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抗疫之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抗疫之战

“隔离租界?”众人惊呼道,什么叫做隔离租界,怎么隔离租界。 “诸位。”王茂如大声说道,“外国人既有可能携带病毒来到中国,他们一旦进入租界,将会传染给租界内的中国百姓,而中国百姓又将病毒带回给国人。所以,我们要对租界严加防备。” “秀盛,租界在我国拥有治外法权。”陆徵祥小声提醒道。 王茂如大笑道:“所以,我们要隔离租界。我们管不到租界里面的任何事情,但是我们可以官租界外面的一切事情。全中国都要实行紧急动员,实现临时管制,我们既然管不了租界,就把租界给隔离起来。在所有租界外面建立起隔离墙和隔离带,任何从隔离墙和隔离带也就是租界内向我国领土翻越的人,都是擅自进入我国领土的病毒携带者,军警有权立即格杀勿论。各国在华租界,许进不许出。” 众人都被王茂如这番话语惊呆了,他们哪里经历过这种集权式的管制,对于如此计划,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个个都惊讶地看着王茂如。 王茂如再一次站了起来,道:“诸位,这个临时的卫生部,权力之大,甚至超乎国务院总理,超出大总统。也正是因为如此,它的设立是临时的,并且以抗疫胜利为终止日。可正是因为它的权力之大,我们一定要慎重对待,由谁来担任呢?诸位,请你们举荐吧。” 在场的三十多个各部门主管和负责人你我看了看。谁来担任?谁能担任?谁能调的动军队?谁能调的动警察?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王茂如,是啊,除了他谁还能调的动? 禁烟总局局长张毅伟说道:“我提议。这个临时卫生部长的人选,由大元帅来担任,既然是临时的,就特事特办。这场抗疫之战,必须由杀伐果断的人来担任,尤其是隔离租界之后对各国的交涉,必须由一个能镇得住各国大使的人站出来负责。他们才能够和我们谈。毫无疑问,在中国,只有大元帅一个人能够镇得住外国人。” “是啊。是啊,只有大元帅一个人啊。” “除了大元帅,还真不知道能是谁。” “这个建议本来就是大元帅提出来的,也只有他来办。这件事才最合适。” “我支持大元帅。” “我同意大元帅担任。” “我也同意。” “我支持。” 唐绍仪见状。道:“这样,我们问一下四大议长的意见了,但是我个人是支持秀盛来担任这个卫生部长一职的。我对抗疫是完全没有任何经验,我也没有信心能够带领大家战胜疫情,所以,我希望四大议长能够认真协商一下。” 参议长师少阳道:“诸位,请给我们四个人三分钟时间。” 四人随后进入了国务院的一个小办公室进行紧急磋商,四人的意见惊人的一致。就是决定支持王茂如领导抗疫之战。在王茂如拒绝第二次担任临时总统之后,众议院次长梁启超便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善了。这是一个真正得为国为民的人,绝不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而且国会已经有决定,王茂如担任临时大总统,也就是国会授权给王茂如最高的权力了,只是王茂如为了国家的秩序并没有接受而已。 当四大议长走出之后,众议长刘恩格道:“大元帅,你愿不愿意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带领中国应战特大流感毒魔,带领中国获得抗疫之战的胜利?” 王茂如朗声道:“我愿意,我发誓,抗疫之战胜利后,我绝不恋权,立即辞去卫生部长一职。” 王茂如出任卫生部长这件事立即通过报纸和电台向全国传递,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其实对这个卫生部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有些不喜欢贪官污吏的人还说又多了一个贪污部门而已。 不过随后国防部长兼卫生部长王茂如立即向全国发布最高级别命令,当此立夏之际,“瘟疫”由国外传入国内,希望全国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抵挡这百年难遇的“世界大瘟疫。”跟中国百姓们讲流感是不行的,中国历史上历经了多少次流感,那一次让百姓们害怕了,不过瘟疫就不一样了,一提到瘟疫,百姓们立即震惊起来。 王茂如在报纸和电台中直接发表公告:“值此劫难到来,中国上下四万万五千万百姓,当共赴难关,战争外国瘟疫。便首先要求十点做到,第一点,中国百姓能够不离开家庭,一定不要离开家庭;第二点,外出必须佩带口罩,手套,百姓可以在家等待,政府人员会上门颁发;第三点,所有食物必须使用熟食,所有饮用水必须保证开水,政府会给每户人家送上免费煤炭;第四点,政府正在研制扛瘟疫药物,研制成功会免费给国人使用;第五点,病毒由沿海边境传入,因此中国政府即将关闭海关,拒绝任何外国人入境,请国民随时举报外国人私自入境,可能携带瘟疫病毒之情况;第六点,由于中国暂时无法阻止瘟疫患者进入外国租界,因此特地要求中国百姓与外国租界进行隔离,建立隔离墙;第七点,市民应当每日清扫房间,做到房间通风,干爽,整洁,粪便集中处理;第八点,在中国之土地上的任何人,必须听从中国政府的处理措施,任何人不得违抗;第九点,中国政府在此发表声明,支持全世界人民共同抵抗瘟疫;第十点,本次对抗日本瘟疫将由中国卫生防疫安全部负责指挥,任何部门不得违抗、拖延、漠视卫生部之任何命令,违者将以叛国罪论处,本次与日本瘟疫之战将由政府人员,国民,国防军士兵,警察,外国人等一切国人共同负责,结束时间将由卫生部进行公布,在此期间内,任何团体任何组织任何党派任何部门皆无权发布任何命令。” 此时的中国,俨然陡然间变成了超级集权的“独裁”政府,却没有任何人反对,在面对瘟疫这种天灾的时候,再需要自由和民主的人,也不得不低下那虚伪的头颅。 中国公布面对“日本瘟疫”的十条管理办法之后在一天之内传遍了中国各地,也传遍了世界各地。其实尽管日本大流感引起全世界的重视,却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毕竟人是健忘的,六年前那场大灾难似乎大家都不记得一般。但中国政府的谨慎对待,还是让世界各国看到了中国对待瘟疫流感等流行性疾病的重视程度。 于是在中国各地,突然出现了很多军警卫生署消防局的人右肩绑上了白布带,布带上写着“防疫”二字。防疫也就是防止瘟疫的意思,王茂如称这场战争是抗疫之战,国人也认同这个说法。 由于中国学生采用的是年内考试制度,3月初上学6月底放假,随后是9月初开学12月末考试,这个时间段正好是学生放假的时候,教育部倒是没怎么用力。倒是文化部开始大力宣传起防疫知识来,报纸和电台也将风向转向了防疫和通报国外疫情,尤其是日本的疫情情况。百姓们囤积粮食和蔬菜,政府开始直接干涉物价,这也是民国建国以来政府首次干涉物价,一些商人纷纷抗议立即遭到了逮捕,并以感染疫情为理由被带入感染区。在处理了三百多个全国各地奸商之后,商人们再也不敢私自抬高物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