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715事件处理结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715事件处理结果

审讯室的隔壁是观察室,与审讯室相连,中间隔了一面单向光的玻璃镜子,审讯室的声音可以传过去。两人到没有急冲冲地去审讯室,便坐在观察室看里面,见到果真没有刑讯,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只听见里面何如飞问道:“什么?你把我家人都带出来送给了特务?你……你……你怎么这么狠啊?你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么恨我?” 涂丽君那精致的脸上露出了冷笑道:“你还记得一个叫做卫宏宇的副官吗?”观察室里的罗浩与李木鱼相视一看,顿时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起来,小声说道:“居然还有私情,值得一看。” “和丫鬟偷情的那个?”何如飞道。 “是。”涂丽君咬牙切齿道。 “你是什么意思?”何如飞问。 涂丽君冷冷地说道:“我们两情相悦,暗中生情,有一天几乎被你发现,他推脱说是与丫鬟妙可偷情,引得你勃然大怒,不单赶走了妙可,还秘密处决了宏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宏宇的死和你有关,是你暗中主使杜远程处死了宏宇。就是因为你贪恋妙可的身子,想要让妙可也给你生个孩子,可惜被宏宇捷足先得了?妙可是我的好姐妹,为了维护我,她宁可被冤枉赶出何家,而宏宇却被你杀了。” 何如飞指着她说道:“就因为一个小白脸,你……你……你……最毒不过妇人心!” 涂丽君哈哈大笑道:“你知道吗?我不是不能生,而是我不能给你生孩子。自打十七岁开始跟了你五年,打掉了三个孩子,三个都是男孩!” 听罢此言何如飞气得大喊一声。昏厥过去。 而在隔壁偷听的罗浩和李木鱼两人相视一看,均不由自主地留下冷汗,果真是竹青蛇黄蜂针最毒不过妇人心啊,这女人太狠了,太狠了。 涂丽君冷哼一声,一泼水将何如飞泼醒,又道:“何翔云。你每天在我身边,都会让我觉得恶心!让我感觉到恶心你知道吗?恶心!” “恶心?”何如飞冷笑道,“难得你每次装的很享受的样子。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我最喜欢你的样子,很享受,很痛苦,就像是被强奸一样!你这个臭娘们。你很享受被强奸啊!” 涂丽君也不接话。等他讽刺完了便说道:“何翔云,你真以为你所有的孩子都是你的吗?告诉你,除了你的大女儿是你的,你的三夫人生的三个女儿,都是你的副官杜远程的。哼哼哼哼,你啊你,你就是史上最大的绿帽子王,你这个白痴。你还把杜远程当做心腹。让他勾引别的女人,你自己的老婆都被人玩了。你以为你一回家就能让她怀孕。你以为她盼着你回家?她是盼着你的副官杜远程回家,你啊你!白痴一个!还有那个姬向东,你不在家的时候,她晚上甚至住在姬向东家中,你都不知道吧?” 何如飞越听越心凉,越听越悲怆,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涂丽君站起来,打开门,回头说道:“你啊你,做人失败如此,还活着什么意思呢?” 何如飞心如死灰,自言自语道:“我活着什么意思呢?我活着什么意思呢?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作为军官,我从来没有带兵打过仗。作为下属,我密谋造反失败。作为丈夫,我被人带了几年绿帽子尚且不知。作为父亲,唯独有那个最难看最不被我喜欢的女儿才是我的亲生女儿。作为中国人,我却和日本人合作谋害自己国家领袖。我活着什么意思呢,我怎么还有脸活着啊……” 隔壁罗浩和李木鱼再一次相视一望,同时说道:“这女人不会把何如飞给说死了吧?糟了,何如飞可不能死,他还没交代清楚呢。” 两人赶紧跑到隔壁,见到何如飞正在吊在灯下,赶紧救了下来。 罗浩下令特工务必日夜看着这个何如飞,随后对涂丽君提出批评,将她调出了715事件调查小组。但有些事儿离开这个涂丽君还真不行,当涂丽君提出她曾经发给安全总部一个密电之后,得到一个奇怪的命令继续潜伏等待时机刺杀何如飞,整件事就串联起来了。涂丽君其实事后也想到这件事不对劲,因为给他的命令是刺杀何如飞,而如果这个情报被大元帅王茂如知道,必定已经处死何如飞了,何必由她来出手呢?当下涂丽君就想到了安全总部一定出了问题,可是她只能默默等待机会,不能暴露自己。 对李德林和何如飞的指证,至此证据全部搜集完毕,只差姬向东的日本参谋本部特工了。 案宗很快递交给了王茂如,他阅读之后批示一干人等秘密处理,白俄雇佣兵予以公决。 搅合进了国防军内部军变的白俄雇佣军是悲催的,何如飞雇佣他们的时候就准备拿他们当做替死鬼,而王茂如也拿他们当做替死鬼。所有参与715那晚动乱的白俄们没有一个跑得了,甚至跑进山涧之中藏起来的的也被围捕出来。 同样是民国十二年8月1日,在北京西郊,公开处理了这一起由于俄罗斯族人即白俄因中国国民三级制度不满而引发的暴乱,在国防部长王茂如的批示下,进行公审大会。 公审大会上,国防部安全总长的盖天久与国防部外涉司司长兼对外发言人张奎安共同主持,由于盖天久不善言辞,由张奎安提起公诉。指责了这些庇护于中国的白俄们忘恩负义,中国好心收留,却把好心当做驴肝肺,对中国的种种政策横加指责,甚至用暴乱的方式来对抗政府,罪无可恕。参与暴乱的五百七十六人中有三百二十八人当场被击毙,其余二百四十八人被当场俘虏或事后抓捕。 张奎安当即宣布,这二百四十八人,皆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枪决。 北京西郊的枪声持续不断,这公开的枪决却引得看热闹的十万百姓的兴奋,许多外国记者将这次公开处死暴乱分子诬蔑为野蛮践踏文明,甚至被西方视为黄祸的一个新的佐证。黄种人就是要灭掉白种人的,这二百四十八名白种男子的死亡,便是最大证明。对于很多中国百姓而言,中国人枪决白人,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 当然,与外国报纸相比,中国报纸无不为处死暴乱分子而鼓掌叫好,尤其是中国政府公开处死白人,这可开了破天荒的一例了。当然,借口是有的,暴乱分子。而且这些白俄都加入了中国国籍了,就是中国人了,这是中国政府的内务,是中国政府的内部问题。我们公开处死的是自己的暴乱分子。 而距离北京西郊几百公里之外的直隶省清河县,三千三百多参与叛乱的士兵正在被秘密处决,其中包括了何如飞的警卫队,73旅全体参与叛变的军官与士兵,何如飞的党羽军官们。 处决的方式也是集体枪决。 被处决的人中有另一个时空之中历史上许多著名人物,例如石友三、赵登禹、韩复榘、刘郁芬、过之刚、葛金章、佟麟阁、张维玺、闻承烈……这些人在历史上有的是英雄,有的是汉奸,如今,都在这里埋在了一起。 全部被杀。 “砰砰砰……” 枪声并没有传到清河县,执行死刑的地点在一处隐秘的山涧。官军告诉百姓,几百土匪被集体枪决,然后在此焚烧,请百姓不要靠近。而在许多年后,还有当地百姓坚信,这个山谷中有诸多当年的土匪大盗流寇被集体屠杀并焚烧在此,此山谷也被当地称之为恶人谷。 这一天,清河县的血腥味道弥漫着整个山区,被处死的士兵被仍在一个堆满了柴草洒满了汽油的山谷之中,三千三百具尸体从早上开除处死一直到了晚上才结束。而焚烧从当晚一直燃烧到三天之后才燃烧干净,呛人的刺鼻味道,让周遭的百姓也难以相信。对于军变叛乱部队的处理快如闪电,毫不留情。 执行枪决的士兵甚至一辈子都不愿意回忆起这场屠杀,对同胞的屠杀,那一个个亡魂宣告着野心家们的终结,王茂如用鲜血祭奠了自己的王座,也用鲜血警告了所有他的反对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北京丰台大营中情司内,部分参与叛乱的军官也被一一执行绞刑,原动员司司长富文成、原宪兵次长奚康永、原军务总长何如飞、原安全总长李德林、原第八师团长李宽、原第八军军部参谋次官赵守新、原安全总部秘书官习英年、原国防司令副官长高亢、原采购司副司长马坎兰提、原保定军校教导主任吕荷旭…… 这些人被处死之后,715事件也因此告一段落。六十年之后,715案件解密,人们这才知道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白俄被当做替死鬼了。而后世历史学家对李德林和何如飞两人的研究倒是没有中断,这两人为什么一定要谋反,他们是什么心态谋反,倒是引起了后世许多人的争论。后世某点网站还有很多人专门写文穿越成李德林或者何如飞研究如何能够在715当夜谋反成功,倒是引得读者们博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