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奉命安承德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十四章 奉命安承德

第九十四章奉命安承德 来到承德之后,整齐庄严穿着黑sè军装制服的边军十一守备旅首先震慑住了几千拿着锄头和镰刀的抗税的民众。然后王茂如让骑兵将他们赶聚在一起,又用步兵将他们集中在一个广场上,他自己则站在广场边临时搭建的台子上,身边六十个jing干的近卫队保护,他扯着一个大铁皮喇叭,高声喊道:“肃静,本人是尚武将军边防军第十一守备旅少将旅长王茂如。奉大总统令,所有参与闹事者,立即返回家中,不得再参与。如果有敢违抗者,杀无赦。”说完,李德林一挥手,步兵们集体冲天开枪,六百支步枪作响,然后几百人冲了进去,连打带踹让所有人抱头蹲在地上,吓得这些老实农民不敢说话了。电影南京南京中,几万百姓被几十个ri军吓得在教堂内瑟瑟发抖却丝毫不敢动弹,确有其事。 其实,面对武装士兵,哪个朝代的民众不是老老实实的。 见所有人都抱头蹲在地上,王茂如才又喊道:“现在,我宣布,等一下所有人都回家,谁不走的,站起来?”真有人不走,几个人硬气得伸着脖子,其中有农户,有知识分子,有学生,而一些人见有人留下,也不走了。 李德林举起手,又一排枪打出来,几个想站起来的连忙蹲了下去,而一些已经站起来也蹲了下去。 还真有不怕死的,王茂如心里佩服这些人,但是却没心软,他点头示意李德林带人将这些人带走。拉到卡车上之后开到不远的地方,大家还在伸长脖子看汽车,这些人有的一辈子都没见过这大铁牛,心理寻思他们打算对这些硬气的人,此时又听见一排枪声。 “你们的不合理车船税,我会向大总统报告,若有冤屈,我会直言,但身为军人,却不允许国家动乱,所以,诸位请回,几ri之后我给你们一个答复。”王茂如忽然又安抚道,一手大棒一手萝卜,用起来非常奏效,这些人相互看了看,纷纷离开了,既然这位穿着大帅服的将军已经发话,便说明zhèng fu已经有了反应,大家且看看吧。 驱散了农民之后,王茂如来到那枪毙地方,二十几个人被绑着嘴按在地上,一个个惊恐不已。事实上这些人本以为会被排队枪毙,被绑好并且嘴里还塞上了破布,蒙上眼睛,排队跪下。只听得一排排枪响,有人果真下的倒在地上,其他人听到倒在地上的声音,吓得要死,有的人早就后悔。只在此时,有哭的,有傻的,有不屈的,有悔恨的,枪响过后,居然发现自己没死,这可是不幸中的万幸,掀掉眼睛前的蒙布,赫然发现没有人死,大家吊着的心才放下来。 “我不杀你们,是因为你们做的是对的。”王茂如首先肯定道,众人一阵诧异,王茂如又说道:“但是我必须抓你们,因为我是军人,要执行上面的命令。没有来到承德的时候陆军部把你们形容成一个个暴徒,但是看到你们之后我方才知道缘由,所以我决定放了你们,但是……你们不能再组织抗税去。我会向大总统如实报告此事,请诸位相信,我拼了命,也要帮你们一把。若是不成,只能说明我人微言轻,只是个边军。” 几个人中以一位老先生为首,这位老先生在刚刚也是一身傲骨,士兵们将他们松绑之后,老先生抱拳冷冷地道:“将军是哪位?” “此乃尚武将军,边军十一旅少将旅长。”任元星在一旁介绍道。 老先生,道:“是写《大国崛起》的秀盛先生王茂如吧?” “是。”王茂如说,“是我。” 老先生摔了一下袖子,道:“哼!既然秀盛先生也是出身斯文人,却不想做了朝廷的走狗,哼!” “大胆!”亲兵斥道。 “无妨!”王茂如却说,“老先生意思是我放弃了学文,自甘堕落吧?” “然也。” 王茂如道:“老先生,不知可否读过《大国崛起》?” “白话作文,简直如同狗屁,将中华文化糟蹋之极,不过内容却让国民开阔眼界。”老先生倒也没有一直批评,还是观点中立的点评一番。 王茂如道:“因此,晚辈知道,任何国家的强大,都是建立在军事强大基础之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和平崛起。如今中国危机四伏,北有沙俄,东有东洋,南有法德美,西有英国,我中华属国纷纷被割占。而中国四战之地如今水行舟不进则退,老先生可否认同?”老先生捋着山羊胡子点点头,王茂如又道:“我本以为写书能够惊醒国民,然而却发现,中国人缺的不是文人,不是战略家,而是拥有战略家验光的领导。老先生,我的品xing,百年之后自然有后人给一个公正的评述,或骂或赞,我都受得了。但我无法忍受,有人置国法于不顾,擅自动武。前辈带头抗税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根据我的调查,这次抗税,有人打着替天行道的名声强\jiān民女打砸他人店铺。老先生可否知道?” 老先生很是惊讶,扯断了一根山羊胡子。 “高二,把贾老六,麻三儿,海大天带出来!”王茂如道,此时高二带着几个卫队便带着三个捆绑起来的人,羁押过来。 “老先生可否认识这三人?”王茂如用马鞭指着三人问。 老先生皱眉,点点头,道:“这三人具是承德街上的泼皮无赖。” 王茂如道:“就是这三人打砸了霍家米店,并且强、暴了来霍家米店做客的一个少女,并且事后还杀害了女孩,这女孩才十三岁,老先生,这场灾难,有人却妄图从中获利。而这场抗税风暴的发起人,您老人家,恐怕是没有想到吧?” 老先生先是怒目,随后叹了口气,摇摇头,仿佛苍老了许多。王茂如又道:“三人所犯罪行,罪无可恕,卫队,上刺刀,挑了!” “是!”高二道,回身喊道:“罗光,马成子,曹chun雨,上刺刀,挑了他们!” “是!”三人立即冲腰间将e1式步枪特有的三棱刺刀抽出,银亮sè的三棱刺刀,明晃晃地将老先生等人晃得睁不开眼睛。 “噗呲”一声,刺刀直接刺进了三人的后心,而后按照刺杀要领,三人一脚揣在对方身上,那三人因为嘴里绑着说不出话,只发出呜呜的声音,挣扎了一会儿,死了。 三人死后,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说道:“将军,我们可否……走了?” 王茂如摇摇头,道:“当然不能走!”他厉声道:“我不会罚你们,但因为你们鼓动抗税而致使少女遭到强、暴,这谁来负责?不要以为事后一走了之,你们所有人罚款十块大洋赔偿人家,并且,披麻带孝,为少女送殡!” “啊?”这些人怎会想到还有这些惩罚,一个个哭丧着脸,但是在尚武将军面前,却又不敢反对了,老先生面露痛楚,道:“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