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费婉婷的传媒优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费婉婷的传媒优势

在全国百姓的热切寄望之中,报纸电台不遗余力地宣扬起了尚武大元帅给中国带来的种种好处。李子文主导的文化部立即掀起了新一轮的歌颂王茂如的活动。 所有的歌功颂德围绕着一个重心,王茂如给百姓们带来了什么利益。其实王茂如对百姓而言,他解决了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耕地问题。 中国历史以来,几乎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在耕地上,一代一代的人不断的通过兼并土地成为大地主,随着土地的兼并,导致农民不堪忍受,继而发动起了农民起义。几次镇压之后国力衰弱,被外族入侵乃至亡国。历史的车轮不断旋转,似乎这个命题永远也解不开一般。 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尚武大元帅解决了当下的土地问题,关外,西域两块沃土让中国的耕地增加了数百万公顷,政府出资农民免费移民开垦,三年内免征一切税赋。这优厚的条件尽管让农民们欢欣鼓舞,却让地主们焦急不已,种地的农民都走了,谁来给他们打工?于是很多地主不遗余力地宣扬乡土情结,告诉大家,故土难离云云,总之是以感情拉拢百姓留下来继续给他们种地。 感情重要还是利益重要? 当吃饱肚子的问题遇到了情感问题之后,很显然中国农民们选择先吃饱肚子再说。而自孙立文担任大总统之后,中华民国政府民生部就下达了严苛的规定,地主土地不得多于一百亩。遏制了新的大地主的产生。这条规定也是导致孙立文被南方士绅们谩骂的一条规定,正似乎因为王茂如在北方颁布之后让北方经济迅速复苏,才让孙立文看到了土地改革的好处。可惜的是,南方士绅力量远远超过北方,更导致了孙立文的失败。 王茂如通过增加疆土来增加可用耕地,以此来缓和农民与土地之间的矛盾,也是在不消耗国内力量的情况下做出的最大贡献,尤其是西域的两个流域,那肥沃的土地要比东北黑土地还要肥沃。对农耕之事不甚了解的游牧民族坐拥西域两河流域却总以为这里只是放牧养殖牲畜的场所。 一波一波饿着肚子的农民在东北,在西北,在内蒙。在西域进行了第一代或者第二代的开垦种植,宣告了当下中国的粮食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 粮食问题解决了,中国的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尽管不能做到人人满意,但王茂如的确让中国大部分尤其是农民满意了。当报纸上将王茂如的功劳贡献一点一滴地重新公布。便又是一次大洗脑。 《1486平方公里的国家的由来》——《燕京日报》 《我们能不能离开强硬人物?》——《华北时报》 《论一个国家的成长和领导人的关系》——《直隶新闻》 《尚武大元帅传》——《新青年日报》 《谁给了我们土地?》——《中国商报》 《中神让我们腰杆子挺起》——《天津晚报》 …… 首先费婉婷收购的二十家报纸媒体组建的荆楚文化传媒集团开始了不遗余力的舆论轰炸,这个王茂如的姘头在为王茂如制造着舆论力量,甚至她还组织派遣人到乡下去刷标语贴大字报,目的就是让更多的百姓知道,是谁给他们带来的利益,是谁应该做着总统之位。 王茂如见了报纸之后,很是觉得有些吹捧过度,便回到与费婉婷共同生活的小楼。费婉婷笑说我不这么做你倒是都不见我了?王茂如抱歉地只得用身体偿还,两人如饥似渴共度良宵一夜之后。这才仔细地说起。 费婉婷却反问道:“秀盛,你为何再次拒绝担当临时总统?我觉得时机成熟啊。” 王茂如搂着光溜溜娇嫩嫩的情人在怀,一面抚摸着她胸前那对宛如南瓜一般的祥物一面说道:“你应该能想到,我要的不是临时大总统,我要的是真正的大总统。” 费婉婷被他摸娑得娇喘连连,脸上又露出了潮红道:“这几天都陪我好不?” “怎么?” “没怎么,这几天特别想你陪着我。”费婉婷小声地说道,“你不常陪着我,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王茂如挠着头道:“这个孩子啊……” “怎么?你不想我生啊?”费婉婷佯怒道。 “好了,尽量,我尽量。”王茂如苦笑道。 在8月4日这天《燕京日报》向国人爆出了一件让大家震惊的事情,尚武大元帅王茂如拒绝了国会四大议长联袂推荐他作为总统一职,而这一次的拒绝已经是王茂如第二次拒绝总统一职了。 王茂如的回绝的理由是: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是一个立法国家,因此临时大总统这一称呼并不合法,应立即实行选举。中国需要一个真正代表国民,代表中国人的大总统,而不是得到少部分支持,就能作为总统的人。 这话听在民党的耳朵里,还真是一种裸的讽刺。 而立即进行选举也不可能了,连总统候选人也没有,谁来做总统候选人呢?王茂如这次才当仁不让地宣布,他将在一个月之后卸下军职,正式参加总统竞选。此言论一出,再一次震惊域内,中国的大元帅王茂如要辞职了!不是下野,而是辞职,竞选总统! 很多人不禁议论起来,他还需要竞选吗?他要想当总统,一下子就可以当总统了呀。先前拒绝四大议长,如今又要表明竞选总统,尚武大元帅在搞什么猫腻? 王茂如所图的猫腻无非是一个规矩,军人不干政的规矩,以非法的手段取得总统之位,王茂如怎能要求他之后的人不效仿他?于是王茂如在搞了这么一出。而王茂如的小国务院也集体通过了这一项决定,即一个月之后王茂如即将卸职国防部长一职。 此时,王茂如已经扫除了国防部的所有障碍,而他很显然不会讲国防部长一职交给任何青年领袖,这个国防部长的候选人,便是北洋老将萨镇冰,第一次长人选则是张作霖,蒋方震将担任国防部秘书长兼国防部防务执行官。 这三道命令在国防部内并没有任何反对,此时王茂如的权力足以让所有人臣服,连那性格刚硬如铁的吴佩孚如今也不得不三缄其口。王茂如对于民党的缉捕也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即完成,随后全国掀起了肃清贪官污吏的运动,廉政公署也第一次被人们真正接受。不过随着王茂如与民党孙立文下野达成的一系列条件,陆陆续续一部分罪行较轻的民党党员被轻判,仅有部分罪大恶极犯下杀人、强奸、拘禁和严重渎职者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汪兆铭被抓捕之后并没有实行公审,而是关押在军部缉侦司内进行秘密调查,大概汪兆铭也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他所犯的罪行已经威胁到了孙立文的位置,得罪了两大势力,而他也已经被双方抛弃。但是汪兆铭毕竟是前工商次长,对其公开审判折损国家颜面,于是以汪兆铭罹患心脏病辞职为借口公开,并秘密接受治疗。汪兆铭在缉侦司内倒也是全力配合,缉侦司于是下令全国对不法组织进行缉捕。数百人再一次被抓捕起来,也被处以枪决,随后汪兆铭也被以贪污受贿罪行判处无期徒刑服役于新疆某监狱。 王茂如本打算专门送一下孙立文,但是被孙立文拒绝了,民党之人陆陆续续也收拾了一下行囊走了,总统府暂时被国务院接管,总统府卫队被解除了武装,仅仅被允许佩戴民用手枪登记注册保护孙立文等前政要。实际上最不愿意孙立文现在受伤或者被刺杀的就是王茂如,孙立文已经没有用了,如果一个将死之人爆出被王茂如所杀,对王茂如的声誉将士非常大的打击。所以王茂如也派出中情司特工对孙立文进行保护,并对他说明了。孙立文尽管不愿意相信王茂如的话,但林修梅等人还是接受了中情司的外围保护。 孙立文回到了广东香山县,廖仲恺随后前往拜访,两人聊起在北京的这四年多不胜唏嘘,不过广东百姓非常骄傲,毕竟孙立文是自古以来第一个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广东人,在这之前至少广西人洪秀全还做过太平天国皇帝,可是广东人却没有一个最高领导人。孙立文随后也被选为香山县名誉县长,当然在林修梅等人的劝诫下,孙立文还是没有出席任何活动,安心静养了起来。而民党其他人士也陆续返回各自家乡,其中前农林总长戴传贤在得知好友蒋伟光因公殉职之后,立即从广东又回到北京,为蒋伟光补办丧事。前农林次长邵力夫前往上海,与上海士绅共同创建上海大学。居正前往缅甸在华人之中宣传三民主义,吸引了很多缅甸华人加入民党,使得后来民党华人在缅甸建立共和国打下了理论基础。李石曾在广东住了一段时间之后,返乡北上(李石曾是直隶人),前往北京创办中国农工银行,趁着中国大发展之际,农工银行一跃成为中国十三大银行之一。 民党之人四散之后,孙立文才真正得以静养,历史上孙立文在民国十四年因肝癌病逝,不过此时的孙立文因在家中静养身体,活到了华夏民族合众国成立的元年,见证了一个中华民族帝国的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