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是宁折不弯还是忍辱负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是宁折不弯还是忍辱负重

民国十二年8月28日,中国国务总理唐绍仪,国防总长王茂如,官袁克定,参议长师少阳,众议长刘恩格五人在北京颐和园与日本驻华大使吉田伊三郎、法国驻华大使傅乐猷、英国驻华大使麻克雷签订了《中日法英四国汉口归还条约》,从今天开始,中国汉口正式全部收复,再也没有租界这个地方了。 当天全国报纸和电台向所有国人进行了宣传,中国再一次收复了三块领土,这是属于中国的再一次胜利。 自然,赎回租界纵然令国人骄傲,可是也引起国内一些激进人士尤其是青年人的不满,他们希望能够以更加强硬甚至铁血的武力收复方式对租界进行收复。 领土问题不能谈! 青年人毫无疑问是热血沸腾的,是民族脊梁,他们的想法尽管幼稚却不乏勇气。对他们的任何解释都会被视作软弱的借口,王茂如也犹豫是否要作出解释。面对四国列强,中国是无法用武力收复的,冒然行动只能给脆弱稚嫩的中华民国带来灾难。可是解释能够被这部分热血青年听进去吗?如果解释被在中国的外国文化走狗利用,视为中国,反倒是引起国家麻烦。 宁折不弯,还是忍辱负重? 王茂如选择了后者,但是这个名声却给了唐绍仪,此时的国务总理,成全唐绍仪的恢复中华荣耀的梦想,同时也让他背负了软弱领导人的名声。后世势必会指责此时的政府是一个软蛋。没有骨气,如果有钙片或许有些激进年轻人还会送给唐绍仪等领导人钙片。可这毕竟是权宜之计,是卧薪尝胆。是一种厚积薄发的准备。 从这一点来说,唐绍仪是给王茂如挡住了子弹的,将王茂如在外交中无可奈何的妥协全都背在自己身上,成全了王茂如高大全的形象。 两人心中早有默契,却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8月29日,国务总理唐绍仪前往湖北,与湖北省长张佩瑢、在湖北名望甚高的士绅代表黎元洪。三人共同代表中国政府分别接收日租界、法租界、英租界。沿着长江,中国政府从上午以此接收日法英三处租界,并将三处租界以镇命名。分别以在西域之战中阵亡的第二十九师团长孙烈臣、第二十九师团军务长闫永清、第三十九师团113旅旅长唐生智的名字依次命名为孙烈臣镇、闫永清镇和唐生智镇。 中华五色旗一日之间三度升起,《无衣歌》三度响彻,中国政府果真一日之间将汉口全部租界收复。 武汉三镇百姓兴奋地燃放起了烟花爆竹庆祝这来之不易的外交胜利,三镇的学生工人自发地组织起游行庆祝。一些激动的学生当中落泪。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更是嚎啕大哭,为中国之收复国土而喜极而泣。 以往那趾高气昂的外国警察和军人,如今只能灰溜溜地在军营中,等待回国的消息了。相反,中国警察却昂首挺胸地走进了租界,站在街头上,那骄傲的模样无不在宣告中国的一个胜利。 与此同时,在国务院中。诸多政府官员为收复租界而举办了盛大的庆功宴会,唐绍仪、王茂如、萨镇冰、陆徵祥、顾维钧、李景林、林长民、梁启超、吴兆麟、师少阳、刘恩格、周道泰、许兰洲、胡适、李子文、徐鼐霖、马六舟、朱启钤、刘珂、哈尔巴拉、潘傅、蹇赞录、宋子文、张弘扬、张毅伟、林森、张静江…… 对于收复租界。王茂如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意外之喜,但机会来了就要把握住,伤敌一千自损一百这一招的确有用,这让他大喜过望。这一次将日本折磨成经济全面陷入瘫痪,也是从未想过的喜讯,这个一直以来坑害中国希望能够让中国分裂的对手,没想过中国会使用出这种绝户计来。但是这种招数也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军情司的人绝对要保守住这个秘密一直到死都不能透露,否则中国将成为世界公敌。军情司的特工们自然也知道,他们若是泄露半点风声,国家就完了。尽管饱受良心的谴责,但没有一个人张嘴,更多的则是选择了焚烧掉所有的资料之后自杀身亡,以结束自己为了民族崛起却损害人类的作为。 当然,在庆功宴场的所有人除了王茂如之外,谁也不知道甚至没想过日本病毒大流感是中国国防军研发的流感病毒,这是一种细菌武器,在全世界还没有人将细菌做武器的尽头,中国国防军算是开了一个先例了。但是中国的代价也是很沉重了,为了应对病毒反噬,中国政府投入了一个亿,为去年政府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 庆功酒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朱启钤走到王茂如跟前说道:“秀盛,这次对各国租界收复谈判,你在背后出力不小啊,武汉租界收复,你立头功。” 王茂如摇了摇头笑道:“岳父夸奖了,秀盛不敢当,愧不敢当。” 朱启钤道:“我当下有一件事要求你帮着我合计合计。” “岳父请讲。”王茂如问。 朱启钤道:“是张家的张大公子,向小女提亲一事。” “是湄筠?”王茂如问。 朱启钤道:“然也。” 王茂如想了想说:“若是论关系,张家将来必定是名门望族,高攀于朱家却也理所应当,只是我记得张公子已经结婚了吧。” “啊?”朱启钤吃惊道,“早已经结婚了?” 王茂如道:“他的结发妻子比他大三岁,是张作霖至交好友于文斗之女,颇有才华且贤良淑德。” 朱启钤道:“这个张作霖,居然让我女儿去做妾……”说到做妾,这朱启钤便说不下去了,因为朱淞筠也嫁给王茂如做了一个妾,这话倒是怎么说呢,不能指着秃子骂和尚吧。 回家之后王茂如将此时告诉了朱淞筠,朱淞筠忍不住笑道:“湄筠才看不上他,说他长得是俊美,就是……没男子汉气概。” 王茂如问道:“谁有男子汉气概?” “你呀。”朱淞筠半开玩笑半试探地搂着王茂如的胳膊说,“要不然你把我妹妹也娶了吧,我姐妹两个也做娥皇女英如何?” 王茂如赶紧摇头道:“在我眼中小五就是个小孩子,小妹妹,我可对她没有半分兴趣。” 朱淞筠笑了起来,又问道:“对了,北京军变已经平复了,那些人都怎么样了?好像没什么声音了呢?” 王茂如道:“该处理的都处理了,该关起来的都关起来了。” 朱淞筠道:“对了,多亏张德磊当日救了我,秀盛你得重谢与他。” 王茂如点点头,道:“一干有功之臣,我都会厚待,淞筠不需惦挂。” “那我呢?”朱淞筠托着下巴问。 “什么?” 朱淞筠道:“你不是让我去开滦煤矿,去接手管理煤矿吗?因为这一档子事耽误了,我什么时候去?” 王茂如忍不住笑道:“你还想去?” 朱淞筠点头道:“自然是想去,我堂堂开滦煤矿副董事长,岂能不亲自去管理。” 王茂如说道:“行,你若是想去,随时都可以去了,只是你去了彤兮怎么办?” 朱淞筠苦着脸忧虑道:“是啊,彤兮还小,怎么办才好,不如交给三姐玉蝉吧,她人好,让他帮我带带。” 王茂如道:“也只能如此了,孩子大一点就好了。” 次日朱淞筠带着王茂如给他派出的一队近卫队乘坐火车抵达开滦煤矿,开始接手管理开滦煤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