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中比天津租界赎购约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中比天津租界赎购约定

()随后,外交次长顾维钧向比利时驻华大使洛恩提出让世人震惊的条件,中国愿意拯救比利时以及比利时人,并且向比利时提供十吨板蓝根冲剂和十吨或许可治疗超级流感病毒jvis正在试验阶段的中国古配方达原饮,并以两百万银元的价格向比利时赎回比利时天津租界。 如果药品赎回租界的意见一旦被接受,中外关系势必会有一个新的定位,中国这么咄咄逼人也正是基于从比利时入手改变中外定位。中国不能永远成为外国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只有把这些老外的利益链全部都斩断,让他们只能合法的做生意,才能真正实现民族du li。 在国务院商议之后,国务总理唐绍仪授权与外交次长顾维钧全权处理,交涉药品换租界一事。 顾维钧对比利时大使洛恩说道:“比利时在华租界根本与比利时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关系,租界地处天津最偏僻之地,在九国租界之中也是最为落后的地方,其面积也是最小的,在这次隔离开始之后,我们已经数次得到租界的比国国人的求救。但是,我们不会无偿的救援,这些水,电,煤炭,食物都需要大量的金钱供应。而现在的中国物价高涨,我不知道比国人还有多少钱能够购买。我提议,比国应该考虑将比利时租界归还给中国,比国人将得到我国zhèng fu的无偿援助。而且比国在华的利益不会受到影响,我们将收回租界的管理权和法权。如果比国考虑,我国将以十吨板蓝根冲剂和达原饮冲剂赎回。如今十吨板蓝根冲剂和十吨达原饮在国际黑市上的价格相当于一百万英镑,我想比国zhèng fu和过往应该知道这个条件是多么的优渥。请贵使予以转达,我们的时间只有三天。因为难以保证这十吨板蓝根冲剂和十吨达原饮不会因为涨价而卖给其他国家。” “板蓝根冲剂和达原饮到底有没有效果,现在尚未可知。”洛恩冷笑道,“或许你们把垃圾卖给了我国,在我看来,中医就是巫术。中药就是巫术药品。” 顾维钧大笑道:“可是为什么全世界的药材商都跑到中国来购买呢?如果你不要,我们就卖给英国商人,我想即使没有效果,他们也愿意购买巫术药品的。” “你们这是在敲诈。”洛恩咆哮道。 面对比利时公使的愤怒,顾维钧倒是淡然一笑道:“一个跑到我的家中,砸烂了我家里的一切。抢走了我们的锅。现在那个跑进我家的强盗得了病,我希望用给他治病的药和钱来赎回我的锅,难道我是强盗?” 洛恩被辩驳得说不出话来,随后洛恩立即致电给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在一番沟通之后,阿尔贝一世向比利时国会提交紧急预案。由于比利时是王国制度,而且国家比较小,因此比利时国王的权力是超过国会的,他可以干预国会。在阿尔贝一世考虑了几个小时之后,他认为比利时的利益在与非洲刚果的殖民地,保证比利时在刚果的利益远比在中国的几百亩的租界更加重要。随后,阿尔贝一世与国会共同作出决定。放弃比利时在华租界,即比利时天津租界。 比利时在华租界的由来是在1902年2月6ri,清zhèng fu天津道台张莲芬与比利时驻天津代理领事嘎德斯签定《天津比国租界合同》。位置在俄租界以南,海河与大直沽村之间,直到小孙庄,面积740亩。同时,还规定,如果ri后比租界商务兴旺,可以开辟由比租界到京山铁路的通道,作为比租界的预备租界。这片土地不得卖与别国。 不过由于俄国租界已经被中国zhèng fu收复,使得比利时租界“孤悬海外”起来,孤零零地也没有开发价值,甚至连住在比利时租界的中国百姓都感觉无聊,商人更是稀少。只有勃朗宁武器公司的一个代理销售点还常常有人光顾。 中国赎回比利时中国租界这一消息迅速在中国以及全世界传递开来,中国zhèng fu利用板蓝根冲剂来赎回国土的确是创了全世界的一个先例。因比利时在华利益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比利时除了在中国购买陶瓷和丝绸之外,中国不需要任何比利时的商品——除了勃朗宁手枪以外,但中工已经可以自己生产手枪,并且中国武器型号和规格都有规定,勃朗宁手枪仅有几个爱好者收藏而已。比利时在华的利益并不会因为归还租界而受损,反倒是因为比利时归还了租界,中国zhèng fu允诺将来在关税方面给予比利时商人更多利益。 当下美国大使舒尔曼、英国大使麻克雷、法国大使傅乐猷,ri本大使吉田伊三郎、意大利驻华大使福伦迪诺立即前往比利时驻华大使馆,劝诫比利时大使洛恩不要破坏外国人在华的利益链,因为一旦比利时租界被中国赎回,势必会使得中国zhèng fu的野心增强。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这个赎回比利时租界的目的就是其他租界。尤其是ri本紧张异常,ri本在华租界尽管不是最多,但是面积最大,并且对中国人的压榨最为严重。 吉田伊三郎说道:“比利时王国如果不能够抵达得住中国zhèng fu的威胁,将来比利时在世界上都没有地位,而比利时在非洲的殖民地威信也将受到严重威胁。” 可是尽管其他大使劝诫,但比利时国内形势逼人,8月15ri,比利时境内有四千多人发现感冒咳嗽发烧等症状,大约两百余名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在不到三天内便病故了。国王阿尔贝一世当机立断,下令洛恩,不要理会其他国家了,我们独自签订租界协定,以解决比利时境内问题。 王茂如也知道比利时王国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随后对洛恩增加筹码,将十吨板蓝根冲剂增加为四十吨,达原饮由十吨增加为二十吨并增加到三百万银元赎金。洛恩得到了足够利益,立即与中国zhèng fu签署了《中比天津租界赎购约定》。 《中比约定》之中包括将比利时天津租界一切权利归还给中国zhèng fu,甚至包括比利时国民在华的治外法权。而比利时王国宣布放弃治外法权更加引起了其他国家的不满,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直接发电报给远房叔叔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一世陈述其利害关系,但是阿尔贝一世以比利时国家更加重要为理由,拒绝了乔治五世的建议。 中国国防部向比利时王国下了商业订单,以每年不低于一万支的订单从比利时勃朗宁兵工厂购买勃朗宁手枪,其标准尺寸由中国国防军规定,同时该订单为十年订单,也就是说,从1923年至1933年,中国国防军将从比利时购买不少于十万支口径为7.63毫米的勃朗宁手枪。勃朗宁公司也为中国进行专门的手枪设定,并定下该款勃朗宁手枪型号为bc1923型手枪,专门为中国国防军军官使用。b为比利时德语的首字母,c为中国德语的首字母(比利时为德语国家),1923中比双方在1923年定下的合作协定,故此命名。 尽管勃朗宁手枪的售价每支比德国毛瑟手枪售价要高出二十五块钱的银元,可是这一单生意目的在与给比利时让利,换取治外法权——这一切都是一个开始。能够打开列强联盟之间的锁链,让他们的铁索连环尽毁,王茂如认为这一点付出是值得的,别说国防军出得起,就是国防军出不起,他个人也会出这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