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孙立文下野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孙立文下野

()撂下电话,孙立文半响无语,王茂如的话重重地击打在他的胸口上,那睥睨天下的一句属于他的时代,使得孙立文瘦弱的身体陡然承受了巨大的jing神打击。这支九尾狐,如今已经成为了东北虎,便要虎啸天下了。 王茂如抓到了民党的弱点,而民党的弱点其实孙立文又何尝不知道呢。尽管他长久以来一直注意着上层的斗争很少关注下层的事情,但当初选拔民党的时候是出于推翻满清帝国为目的建立,只要能够推翻满清统治,孙立文愿意接纳任何人进入民党,甚至他本身就是洪门的人。所以,当初北伐一起,民党人员参差不齐,也导致了他数次北伐的失败。为了纯净民党,使民党成为一个更加纯粹的政党,孙立文才在上海再一次建立新的民党,才让民党党员对着他磕头效忠。 然而更多的基层民党党员到底是什么样,他不可能一一知道。就像是这次汪兆铭偷偷地与ri本人拉上关系一样,这绝对不是出于孙立文的指使。 谁知道这些民党党员怎样?谁知道他们私人如何?王茂如以民党党员的私人犯法为借口对民党爪牙一一铲除,的确是将民党软肋抓得牢牢地。尤其是在汪兆铭私通ri本人建立秘密机关这件事上,实在是给了自信的孙立文以及民党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件事的真相如果被记者们知道,那众口铄金,民党必定尽毁。 孙立文自然清楚王茂如的手段,这个人很知道控制自己的和野心,在权力面前能够做到冷静分寸,但在该显露强硬的地方绝不退缩,同时他舍得割肉,这就让民党产生了一个错误的判断,甚至误以为zhèng fu中这种畸形的平衡会永远保持下去。 但王茂如出手了,迅猛地出手了,就在běi jing戒严之后的一周,对民党打击如疾风骤雨一般袭来。 “季淘,你来。”孙立文向戴传贤招了招手。 “大总统。”戴传贤恭敬地说道。 孙立文叹道:“我们败了,你来起草一份关于我的下野声明。” “大总统,您不能下野啊。”戴传贤立即说道。 “大总统,不能啊!”胡汉人叫道。 “不能啊!”其他人也立即喊道。 孙立文苦笑起来,“我留在这个位置上,还有何用?”他双手摊开,“这王茂如我们斗不过了,唉。现在的他,如ri中天,毫无破绽。所以我们可以等待他露出破绽,露出马脚。但是现在,我们若是还在这里死撑下去,其结果就会是……唉。”他摇了摇头,露出沧桑与无奈道:“他ri再战宏图!让他便是。” 自从被王茂如驾到总统宝座之后,孙立文这才发现,治国并不简单,治理人更加不简单。往ri他总是说袁世凯,北方军阀,可是当他做总统之后才发现,若是不,不军阀,上令下不通,敷衍淤塞。别说其他地方,便是他起家之地广东省,孙立文的一些政策完全得不到事实,此处还是民党官员众多之地,就跟别说其他地方了。 想要治理全国,就先治好广东,广东尚且不服,孙立文何以服气全国? 治理国家难,但更难的是政治斗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孙立文坐上总统宝座之后,无时无刻不在饱受别人的算计。政治对手算计,外国人算计,甚至连自己的属下也算计自己,每ri他担惊受怕,别说养病了,他哪有心情安静下来。 现在,是该下野了,中国统一了,那就好。 此时的孙中山难得地清明了下来,当初让位给袁世凯,换取了国家的统一和和平,如今让位给王茂如,换取的也是国家的进步。 此生无憾。 可若王茂如若再是那袁世凯,我定然还会重新出山,发动第四次北伐之争! 当下形式,不容的孙立文不退位,他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一步一步地败给了王茂如,按理来说他一步一步走到了人生的巅峰,却没想到影响力却一点一点给下降。当他走到大总统这个最高的权力宝座的时候,他已经成了所有人攻击的标靶。外党的人算计着他,民党内部的人也在算计着他。作为理想主义政治家,他在总体宝座上的每一天都在承受着与他内心中的理想世界越行越远的折磨。 一个自认为可以带领中国走向世界巅峰的理想主义者却不得不依靠政治对手来遏制住全国的谩骂,不得不庇护于王茂如的言论控制,对于孙立文来说这不能不说是击碎他内心坚强的最重一锤。 其他人在熙熙攘攘要和王茂如一绝死战的时候,孙立文已经累了,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脆弱,让他选择了避免开战这个结果。他在内心之中已经没有了勇气,没有了几年前的那股子锐气和不服输的jing神再战斗下去了。 所以,孙立文对全部民党官员说道:“今ri开始,我正式辞去大总统职务,诸位,继续努力。自我辞去大总统职务开始,国防军将停止对民党的打击,同时我们对王茂如能够怎样带领中国拭目以待。如今的民党已经丧失最初的jing神,民党的人做官比学三min zhu义要有jing神。很多党员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三min zhu义了,这是极其危险的。没有了思想的和内涵的民党这才败给了国防军啊。” “国防军……王茂如有什么思想统治他的手下?”有人问到。 林森道:“王茂如推崇儒法思想,正是他用于统治手下的思想武器啊。而且儒法思想诞生于中国,更符合当下百姓的心中意愿,也更符合礼教人伦,他的儒法思想才能够在全国急速地实施下去。” 孙立文叹了口气,道:“这个人,弄术太有一套了啊。” 胡汉人小声道:“大总统,关于jing卫……我们如何办?” 孙立文想了想,终于说道:“他也该为自己的一切做出负责,前一次有廖仲恺负责,这次,谁也不许替他背黑锅。” “您的意思是……我们抛弃他?”胡汉人惊讶道。 孙立文无奈说:“我们不抛弃他,民党就完了,私通ri本人建立秘密机关,这是卖国的罪名。我们只能通过交易,让王茂如有所收敛。” “王茂如会信守承诺不公布汪兆铭的前后一切吗?”戴传贤担忧地问。 “他会的。”孙立文道,“我了解他。” 此刻,唐绍仪也终于找到了王茂如,向王茂如质问为何突然对民党动手,如今民党已经今非昔比,只要挨过去这一段时间民党必然在下一届选举之中完败。王茂如却微笑着将近三斤的资料放在唐绍仪面前,淡淡地说道:“岳父大人,这些就是被捕的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资料,你看一看,有哪一条是我对民党的打击?这些贪官污吏,不铲除国家就完了,前清已经满身蛀虫,岂料到中华民国这一身蛀虫已经蚀骨了。我今天拿这些人开刀,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杀鸡儆猴,用这两千人的人头来jing示其他人,我要所有人都知道,全新的中国绝不能有贪污,绝不能有祸国殃民。” “你不是……在对付民党吗?”唐绍仪被王茂如的一通话说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王茂如继续说:“我之所以对民党动手,自然是一举两得之举,可是更重要的还是贪污对国家的伤害。要不及时将这些贪官污吏处理掉,我害怕将来,将来中华民国重疾难返啊。” 唐绍仪想了想,只得无奈地苦笑起来,王茂如的话冠冕堂皇,唐绍仪根本无从反驳。 王茂如道:“岳父大人,伺候还需你我共同担待许多啊。” “只好如此了。”唐绍仪道。 民国十二年7月30ri,中华民国总统府秘书长胡汉人代表总统孙立文对外发布通电:文自民国十年十月十ri任中华民国大总统以来,恪尽职守,为国为民禅jing竭虑。此三年中国际风云际会,然中华一统,劈惊斩浪傲立于世界东方。克孜勒一战扬我中华威望,五大元帅尽显中华英杰。文本yu再接再厉,然天公忌我,身染肝癌,与病魔争斗一年后,文自知身体已然不适,兹今ri辞去中华民国大总统一职,下野颐养安康。 孙立文的通电下野就像是一泓惊雷震惊了全世界,中华民国,这个全世界第三大领土面积的国家(世界面积第一国家英国,第二面积国家苏俄帝国,中国自统一之后以一千四百八十六万平方公里领土排名世界第三位)大总统下野了,可以说现在的中国已经成为了由zhèng fu无总统的国家了。 当一个国家没有总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来这个国家有可能因为竞选总统而发生许多超出人们预料之外的事情,也有可能引发动乱,甚至战争。国人对此心中忐忑不安,欧美国家对此内心也极为复杂,一个富裕的中国是他们需要的市场,但一个统一的中国是他们最大的敌人。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