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 斩蛇计划与超级病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十章 斩蛇计划与超级病毒

至于鼓噪何如飞逃走的日本参谋本部,王茂如也着手派人准备展开报复。中日两国必有一战,或你死或我活而已。王茂如密电给军情司,下令军情司立即在日本实施病毒计划,并分批撤出驻日密探,同时想办法通知给超级特工李慕含,日本即将发生的这次流行性感冒属于病毒性感冒,传染性极强,且感染之后七日之内必死无疑,让李慕含在台湾一定注意不要被感染。 不管是为了报复日本还是原定对日本的祸害,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两年,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次的计划就叫做斩蛇计划,日本的图腾不是什么八歧大蛇吗?我们就要斩掉你这条大蛇,让你永远特翻腾不起来。 斩蛇计划实施的时间并非8月1日,而是早在7月24日便得到王茂如的秘密指令开始实施了。起初这股感冒风波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毕竟感冒这种小病太常见了,所有的症状都和感冒一样。只是这种由空气传染,入侵人体的病毒很快在日本长崎蔓延开来,大家都感到昏昏欲睡有些头疼,然而坚持坚持还是可以工作。 到了8月1日的时候,长崎的一些老人突然死亡,8月2日一天,长崎有近300名老人死亡。与此同时,病毒开始从长崎向北蔓延,熊本县,福冈县,宫崎县,鹿岛县整个九州岛立即陷入了恐慌之中,九州岛人纷纷向北逃亡。本州和四国岛人起初对此并没有多大的预防措施,九州岛携带病毒的人将病毒带到了两地之后。这才引起了日本内阁的高度重视。 日本大阪最繁华的街头,一个女人忽然倒在地上,附近的警察匆忙而至。连忙问女人:“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好冷。”日本女子全身哆嗦地说道。 一个警察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呀一声叫了起来,那额头烫的惊人,立即喊道:“救援队,救援队,这里有一个高烧女子。” 附近的几个警察七手八脚地将女子放上了一辆平板车,那女子脸色铁青。忽然之间再也不发抖了。警察喊道:“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再看看车上的女子,已经没了回应。几个警察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试探了一下呼吸,没气了。 “这是今天第六个当街死亡的病者了。”一个警察叹道。 “是啊,该死的病魔太可怕了。” “报告长官,那边又有一粒。就在公园那里。有个人倒在溪水里了。” “快,快救人!”几个警察立即冲了过去,其中的一个却在跑步的时候咳嗽了起来。 日本东京的一家酒馆内,几个男人正在喝酒,这些都是海边的脚夫,俗称拉海者,是码头的苦力。工作了一天还得交税,交了税后剩下的钱交给家里一部分生活费。留下一点儿小钱几个人跑到酒馆里买醉。 “喂,听说了没?南边出事儿了。”人称富士山下耳朵的田中低声说道。 “怎么了?” “有很多人生病了。死了好多人,这几天往南边拉的东西你们知道是什么吗?”田中瞪着眼睛问。 “什么?” 田中道:“是药品啊。” “啊?” “嘘……大家别乱传啊,这件事,唉,太可怕了。”田中一脸的恐惧道,“南边有了传染病,非常严重的传染病啊。” “啊?” 这时候走进酒店一个中年男人,一脸沧桑和劳累,脸上流着汗,其余人连忙招呼道:“下本,下本,你怎么才来?不是你老婆不让你出来吧?” 叫做下本的中年人坐在一旁,擦了擦汗,说道:“跑过来的,有点热。” “跑什么跑啊,白天不累吗?” “呵呵,喝酒,喝酒,有点头晕呢。” “你身体是不行了,跑过来都会晕,哈哈哈。” 几个人喝着酒继续聊天,不一会儿,下本突然倒在地上,几个人浑然不在意,以为下本喝醉了而已,继续喝酒,一直到酒店关门那店家一摸下本,这人身体已经凉了,顿时吓得大叫道:“死人了!死人了!喝死人了!” “不可能,下本只喝了两杯酒!”一个一起喝酒的醉汉立即说道,“是他的酒量太差了吧?” 警察立即赶了过来,几个人查看之后纷纷摇头,那些醉汉早就醒酒了,没想到一直体壮如牛的下本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田中突然想到了南边的传染病,不禁叫道:“他不会是得了南方的传染病吧?” “啊?”几个工人吓得够呛,立即四散开来,警察忙喊道:“不是传染病,绝对不是,你……传播流言,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但是东京有传染病的消息,还是让整个东京的百万人人心惶惶起来。 8月3日,九州岛有400老人病故。 8月4日,日本有700人病故,包括老人和体弱的成年人。 8月5日,日本有200人病故,甚至包括儿童。 8月6日,日本有…… 日本的病毒性感冒引起了各国驻日大使的重视,他们分别向本国发出警告,日本的这一波流感其凶恶程度不亚于1918年在欧洲蔓延后流入全世界导致全世界近一亿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 此时的中国政府正在筹备总统大选,“却不想”邻国爆发了如此严重的流感上海,顿时让人们立即想到了民国七年爆发于法国导致全球近一亿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中国政府也慌乱了起来,国务院与国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之策。 会议上,国防总长王茂如第一个发言说道:“日本流感之严重超出我们想象,根据军部情报机关发回来的消息,日本在十日之内已经死亡近两万感染者,而大批日本流感病毒携带者从长崎向中国逃亡,并且死在了船上。” 各部门代表以及四大议长惊呼起来,国务总理唐绍仪道:“秀盛有什么好的意见?” “我的意见就是,在全国范围内实现防疫战役!”王茂如朗声道,作为这场病毒的发起者,王茂如早就打好了主意,他不单单要用这场病毒来坑害日本,还要利用病毒来实现国家的集权,向议会要权力。 参议长师少阳道:“大元帅,看来你心中已经有了对策了?” 王茂如道:“对策不敢当,但是跟我军部得到的消息,我和军部的参谋们制定了一个计划,以应对日本流感或者称之为疫情对中国的感染。只是……这个计划需要得到议会的批准,并且还需要成立一个全新的部门,卫生部。” “卫生部?” “这和卫生署有什么区别?” 王茂如道:“卫生部是一个临时建立的部门,专门应对这次疫情对中国的伤害。诸位,民国七年的西班牙流感,中国有近五十万人死亡,难道我们还没有吃够亏吗?难道我们还不足以重视吗?卫生部就是专门针对这种流行性疫情的。” “大元帅,您要怎么解决?”外交总长陆徵祥道。 王茂如道:“团结一心,公御疫情,集中力量,决不妥协。” 集中力量,这一句话一出,在做的民国精英们立即知道了王茂如这是什么意思,绝对集权,独裁统治,说好听的是将全国都拧成一股绳战胜疫情,说难听的就是将这次的抗疫变成王茂如揽权的一次事件。 可是王茂如前一次刚刚有拒绝了临时大总统一职,这又是为何急哄哄地揽权呢?众人心中生疑起来。 王茂如道:“诸位,疫情到来,刻不容缓,应当集中全国力量共同抗击日本流感疫情蔓延到我中国来,所以,这次抗疫的战斗不单单需要卫生署,还需要内务部,外交部,军部,财政部,教育部,文化部,交通部,体育部,民生部,司法部共同协作。” 体育部部长李景林苦笑道:“秀盛,这抗疫战斗,要我们体育部何用啊?” 体育部次长朱启钤也笑道:“我们体育部能做什么呢?总不至于告诉大家出来锻炼跑步吧?” 王茂如点头道:“对,体育部的作用就是告诉所有人,越是这个时候,越要锻炼,保持一个强壮的身体,抵抗病魔的入侵。”他随后又看着其他人说道:“教育部,要封校,所有学生留在学校不得与其他人接触,学生的所有饭菜有政府提供。交通部,对交通实行限制,所有发烧感冒咳嗽的人禁止上火车。民生部,动员国民实现自我监督和邻里监督,一旦发现流感疫情立即报告。司法部,严格打击在此期间投机倒把囤积物资倒买倒卖伤民行为。文化部,立即宣传一切有关政府的决定普及抗疫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财政部,这次疫情可大可小,我们控制好了,只需要花钱,若是控制不好,极有可能造成国家动荡,所以你们要准备流血了。内务部、军部、卫生署,对全国试行戒严,严格隔离流感病人。诸位,这场战役是一场必须调动全国力量全民参与的战役,中国历史上有多少次大瘟疫,几次中华民族几乎灭族之难,如果不能调动全部力量我们就会面临再一次亡国。” “那我们外交部干什么?”陆徵祥问道。 王茂如歪了一下嘴,笑道:“你们的作用更大,因为我们要隔离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