话吧,是鱼死网破,还是如何交涉?”其他人说道。 孙立文叹了口气,左思右想,对那汪兆铭说道:“精卫,你且说一说,为何要组织这个地下组织?” “是啊,你这是在做什么?谁给你权利让你组织的?”胡汉人发难质问道。 “你凭什么组织?” “你是不是还想暗杀我们?” “这太可怕了,大总统,若是将来他有朝一日掌权……” 众人越说越激烈,还是孙立文止住了大家的议论声,问道:“谁指使你组建地下组织的?” 汪兆铭这才低着头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好。王茂如一日不死,民党一日不可活,只有消灭王茂如。我们才有一线生机。当初和王茂如合作便是一个陷阱,一个天大的陷阱,王茂如利用我们民党的影响力进行国家统一,随后对我们步步制衡。诸位,我们都被他给骗了,骗了三年多啊……” “不要转移话题。”胡汉人继续质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汪兆铭无辜地看了看面对他冷冷的众人。说道:“我也是为了民党,为了助威着想,才选择和日本政府合作。” “糊涂!”孙立文愤怒不已。枯瘦的手指着汪兆铭大骂不已,“糊涂!精卫啊精卫!你好糊涂,你好糊涂啊你!”过度愤怒的手指颤抖不已,他强忍住昏厥的感觉。扶着床边的把手。平息了一口气,说道:“还有那杀人罪名,是否属实?” 汪兆铭立即说道:“那不是我杀的人,那是日本教官秋田……干的。” “你混蛋!”朱执信揪着汪兆铭的脖子愤怒地将他掀了起来,其他人赶紧过去拉开,朱执信怒道:“你混蛋,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你把民党的连都给丢尽了!你看看外面,你看看外面。多少人知道了这件事?多少人,你啊你。你就是民党的一个败类!” “严重了,大符兄。”戴传贤忙说道。 “一团糟,一团糟!”林森叹了口气,看来民党即将日簿西山,连与日本人合作都想得出,那孙立文早就抛弃了与日合作,未成想汪兆铭汪精卫你缺地下与日本人联系起来。联系起来暂且不说,你怎么还让国防部掌握了证据,现在好了,大家都因为这汪兆铭的事情全身漆黑。 民党这次还真是烂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外面记者仍然不肯散去,而汪兆铭沉默不语,民党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陷入了茫然境地。 孙立文再一次叹了一口气,他是一个骄傲的人,有个性的人,可是陷入政治漩涡的他,个性和理想被这肮脏无情的政治漩涡扭得支离破碎。政治是无情的,是肮脏的,与国防军军部合作了四年之后,民党与国防军的矛盾终于在这一天公开化了。不断有电报和电话打给总统府,全国各地民党党员纷纷被捕。 “给我电话接通国防部,我要和王茂如通话。”孙立文道。 但是王茂如却不在国防部内,他此时正在保定慰问士兵,安抚受伤学员兵,并且主持南北军校大比武的最终结束仪式。电话又打到了保定,却得知保定的电话好几天没有通了,自从“白俄暴乱”以来,许多基础设施都遭到破坏,需要几天才修好。 孙立文只能无奈地撂下电话,等待王茂如主动找他。不说孙立文找他,就连唐绍仪也正在找他,唐绍仪自然反对现在就逼迫孙立文退位,他是希望王茂如能够在下一任总统竞选中以正当的方式进行竞选,他也支持这种竞选方式。 而当蒋方震得知王茂如对民党动手之后,只是叹了口气,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决定不再多言了。人心是会随着时间和事件的变化而变化的,蒋方震敏感地察觉到了王茂如在715事件之后其野心越来越大,行为也越来越独裁,或者说他的安全感越来越差,所以王茂如才决定通过掌握更大的权力来使自己更加安全。王茂如的行为他可以理解,但不能支持,他是为国防部服务的,为中队服务的,他不是为王茂如服务的。到现在为止,尽管王茂如的一些做法让他不再苟同,可是王茂如依旧是这个国家的唯一希望,他必须支持王茂如,也必须力挺王茂如。 在军校大比武的结束仪式上,获得第一的是保定陆军士官学院,同时保定陆士在这次防御战中死伤也是最多。王茂如在结束仪式上宣布,所有为这次动乱牺牲的军官、士兵、警察、民兵一律以国防军英雄士兵待遇安葬并厚抚,受伤者伤愈后若继续留在军中优先考虑晋升,若伤残退役则立即安排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担任政府公务员,绝不亏待。 王茂如的发言让保定军校的一千多名军官生们掌声雷动,尤其是王茂如承诺,将来军人待遇绝对会越来越高,中国未来将文武共同立国,使得军官们不再为自己的社会地位而担忧。 时间到了晚上,中国民党已经有近两万党员被捕,总统府的电话已经打爆了。所有的缉捕均为刑事犯罪与民事犯罪,没有一点点政治犯罪迹象,更没有密探的秘密逮捕,所有的逮捕都是公开化,甚至于游街逮捕。 毫无疑问,这次的大规模缉捕,针对的是民党的存在性,却非他们的合理性。 王茂如依旧玩弄着潜规则,利用国法来消灭民党,从任何角度来看,这次大缉捕都是国家法律机关对犯罪分子的打击。这让民党的反击甚至都不知从何而起。说国防部打击民党实现军政府吧?可惜这次的逮捕偏偏国防军任何态度都没有标明,反倒是国会四大议长联合起来,宣布将对中国的贪污犯进行一次大规模打击。 所谓的廉政风暴,针对的是政府公务员以及涉黑公务员的背后组织和相关利益私人公司——所有的目标,针对民党党员及其支持势力。孙立文现在是有心无力,全国民党势力被合法控制起来,所有报纸一致针对政府公职人员贪污这个关键罪名不放,没有任何针对民党的指责。这就更加难以让孙立文等民党进行反击的了,他们不可能站起来大声宣布,我们替贪污犯杀人犯辩驳。 7月28日,孙立文终于接到了王茂如主动打来的电话,他已经一夜没有睡觉了,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他,这一次王茂如已经准备完毕。 电话之中王茂如淡淡地说:“立文公,您应该休息了,身体要紧啊。” 孙立文道:“秀盛,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王茂如笑道:“立文公说哪里话,顺应民意而已。” “顺应民意还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自己心中有数。”孙立文道,“我可以退下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民党绝对合法。”王茂如笑道,“立文公,民党的存在,也是一种鞭策。您放心,如果我王茂如卖国,民党大可以重新站出来,第一个反对我。” “好吧。”孙立文道,“一切无辜的民党党员,你们要予以释放。” 王茂如笑道:“立文公,明人不说暗话,这次逮捕是内务部出手,针对的都是贪污分子,如果没有确实证据内务部绝不会动手。也许您自己不知道,您理想中的天下为公的民党党员,如今一个个已经成为搜刮民脂民膏的只为一己之私个人利益的贪污分子了,如果你觉得谁是冤枉的,可以申请调看犯罪卷宗。您就会发现,在您不注意的时候,民党已经贪污腐化了。并不是国家针对民党,而是历史在淘汰民党。我要承认,民党中有很多人怀揣着理想主义,例如您,刚直不阿,可是更多的人则是依附在您这面大旗下狐假虎威,干着非法的勾当。历史淘汰了民党,并非国家抛弃了民党。汪兆铭与日本人合作,数次暗杀与我,相比您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我也希望您能给我一个交代。民党部分人,为了个人的私欲已经把您给抛弃了。” 孙立文半响没有说出话来,王茂如温和地笑着说道:“就这样吧,立文公,您好好想想,属于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到了属于我的时代了。” 是的,应该到了属于王茂如的时代了,孙立文心中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