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特工1398号涂丽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特工1398号涂丽君

时间回到四天之前,民国十二年8月1日,王茂如已经将国防部的内乱完全肃清,一干谋反人等皆下狱处理完毕,幕后黑手姬向东却找不到了。但让王茂如意想不到的是,何如飞的家人却找到了,他们在天津日租界之中。王茂如批示中情司,秘密带回何如飞的家人,随后在内应的引导下,何如飞的家人逃脱了日本人的监控,成功地转移出了日租界。 然而这次大转移却不是中情司的人完成的,而是在天津布置了大量特工人员的缉侦司完成的,其中负责人让王茂如刮目相看。他这才仔细看了一眼负责人戴春风的档案,王茂如惊讶不已,浓眉大眼一只硕大的鼻子嘴角上翘,浙江江山人,记忆中越来越与那个中国的间谍之王重叠在了一起。 金子就是金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 王茂如知道这个历史上的戴春风,这个人有着双重性格,他有狡诈的一面,也有软弱的一面,他的狡诈使他在面对谍报工作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使他的对手胆寒。而他的软弱是面对权威,尤其是领袖的时候,极度的谦卑忠诚。他不能承认怀疑和不信任,他需要一个心理支撑。似乎浙江出身的才子都有这样的一个特点,那就是需要有一个主心骨才能发挥自己的才能,蒋方震如此,戴春风也是如此。历史上戴春风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面对委员长的时候。谦卑忠诚得如同豢养的猎犬一般,连他的手下也对他的绝对忠诚不能理解。 王茂如没想到,冯尹彬提携的这个年轻人。这个一直站在冯尹彬身后带着高毡帽的特工队长,居然就是传说中的特工之王。 那何氏一家人三十几口,被戴春风顺顺利利地带出了日租界,气得日本天津领事大骂日本警察无能,戴春风的名字也第一次被日本获悉。 而当审问的时候,何家的二夫人何段氏立即表明了自己安全总部高级密探的身份,并希望见到安全总长。当然。何段氏并不知道这次抓到何家家人的并不是安全总部的中情司,而是近卫总部的缉侦司。 在戴春风表明身份之后,长着娃娃脸的何段氏仍旧不屑地说道:“你不是我的上司。我无须与你多说一句话。” 戴春风道:“你这个女人未免太嚣张了吧?我们可是办了民党的缉侦司。” 何段氏瞥了他一眼道:“你们缉侦司有什么能力?连抓捕何家人还需要我帮忙,我凭什么看得起你们?” 戴春风很是惊讶问说我们在天津得到的一系列消息都是你发出的? 何段氏冷冷地说道:“你们以为能够轻易地找到何氏家人?做梦!” 戴春风尴尬一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以前从来没有觉得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也能如此扎人。 戴春风随后将何家人和何段氏移交给了新任安全次长罗浩——安全总长盖天久其实就是名义上的长官。他除了掌管着安全总部警卫队、行动队和武装警察部队指挥权外。具体情报安全工作都交给了罗浩负责。 罗浩一拍大腿,道:“这就对了,就是她,她才是定下李德林死罪的关键!” 随后罗浩与中情司司长李木鱼见到了这个何段氏,那女子一见罗浩的面,似乎回忆起来了什么,立即站起来敬礼道:“特工1398号,敬礼!见过罗长官。” 罗浩惊讶道:“你认识我?” 何段氏笑道:“我自然见过你。你在军务总部工作,何如飞提携与你。” 罗浩表情尴尬不已。这段历史可不是什么光彩的历史,如今何如飞谋反下狱了,自己成了查案的负责人。 何段氏又道:“不过我记得你还是因为你曾经给我们讲过几节课,课程的名字是伪装学,尽管课程只有寥寥几节,但属下所学匪浅。” 罗浩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下令将何段氏的手镣脚扣全都解开,并问她的真实姓名,让她恢复明面身份,由于其功劳特别安排工作是中情司六课副课长一职。何段氏的真实姓名是涂丽君,是四川自贡人,是属于最早的中情司秘密特工之一,之比冯尹彬晚了三届而已。而当初所有的女特工都是秘密招募并且秘密培训,国防军的高级军官并不知情。 有了涂丽君的加入,对何如飞的所有党羽的审讯更加快速有效了,何如飞也没有想到,他那个傻呆呆美丽的二夫人,居然就是特工。他惊讶不已,又充满了恐惧,枕边人都是特工人员,自己还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之中啊。 何如飞的家产全部被涂丽君找到,除了三百万日元之外,另有将近四百万银元的存款以及房产等等,可以说,她将何如飞的家底全都掀了出来,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惹谁不能惹女人的道理。 此时中情司重刑监狱之中,何如飞正在与李德林二目相视,两个人关在相互的对门,两个人看了看彼此,不觉得苦笑起来。 李德林道:“还是没逃得了吧?” “这话说得,好像是你故意留下来等着被抓似的。”何如飞讽刺道。 “何翔云啊何翔云,你真是北京烤鸭一个。” “怎么说?” “到死了嘴还硬。” 何如飞道:“我是知道自己肯定会死,所以很坦然。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你说你一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能跟我一起死?你看看你,四方大脸三角眼,要能力没能力,要心腹没心腹,造个反还要骗手下。你就该老老实实回家种地,或者老老实实去当个团长什么的,你连死的资格都不配。。” 李德林叹了口气,道:“你说得对,我真不配。我要是在家种地,或者制作一个团长,便没了这事儿。怪就怪在我们是跟随大元帅的元老,我是不行,却不得不承担超过我能力的职务。所以我一直以来都被人嫉恨,说我在其位不谋其政,毫无自知之明。” 何如飞笑道:“对,这是我说的。” “所以我要做出成就来。”李德林道,“所以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何如飞哈哈大笑道:“你?刮目相看?你就是个笑话。这次造反,若不是你,我定然能够成功!你说你凭什么搅乱我的好局?” 李德林大笑道:“我看你不顺眼啊。” 何如飞被哽得一口气没喘上来,半天才说道:“你啊你,自己无能,却连累别人。” “我却是很无能,我一边算计你,一边计算自立为王,却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李德林叹了口气,道:“而且何翔云,你别以为你真的就能成功,你也别以为你家人就逃得了。” 何如飞道:“大元帅已经承诺放过我的家人了,我不想你,一点后手都没有。” 李德林冷笑道:“你知道是谁出卖你的吗?” “谁?” “你最心爱的女人。”李德林打击道,“你最喜欢的女人,何段氏。” 何如飞大吃一惊道:“你说什么?” 李德林哈哈大笑道:“你造反之前三天,何段氏已经发密电给我,我早就知道你的谋反计划。你真以为自己天衣无缝吗?我当时只要一翻手,你必死无疑。” 何如飞显然不相信何段氏背叛自己,他趴在铁栏杆旁大声喊道:“为什么?你说谎,绝对不是何段氏,绝不能是老二,是老三,或者是老大,是不是?” 李德林冷笑道:“你大夫人尽管书读得不多,爱吃醋,倒也是恪守妇道。你三夫人爱财稀罕偷小白脸,倒也没有出卖你。唯你二夫人,她才是要你命的人,她是中情司最早的一批密探之一。” “我不信,我决不能相信。”何如飞怒道。 “哐啷!”铁门被打开了,穿着国防军黑色女式齐膝军装的“何段氏”涂丽君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六七个穿着制服的特工人员。何如飞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二夫人英姿飒爽地站在自己跟前,她真的是中情司的特工? 涂丽君先是冷笑着看了看李德林,毫无感情地问:“李总长。” “你是?” “特工1398号。” “啊?是你……原来是你。”李德林仔细一看,这个高贵冷艳带着冷酷的女人,还真是那何如飞昔日温婉动人略有些萌呆的二夫人何段氏。 涂丽君嘴角露出冷笑,道:“李总长,希望你珍惜有生之日。” 李德林摇头苦笑起来,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她。 涂丽君又转身看着何如飞,那何如飞仿佛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这个女人一般,涂丽君道:“把何总长带审讯室。” “课长,上面规定,不允许对何总长动刑。”监狱典狱长忙说道。 “放心,我不动刑。”涂丽君淡淡地说道。 典狱长一转头对一个狱卒眨了眨眼睛,听说了这个女人比较厉害,万一动用了私刑自己这儿可连累大了。狱卒立即打电话向上报告,恰巧安全次长罗浩在中情司与司长李木鱼研究案情,听到对何如飞动用私刑,吓了一跳,赶紧跑了过来。这女人不是给何如飞做过老婆吗?一日夫妻百日恩呢,怎么对何如飞怨气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