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救命稻草板蓝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救命稻草板蓝根

此时的全世界除了恐慌于“日本瘟疫”jvis外,各个大型制药厂和集团也在加紧研制者抗病毒药物。德国的拜耳制药、英国约瑟夫弥敦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前身)、美国强生公司、美国瑞辉制药公司等等都开始投入巨大的物资研究jvis,他们甚至特地跑到日本购买尸体,以图研究病毒的组成并找到消灭它的方法。 可惜的是,由于这个年代的药剂工艺制作水平所限,并没有任何一个制药厂能够研制出有效的抗流感药物。如今就算是最基本的青霉素也没有研制出来,哪里有对流感病毒有效的药品呢,如今世界各国只能期待自己不要得病,得病之后自己身体强壮,抵抗过去。 王茂如一拍脑袋,忽然想起来黄金药品青霉素啊。青霉素是什么?那是杀菌神器!当然,王茂如并不是学医药学出身的穿越者,他只是知道青霉素是从青霉菌中提炼出来的,青霉素真正被发现是在1928年由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发现的。得了,如果此时研究出青霉素——当然,估计研究出来之后也晚了,可是至少将来中国士兵在作战的时候不用担心受伤感染了。 想到了这里,他立即召见了此刻在北京秘密参加抗疫会议的国防军第十七兵工厂督办时永康,问他对这场疫情控制的把我有多少,时永康说七成把握。毕竟这次病菌的来源就是第十七兵工厂,实际上这次病毒的传染性强但毒害性并不强。死亡者大多数都是体弱多病和体抗力较弱的老年人、病人、儿童等,成年人即使传染也极少死亡。 王茂如立即笑道:“七成就七成,人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事情。国运也如此。就用这一次生物武器扭转中日之间的国运吧。”随后他拍着时永康的肩膀问道:“你知道青梅吗?” “青梅?知道。” “你知道早在唐朝的时候,长安的裁缝就会把长绿毛的糨糊涂在被剪刀划破的手指上来帮助伤口愈合,就是因为绿毛产生的物质有杀菌的作用。” “还有这个记载?”时永康惊讶地说道。 “所以啊,一味的崇尚国外的科学并不可取,中国古代有很多书籍记载了许多伟大的科学,只是我们的科学家们不喜欢中国古代知识,而喜欢中国古代知识的又对古代科学不感兴趣。这才导致了很多人误以为中国古代科技并不先进。” 王茂如道:“对了,糨糊上长绿毛的是什么?” “青梅。”时永康推了推眼镜肯定说道。 “对,所以我断定。青梅之中一定有杀菌的东西,你立即回去研究出来。”王茂如下令道。 “是。”时永康道。 王茂如自言自语道:“这青霉菌发现并不困难,只要注意到,很容易发现。弗莱明发现青霉菌也是一次意外。就创造了世界奇迹。但是青霉菌发现容易大规模培育却难啊。估计青霉菌很快就有找着落了。罢了,以后青霉菌制成青霉素后,便当做黄金销售吧。” 8月15日,中国卫生部宣布,经过近一百例的实验,证实中华传统医药与现代医学相结合制成的药方板蓝根冲剂能够有效地预防日本病毒流感jvis——但不能治愈,只能预防。中国卫生部解释是从中国传统医药几千本古籍中找到的各种药方进行实验,成功预防率仅仅为一百例。所以不能够保证这个药方可以起绝对作用。中国政府将投入全部物力人力进行推广,同时在东北的三大中药厂必须全力启动加班加点制造出更多的板蓝根冲剂。我们采用的是一边实验一边推广的唯一办法,来从千头万绪之中找到可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中国政府出于对全世界人类的考虑、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出于拯救全世界的理想,决定公开板蓝根冲剂秘方,请全世界各国自己制作实验。同时宣布,由于中国政府正在投入巨资研制多种中药以对抗“日本瘟疫”即jvis流感,我们希望世界各国能够联合起来建立对抗瘟疫的多重救援措施和联合医药组织。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找到完全对抗jvis的药品,中国政府承诺一定会公开药品配方,供全世界参考。 意思很明确,我们根据老祖宗的配方做实验制成了药品,能不能有效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吃了不会死人,不吃就会死人,你们吃不吃? 中国政府的这一举动尽管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让也让全世界各国大为感动,尤其是曾经遭受了西班牙流感重创的西班牙葡萄牙两国,他们迅速作出反应,宣布中国为两国永久友好国家。随后荷兰政府也发表欢迎电报,支持中国政府的这一举动。而被隔离租界的几个国家这个时候不知如何是好了,刚刚想要说中国政府是邪恶政府,人家把自己研制的配方就贡献出来了,还真是一个难以评价的东方国家。 中国政府将十几吨板蓝根冲剂也同样运送到了疫情严重的租界,尤其是日租界,实践证明板蓝根冲剂的确可以暂时抵御jvis的入侵。板蓝根冲剂真的就有效吗?中国政府真的这么人道主义?那倒未必,中国东北中药厂生产的板蓝根冲剂之中所添加的一种毫不起眼的材料才是抗击流感的关键,而这毫不起眼的材料自然是不能公布的。一旦公布,全世界都会知道这次的病毒是中方的一次针对日本的阴谋。 中国政府公布的板蓝根冲剂配方最要原材料就是中国各地的最基本的草本植物板蓝根,板蓝根分为南板兰草和北板兰草,北板兰草为菘蓝,南北兰草为马蓝,但其药效都相同,因此统称之板蓝,并且只有根部入药,俗称为板蓝根。而且此时又是盛夏时节,菘蓝和马蓝在全中国各地长势旺盛。 公布配方之后不管中国政府公布的药品能否起作用,但这却成了溺水者的救命稻草一般,全世界的制药厂、药材商人都跑到中国来求购板蓝根制成各种板蓝根冲剂贩卖。在药材商人之中日本人最是疯狂的,其收购价格居然是中国政府收购价格的十倍。可见,这次大流感给日本政府带来了多么大的打击。 这次药材采购顿时让中国百姓们发了一笔大财,甚至很多中国百姓陡然之间成了富户,这瘟神到底是好还是坏,对中国百姓还真两说。 当然,尽管他们有配方,可是外国药厂生产的药品的药性却很差,所有人把这原因归咎于只有中国人才能够生产出神奇的中药吧。中药,这种食用自然草木的药品,也是第一次如此震惊世界。 对于一些欧洲小国而言,一场灾难性的病毒流感甚至可以毁灭一个国家,例如比利时王国,人口仅有三百万的比利时面对这场灾难,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惧。当得知中国政府研制出了这款可能对病毒流感有效的药物之后,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立即致电给比利时驻华大使洛恩,希望购买中国药品板蓝根冲剂。 除了比利时王国外,英国、法国、美国、日本、墨西哥、德国、西班牙等政府也纷纷向中国政府购买,不过中国政府双手一摊说我们是政府部门,不是制药厂,你们还是去制药厂去买吧。顿时,中国各地的药店成了香饽饽,也不管中国人怎么骗他们把草根当板蓝根贩卖,只要有一点儿都当成稀世珍宝地运往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