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社稷重于美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社稷重于美色

而中国政府与比利时政府之间的军火贸易给意大利纳粹政府一个很大的启迪,同时中意两国一直以来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国联中也互为支援。中意两国建立的生化武器工厂,每年为意大利政府秘密提供资金,供墨索里尼个人挥霍。 如果意大利租界还给中国,那么日本租界就像是孤悬于海外的岛屿一般了。 “如果意大利政府真的把租界卖给支那,我们日本租界怎么办?”内田康哉郁闷不已地说道,“到时候支那的隔离墙一旦建立起来,日本租界就像是监狱一样了,四周都是六米高的铁丝网高墙。我们日本侨民去支那是做生意的,不是蹲监狱去的。” “你有什么建议呢?”西园寺公望问。 “天津日租界的面积和意大利租界的面积相差无几,如果意大利放弃,我们也可以考虑放弃。”内田康哉说。 “不可能!”陆军大臣山梨半造和海军大臣财部彪异口同声地说道。 西园寺公望反倒沉思起来,说:“天津是一个什么位置?” “天津的位置?” “是啊,天津的位置。”西园寺公望问,“如果我们失去了天津日租界,会不会干扰我们的中国策略?你们海军有没有信心在中日交火中重新占领天津?” 财部彪道:“天津的炮台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被拆毁了,天津即使回到支那人的手中。也已经无海防了。” “支那无海防啊。”西园寺公望笑道,“那么把海边城区还给他们,实际上对于我们在战争之中并没有什么影响了?” 财部彪点头说道:“是这样的。支那的最大型的战列舰仅仅是内河战列舰,他们需要拱卫长江,所以肯定不能放在天津港口。即使放在天津港口,以我们大日本帝国海军的火炮,只需要半个小时,支那海警部队就会全军覆没。” “别吹牛皮啊。”山梨半造调侃道,陆军和海军平日就争斗。这时候也不忘记损上几句。 财部彪冷笑道:“东西伯利亚打了一年没打下来,可不是我们海军干的事儿啊。” 山梨半造气得够呛,偏偏又反驳不了什么。日本陆军在东西伯利亚上和一群俄罗斯猎人打了上半年,又和苏俄军队打了下半年,除了打平就是没赢。日本陆军被日本海军嘲笑为旱地龟,日本陆军面上也很无光。陷入了想打打不赢。想走太丢面儿的尴尬境地。 如今日本大藏省(财政部)还得每个月为日本陆军在东西伯利亚提供近两百万日元的财政预算,这早就让海军部上下不服气了,每个月两百万日圆,一年就两千四百万圆,足可以买一艘战列舰了。 要是打赢了也就罢了,关键是打不赢啊。 托jvis流感的福,东西伯利亚战场暂时停止战斗了,日本政府只需要支付一半的军费就可以了。可即便如此一年算下来也要一千万日元啊。于是海军部还是生气,没事儿总是挤兑挤兑陆军部。 “动用一切关系。一定要从中国进口一些药品,另外,一定要打开支那市场。其他市场尽管占据日本海关的大部分,可是支那市场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市场,支那有一句俗语叫做远水解不了近渴,支那市场是我们嘴边的肥肉,如果打不开他们的市场,我们还谈什么其他国家贸易。”西园寺公望缓缓地说道。 内田康哉说道:“打开支那市场,一定要先打动一个人,中国尚武将军王茂如,中国的幕府将军啊。”说道王茂如的时候,内田康哉也不得不将蔑称支那改为中国,日本就是这样一个崇尚强者的民族,王茂如在他们眼中是强者,所以他们尊重。 西园寺公望说道:“参谋本部有什么方法吗?” 陆军参谋总部参谋次长福田雅太郎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久的线索,说道:“或许亚细亚兵课的一个线索可以试一试,我们在王茂如身边放了一只跳蚤。” “什么?”众人惊讶不已。 福田雅太郎苦笑道:“可是这个跳蚤早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了,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帮助我们。” “他的地位如何?”内田康哉问。 福田雅太郎说道:“她的是一个谜啊。” 在拒绝了日本政府的要求之后,外交总长陆徵祥感觉身心疲惫,并且感到头有些眩晕立即前往医院看了一下,大夫对他说是劳累过度建议休息一阵。陆徵祥苦笑道自己哪能休息,医生告诫说你如今因为劳累身体虚弱,极容易感染jvis,一旦感染医生也无能为力。王茂如得知陆徵祥生病,立即严厉要求陆徵祥必须休息,并让陆徵祥的之子陆少华务必陪父亲呢在家静养一周。 陆徵祥的工作除了由顾维钧分担之外,王茂如也将国防部外涉司司长张奎安调往外交部帮忙,实际上是在为张奎安做转职准备。外涉司是王茂如做军阀的时候设立的特殊部门,作为军阀的外交和与其他军阀沟通的机关,而随着全国一统这个外涉司有的时候显得多余,有时候又和外交部职能重合。王茂如早就想要裁撤外涉司,可是张奎安功劳甚大,是他成功路上最坚定的基石之一,国防军的元老之一,王茂如必须妥善安排张奎安的职务。而随着王茂如将来竞争大总统,势必要将政府进行一翻人士变动,张奎安必须是自己自己的左膀右臂,将来也是总理之才。 张奎安得知自己被调往外交部之后,心下一思量,立即明白王茂如的意思,定下心来辅佐顾维钧。军方出身的张奎安在外交部一出现,就宣告了中国外交的强硬态度,尽管张奎安本人只是一介文弱书生而已,但其强硬的态度和机智的回绝,都更加让日英法等国的无奈。 当王茂如忙过政府之事后终于得空疲惫回家,一顿饭后诸人都退去休息,美咲走到了他的跟前,坐在他身边小声地说:“秀盛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到书房吧。”王茂如带她来到书房之中,稍微坐定之后,美咲跪在他的面前,抬起俏生生的笑脸,双眼泛着泪珠,我见犹怜的娇兮让王茂如很是心疼,赶紧将她扶起来,美咲却不肯起身,王茂如问道:“怎么不起来?” “我有一件事请求您,秀盛哥哥。”美咲说。 王茂如笑了一下,安静地说道:“你是想替你的同胞请求我,是吗?” “嗨。”美咲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她哀求道:“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我已经嫁给你了,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了九年了,已经是一个中国人了。可是我不想看到我的日本同胞受苦,我不想他们每天面临死亡的威胁。” 王茂如道:“他们可以不用受死亡威胁,都是日本政府,都是日本政府的错,都是日本的军人把持政府。如果他们没有占林中国旅顺大连青岛台湾等地,我可以无偿捐献给日本一千万银元的药品和物资帮助日本百姓渡过难关。可是我不能资助,为什么?因为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把殖民军放在我们中国人的土地上,占着中国的租界。我捐款就代表着什么?不是代表着我是一个好人,不是代表着我是一个人道主义分子,而是代表我在卖国!我在出卖自己的国民!也许几天之后,我立即就会被赶下台,我立即就成了千古罪人被谩骂指责。” “不,不会的。”美咲哭泣道,“你是一个好人,他们会说你是好人啊。” 王茂如站起来,摇头大声说道:“好人?好人?哈哈哈,好人!你没有在这个国家出生,你不了解这个国家的国人多么的自卑,我们中国人是自卑的,我们中国人受尽了侮辱,我们中国人受不了一丁点的挑衅。所以,如果我要求政府援助日本,我一定会被自卑的国人钉在耻辱架上谩骂千年。”他蹲下来扶着美咲的肩膀,谨慎地说道:“出于个人感情,我可以支援日本,但是作为政治人物,这个时候我是不会做出任何让我的政治形象受损的决定的。” “我求求你了,多少个母亲,多少个孩子都在哭泣啊。”美咲泣声道,她抓着王茂如的大腿哀求道:“你能够提供多少援助都行,药品,一定有药品的,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第一个研制出了预防超级流感的药品,你一定能帮助的。” 王茂如嗟叹道:“现在我在和日本政府打交道,日本不做殖民者,中国才能帮助他们,中国总不会帮助一个拿着刀正在杀我们的人吧?所以,这需要中日共同的努力。如果还是日本军人当政,恐怕……唉。” 美咲咬着嘴唇望着他,心中无比凄凉,比起国家社稷,自己在他心中地位却是那样微不足道吗?她再一次忍不住无声地流着泪,王茂如也知道自己对美咲的拒绝伤了她的心。但国家大事,绝不能被儿女私情左右,他必须铁着心肠转身离去。 “秀盛哥哥。”美咲绝望地哭泣望着他的背影说道。 “唉——”王茂如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