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开滦煤矿股份改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开滦煤矿股份改制

开滦煤矿股份之复杂让朱淞筠头疼不已,各种利益盘横,各种股份清算起来繁琐无比,开滦煤矿既有王茂如的股份,又有日本人的股份,还有国防军的股份,各种达官贵人的股份,朱淞筠的确是看了之后也大感无奈。更让她难以清算的是开滦煤矿的财产评估问题,在当地有许多本地利益交错其中,居然有八个帮派在开滦煤矿上有关系,甚至有三个帮派直接向开滦煤矿的矿工收取保护费。 当听到上面派来一个大人物要清算财产之后,首先受影响的自然是本地的帮派,他们立即表示给大人物一点教训,尤其是听说这次来的大人物居然是一位娇滴滴的美娘子,各位帮派大佬更是淫笑着说不如娶来小娘子,将来这开滦就是咱们的了。 随后八大帮派鼓动煤矿工人罢工,以此来阻止清算煤矿资产,并将一些前来清算的先生打伤赶走,同时派人骚扰朱淞筠等人的驻地。不过负责保护朱淞筠的人不是善茬,这些近卫队都是见血眼开的主,所有骚扰人员一律格杀勿论。这下开滦煤矿乱了,尽管死了十几个帮派人员,可是却引发了采矿工人的新一轮的抗议和罢工。 前一轮罢工尚未完毕,新一轮罢工再一次来临,导致诸多股东对信任副董事长朱淞筠的责难,纷纷质疑她的能力,要求朱淞筠立即离开开滦煤矿。督办栾元生无奈地对朱淞筠表示,五大股东其他四大股东和一些小股东们拒绝由朱淞筠来管理。 朱淞筠一个人撑了几天之后。决定还是寻求帮助,只好再一次求助军方。在开滦附近的山海关有一个营的国防军驻军,营长侯德柱一听顿时吓得够呛。居然还有人敢难为尚武大元帅的夫人,立即带兵进入滦州。但这件事只用部队是不行的,帮派势力藏为民中,军队不能对民动手。 朱淞筠只好打电话给王茂如,王茂如微微一笑无所谓地说:“交给我吧。” 王茂如之所以觉得无所谓是因为他认为这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儿,他自己来处理都是杀鸡用宰牛刀,便问中情司李木鱼说你们中情司有没有女主事。帮我一个小忙。 李木鱼立即大叫起来,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这儿正有一位姑奶奶天天待着没事我们看着闹心呢。”随即将六课课长涂丽君被李木鱼派给了朱淞筠去处理开滦事件。 论相貌,涂丽君比朱淞筠漂亮,论手段,涂丽君经过多年的间谍培训。论心狠手辣。涂丽君计杀何如飞一家,有涂丽君帮助,朱淞筠倒是有了一个狠助手了。涂丽君又从中情司带来一批特工,纷纷进入滦州打探八大帮派,调查了几天之后,由侯德柱的士兵进行逮捕,一夜之间铲除了三大帮派,随后叫齐了所有开滦煤矿工人的面召开大会。 涂丽君数千工人面前。用竖起了十几个大喇叭,冷冷地说道:“我姓涂。生灵涂炭的涂,今天我要让大家好好看看,作威作福的人,和过我作对的人,和我的姐姐作对的人是什么下场。来人,把他们给我塞进坑道里面去。” “是!”涂丽君的手下将三大帮派一百多弟子赶入一条坑道内之后,立即炸毁了坑道,一百多帮派弟子惨遭活埋。 涂丽君摇头道:“救出他们要从那个地方挖,挖多久能救出来?” 工人们以为涂丽君想要救人,毕竟公开屠杀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苛刻,有违天和,影响恶劣。他们以为涂丽君炸塌了坑道是在吓唬吓唬那三大帮派,挖出来之后给他们教训呢,于是纷纷献计献策,岂料到涂丽君下令将这几条与之靠近的坑道也被炸塌了,那帮派分子一点点活命的希望也没有了。 涂丽君狠辣的手段立即震慑了所有人,开滦煤矿的罢工立即停止,所有工人一律返工,其他帮派的人也知道了这美娇娘董事长是谁,居然是尚武大元帅的老婆。当即所有人都吓傻了,商量了一下,赶紧走吧,别再滦州待着了,留在这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朱淞筠得了涂丽君的帮助,对她很是感谢,便和她结拜为干姐妹,朱淞筠年纪大六岁便做了姐姐。朱淞筠也担忧被杀的人的家属上北京上告,涂丽君冷笑道:“姐姐放心,一来我杀的这些人都是帮派之中没有亲属的亡命徒,二来那些有亲属的……上告亲属也死在半路上了。” 至此,朱淞筠真正控制了开滦煤矿,他才逐渐对滦州煤矿资产和股份进行评估,并且查处了一大批贪污在煤矿上贪污的主事人员。在查账过程之中,朱淞筠发现开滦煤矿督办栾元生有贪污受贿并且私自与外国商人交易等重大嫌疑,而栾元生在得知之后也立即准备转移自己的财产试图挽回。不过一切都晚了,涂丽君当即将其捉拿,并且拷问得知八大帮会每年都要向其孝敬数额不菲的利钱。怪不得在朱淞筠抵达开滦煤矿之后,开滦煤矿立即乱了起来,是栾云山在背后指使。栾元生被查办之后,在其户头上和家中发现了高达三百万银元的资产,这个曾经帮助王茂如很大的开滦督办,实际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贪污犯啊。 “杀了!”王茂如在得知情况之后立即下令道,“家产充公,有了这笔钱,国家富裕很多啊,足以买回来一个租界了。” 经过评估,开滦煤矿所有资产价值达到两百万银元,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燃煤价格不断攀升,开滦煤矿才被越来越多的人盯上。朱淞筠在经济上很有一套,很快分清了股份,并对原有股份进行了重新评估,认为日本福冈财团持有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并不公平,福冈财团在收购了前清滦州煤矿百分之三十股份之后一直以来没有对煤矿进行投资,反而不断地挖掘煤矿变卖赚取利益,所赚取的资产已经远远超过其投资。在开州煤矿与滦州煤矿合并为开滦煤矿之后,福冈财团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却未变,这让其他股东早就萌生不满,只是碍于日本政府作为其后盾敢怒不敢言而已。 有了朱淞筠这座靠山,其他股东决定召开股东股份评估大会,对股份进行重新划分。在三次通知福冈财团却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其余百分之七十的股东进行股份划分会议,在会议上大家对这些年来资产的投入和管理,以及开滦煤矿的原始股份的评估也进行了研究讨论。 最终,除福冈财团外其他股东决定对开滦煤矿的股权分配进行重组,在官办改制为私办过程中,政府控股全部放弃,改为政府税收。不过由于资源是国家的,煤矿的税收相应地也比以往增加了两倍,只是股东们赚的少了些,但却拥有完全的自主权了。 其中在投入一百万万银元之后王氏从5%的股份增幅为25%,国防军军方因并未进行投入,因此股权总20%缩减为10%,日本福冈财团也由30%减少到10%,国防军的部分军官股份由18%减小到14%,而其他私人股东首次获得巨大利益,由原来的17%的股份一跃达到41%,他们长年累月的投入终于得到了回报。而朱淞筠通过利益拉拢,使得大部分股东坚决支持朱淞筠的股份改制。 至于福冈集团为什么没有来中国,那是因为此时的日本发生大地震了,日本终于大地震了。 王茂如在9月1日这一天,坐在国防军国防总长办公室里,从早上就开始盯着地图,盯着日本,就等着日本大地震。对于一个熟悉历史的人来说,日本的这次地震,是多么过瘾多么有意思多么不可被忘记啊。 让地震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