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真相骇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十五章 真相骇人

第九十五章真相骇人 一ri之后,承德县城的人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如此奇怪的出殡,二十几个不相干的人披麻带孝为一个死人出殡,而且还是军队押送,二十几个人轮番抬棺,有人认得那唯一一个不用抬棺的老先生,立即说那不是黄老先生么?怎么他也戴孝,这死人是谁?便有人说出来,原来是抗税的时候有人趁机jiān、杀了一名女孩,作为惩罚,黄老先生等组织抗税的人必须为这名无辜少女戴孝出殡赔礼道歉。众人心说这少女也太无辜,老先生等人却也太过莽撞和无序了,他们若是组织得好,怎会伤及无辜。看热闹也好,感慨也好,因为参与而自觉内疚的也好,纷纷跟随着,送殡的队伍不断壮大。等到承德县城西的乱葬岗下葬的时候,已经五七千人,同时为一个不相干的无辜人送葬。 厚葬之后,便是超度亡灵,要做七天七夜法事,散去这女子的戾气,让她早ri投胎做人。此后承德多流传女鬼的故事,不知是否与此有关。soudu.org “霍老板,这次多谢你了。”坐在承德县城县衙内,王茂如笑着对一旁一个瓜皮小帽的干瘦中年人说,这人正是霍家米店店主霍龙兴。 霍龙兴忙摘下帽子,鞠身回礼道:“为尚武将军做事,鄙人不胜荣幸。” 王茂如笑道:“此事之后还劳你口风严谨,从此之后,这件事便烂在你的心里。” 霍龙兴忙正sè道:“小人知道,此事小人会带到棺材里。” 王茂如满意地点点头,道:“我边军十一旅即将北上呼伦贝尔,将要采购大量米面油肉,还需要一些喂养战马的饲料和汽油,我如今便将采购米面油肉的生意交给你,若是有饲料,这生意也交与你了。” 霍龙兴忙道:“自然是有的,小的一力承担,小的粮店货物十足,保证供应。” “好。”王茂如笑道,“你下去吧,凡尘,你带他下去,此时你叮嘱一下何主任。” “是。”任元星道,便带着霍老板离开县衙,二根进来报告说承德县长和本地巡防营队官希望拜访,王茂如说自己今ri太累,明ri再说吧。 牛德禄在一旁叹了口气,道:“今ri,我才知道论心机和计谋,我远不如将军啊。” 王茂如哈哈一笑,原来所谓少女被轮、jiān杀害一事根本子虚乌有,那三名泼皮只是打砸了霍家米店,并且抢走了米店的存钱。当王茂如路上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计上心头,正好用来震慑这些乱起的民众。那三名泼皮死的的确无辜,但是他们也真是抢走了数百两银子,而且为害承德县多年,算是替天行道。 对于三名此次的无辜者,王茂如只能心里说声抱歉了。 当然这三名泼皮的确也是该死,霍龙兴说这三人结成一伙儿,在外号称承德三杰,却不知多少孤寡遭到欺负,只是县长也对这三个油滑泼皮毫无办法,且收了不少好处。却不想王茂如根本不跟你讲道理,直接凭空造出来一个故事,便将这三人杀了。县长知道之后,居然送过来匾额,上书:“国之重器”,王茂如道:“我受不起夸奖。”他心中有愧,坚决不受,倒是县长一脸尴尬。 次ri与承德县长和巡防营队官请他喝了些酒送行,便带队返回怀柔县,准备北上蒙疆出。,王茂如又亲自去běi jing觐见大总统袁世凯,将此事原原本本、毫无保留地向袁世凯口头报告。袁世凯听后,沉思之后才道:“胡闹,胡闹,如此伤及无辜,你王秀盛真是一个混世魔王。”王茂如也不说话,许久,袁世凯又叹了口气,道:“不过此事你如此处理,的确是最好的方式,只是那三个泼皮倒是妄死了。” 王茂如点头承认错误默不作声,袁世凯也是默不作声,盯着王茂如,过了好一会儿,一旁的秘书都站得腿疼了,才忽然问道:“听说你纳了两个夫人?” 王茂如说:“只是两个如夫人,正室一直空着。” “是为唐绍仪家里的六丫头准备的吧?”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我俩最近闹些小矛盾,不过我想会好转的。” “我自然是知道,她是同情民党的吧?”袁世凯见他点头,又道:“年轻人,总会受不了一些人的鼓动,尤其是生长在蜜罐子里的少年少女,总以为自己是对的,岂不是受了骗,上了当,自己吃亏别人笑话。六丫头年幼无知,纵使被蒙蔽,只要点醒她便可,哪ri我给你做说客如何?” 王茂如自然是极为高兴,感动道:“大总统亲自做说客,不如做我媒人如何?如成了,我定然会送四个蹄髈四只鸡四斤鸡蛋送到府上,做谢媒礼。” “混小子。”袁世凯哈哈大笑,伸了一下腰,忽然道:“陆军部发文了,让你即ri启程北上,你可做好准备?” 王茂如道:“做好准备了。” “好,你下去吧。” “是。” 事后王茂如便又去了华兴集团,也没有查看,只是望着大片的厂区,叹了口气,华兴总经理崔舟问道:“东家,怎么了?” “我若是一走,不知何年何月能回来,这里全交给你打理了。”王茂如说。 崔舟立即说道:“东家放宽心,崔少华定然给东家一个更加强大的华兴。”之后他又去了一下飞机厂,飞机厂经理罗海泉还以为他要查看飞机,便要介绍说已经制造好了两家双人飞机,王茂如却说我只想看看那些孩子,当这些小孩见到王茂如之后,一个个脸上满是兴奋。他们是将军收养的孩子,并给与教育,尤其是李北仓教育这些人说他们都是尚武将军的死士心腹,长大之后要跟尚武将军东征西讨,开国建功,一定要忠于尚武将军,闹的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们热血沸腾,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将来会成为李元霸,秦琼,罗成,李靖一样的人物。 王茂如对李北仓这点嘴上说不好,但心中实则非常满意,又对李北仓说,以后每年收养二百少年,我都交给你,等他们长到十四岁便送到我军队担任亲卫队士兵,不敢保证别的,但我敢肯定,将来燕子门徒遍天下。 回到怀柔之后,军队出发准备就绪,只是对于两个少女不知如何处理了。来到左玉琢与左玉婵门前站了一会儿,王茂如转身便想要离开,左玉琢走出来,道:“爷哪里去?” 王茂如笑道:“想告别一下,又不知道怎么告别了,几ri之后我便带队北上了。” 左玉琢道:“爷是嫌我们麻烦?” “不是,是怕不知道我一走,会不会有人又来sāo扰。”王茂如说。 左玉琢道:“爷,那你准备……”她秀美的眼睛盯着王茂如,一会儿,说:“爷打算怎么对我们姐妹两人?那ri你为我二人报仇,我二人便发了誓是爷的人了,难道爷不要我们了?” “不是不是,那ri也是情势所迫,若是你们反悔,我也不勉强。”王茂如立即说道。 左玉琢摇摇头,道:“我二人虽然是女流之辈,却也知道些礼义廉耻,承诺断不可悔。” 王茂如走到前面去,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左玉琢起初有些不知所措手脚紧张,不过慢慢手也软了下来,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王茂如轻声说:“我不会辜负你们的,还有,我打算三天后便办了喜宴,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如夫人了,再也没有人敢打你们的主意,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