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拒绝支援日本药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拒绝支援日本药品

()此时的ri本真正地陷入了混乱了,病情严重,出口业全部停滞,国家陷入困顿之中。 而看着国人正在不断的减少不断地称受折磨,终于ri本内阁zhèng fu坐不住了。就在中国zhèng fu收复比利时在华租界这一天,疯疯癫癫的ri本大正天皇难得清醒,看着报纸居然对内阁大臣们说道:“与ri本国存亡相比较,中国租界无关紧要了,我们也可以讨论交换药物并且要求中国zhèng fu赎回。” “陛下,我们大ri本帝国不能退步啊。”ri本内阁元老西园寺公望嚎啕大哭道。 年轻气盛的摄政王裕仁说道:“陛下,此举必将我大ri本帝国推向深渊,请慎重考虑。” “昨天有多少人死亡?” “几百人。”jing察厅的人连忙说。 大正天皇摇摇头说道:“不需要骗我了,几百人?甚至连皇宫都有人被隔离带走,岂会是七百人?” 裕仁说道:“如今我国效仿支那zhèng fu,也开始对国人实行隔离制度,并且在全国逐步推广,京都只是第一步。” 大正天皇叹了一口气,问道:“诸位,谁能将大ri本帝国头上的瘟神驱赶走?”ri本政客们纷纷默然无语。 “支那zhèng fu的药,有用吗?”大正问道。 “没有证据证明其有用,支那zhèng fu也只是说疑似有用,同时最近世界上几大药厂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生产的抗jvis药品,同样是不能保证抵抗得了。”临时内阁总理内田康哉说道。内田康哉是外务大臣,而前总理大臣是海军军官出身的加藤友三郎。 不过加藤友三郎很不幸地……在8月14号查出来染上了jvis流感,再加上他身患癌症。难以支撑了,于是在临去医院之前委托外务大臣内田康哉担任临时总理大臣一职。 “支那啊,我们一定要征服支那!”大正突然跳了起来,拔出手中的武士刀,左右劈砍嘴里喊道:“我们用武力征服,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 裕仁等人相互一看,得了。大正天皇又疯疯癫癫了,赶紧将他抱住,带了下去。 随后ri本摄政王裕仁与内阁元老们就国内疫情进行讨论,疫情只是一个方面。更加重要的是只有遏制住疫情。才能够重新与欧美国家进行贸易。而贸易终止的第一站,就是在可恶的王茂如率领下的中国了,可以说就是中国敲下了闭关锁国的第一八大锤,这才导致了全世界跟风终止和ri本的贸易。ri本甚至于美洲国家,尤其是美国之间的贸易完全中断了。美国人嘴上说的好,他们将和ri本人永远站在一起,寻找利益共同点,但是ri本爆发大流感之后。美国人是第二个抛弃ri本的国家。甚至美国人殖民下的吕宋(今菲律宾)也效仿美国,终止与ri本的交往。 单纯的疫情。岂能让ri本内阁着急,他们着急的是因为疫情而导致ri贸易中断,对于出口型的国家ri本而言,这对他们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而此时比利时通过卖给中国比利时华租界获取巨大利润,并非常快速地私自签订了深深地震撼了ri本内阁。 随后摄政王裕仁立即要求内阁拿出意见来,以应对这次比利时归还华租界一事。 内阁元老西园寺公望、代理总理大臣内田康哉、内务大臣水野炼太郎、陆军大臣山梨半造、海军大臣财部彪、大藏大臣市来乙彦、文部大臣镰田荣吉、司法大臣冈野敬次郎、农业大臣荒井贤太郎等内个主要成员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处理此事。 海军大臣财部彪当即表示:“如果支那zhèng fu向ri本zhèng fu提出相同条件,ri本帝国海军的大炮将告诉他们答案。” “现在支那zhèng fu死也不肯开放海关,难道我们用大炮打开?我们即便可以用大炮打开,怎么让支那人购买我们的商品?”大藏大臣市来乙彦苦笑道。 “先撬开支那大门,才能撬开世界大门啊。”总理大臣内田康哉叹道。 内务大臣水野炼太郎说道:“现在我们最需要做的不是打开支那市场大门,而是消灭国内jvis,只有消灭jvisri本的商品才不会被拒绝。到那个时候支那如果拒绝的话,我们就有理由用大炮撬开他们的大门,甚至不惜占领满洲。” 是先打开市场,还是先消灭流感,倒成了ri本内阁要员们争论焦点了,打开中国市场就要消灭流感,可是消灭流感还必须跟中国人做生意,现在是中国人不愿意和ri本做生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即使支那zhèng fu所说的板蓝根冲剂和达原饮没有效果,可是这两种药品在ri本国内已经很有名气,我们可以通过向支那购买来安抚国人的情绪。”文部大臣镰田荣吉建议说道。 西园寺公望这个时候说话了,他的话语权非常重要,他张嘴的时候,是任何人都不能发出声音的,他说道:“看来,我们只有先安抚国内的民心,才能消灭jvis。我支持购买一部分药品,但是还是需要内务省尽快研究出能够治疗jvis的药物啊。” “是的,元老阁下,我们一定尽快努力。”内务大臣水野炼太郎恭敬地说道。 当ri,ri本驻华大使吉田伊三郎接到了国内内阁的决定,立即再一次硬着头皮找到中国外交部长陆徵祥,希望中国zhèng fu可以考虑向ri本销售板蓝根冲剂和达原饮。陆徵祥再一次回复说,这两种药品如今已经成为中国zhèng fu的筹码,我们只接受利用它们赎回租界,再多的金钱我们也不需要,请大使回去。同样的话陆徵祥也对其他前来购买药品的列强大使回复,不过对于那些在华没有租界的国家而言,陆徵祥相对客气了一些,说可以提供少量给予该国紧急需要。可是对于与中国有租界的国家,英国、法国、ri本、意大利、葡萄牙五国,中国zhèng fu态度极其明确坚决,只用药品换租界绝不外售。 由于中国zhèng fu之前枪决了一万六千名投机商人和向外国人或其他人出售药品的市民,现在ri本人想要从普通市民手中买到药品实在非常困难,更别说从zhèng fu直接购买了。中国zhèng fu毫无人道主义jing神,只考虑最国人的做法,让很多国家愤怒不已。不过由于各个制药厂也相继推出了疑似抗jvis的药品,倒是很能糊弄住国内的国民。 然而各国医疗部门也经过了对比,发现比起自己生产的各种药品,中国的板蓝根冲剂的抗击jvis效果略好于本国生产的药品。以至于有钱人和贵族们纷纷想法设法弄中国药品,不过外国国民也不是傻瓜,凭毛你们贵族用中国的神奇中药,我们就用价格还很贵效果又不好的本国药品呢? 如今,ri本再一次陷入困难之中了,西园寺公望只得再一次召开内阁进行会议研究,到底要不要效仿比利时。但是在这之前,忽然有消息传来,意大利公使福伦迪诺接受了意大利首相墨索里尼的指示,正式与中国就意大利天津租界准备洽谈。 意大利天津租界土地面积狭小,为771亩,但是它的地理位置却很特殊,为ri租界,奥匈租界,俄国租界,法国租界所包围,毗邻京津铁路天津东站,是一处非常繁华之租界,由于奥匈租界和俄国租界已经被中国zhèng fu收复,使得意大利租界就像是凸出来的牛角一样,在建立起隔离墙之后,这意大利租界就更加特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