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雪上加霜的日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雪上加霜的日本

民国十二年即西元1923年9月1日上午11点58分,位于日本的神奈川县发生了8.6级地震,地震以神奈川县为震中,向南北开始蔓延,最终酿成了日本最著名的关东大地震。 在地震之前,日本全国已经实行了戒严,并且根据中国抗击病毒流感的经验,日本天皇下令发出十诫令。该十诫令完全照抄中国卫生部颁发的抗击日本瘟疫十要求,当然,中国政府也没有对日本要求版权。日本政府积极对抗这次超级病毒流感,已经逐渐取得了效果,死亡人数呈下降趋势,日本国民振奋不已。 不过,这场关东大地震让日本再一次陷入了一片哀鸿之中。 地震发生时又正在中午,东京等地的市民忙着做午饭,许多人家炉火正旺。大地震袭来,炉倒灶翻,火焰四溅,火星乱飞。位于关东地区的东京、横滨两大城市不仅人口稠密,而且房屋多为木结构,地震又将煤气管道破坏,煤气四溢,遇火即燃。居民的炉灶提供了火源,煤气、木结构房屋又是上好的“燃料”,几种因素的组合,使东京等地变成一片火海,爆炸声、火灾中人们的呼救声此起彼伏。东京、横滨虽然开始火势很小,但因为地下供水管道破坏,消防设施也已震毁,许多街道拥挤狭窄,消防人员根本无法扑火。救火人员千方百计从水沟和水井中抽水,但是无济于事。当大火临近时。人们争着携带家财用具,拉着人力车逃命,结果堵塞交通。贻误救火,而且把火带过马路,使火势不断蔓延。火长风势,风增火威,熊熊烈火卷起阵阵旋风又使着火区不断扩大。 特别悲惨的是东京下町区(墨田区),约4万人逃到被服厂广场避难。因地处下风,不久广场就被猛烈的大火包围。无路可逃,许多飞溅火星随风而至,衣物家什开始燃烧。整个避难广场一片火海。有不忍烧烤的人跳入河中,不是淹死就是被高温河水烫死,3.8万人活活烧死于此地。 大火燃烧了3天,直至可烧的烧尽。 这场灾难造成日本关东地区伤亡高达25万人。直接死亡人数约为14.3万人。财产损失简直称得上是天文数字,位于神奈川县的几乎所有重工业工厂造船厂机械厂包括三菱工业等工厂毁于一旦。 而9月1日的东亚几乎所有国家都略有震感,不过北京的震感很弱,王茂如还以为因为自己这只蝴蝶煽动了亚洲的风日本不会地震咧。 9月1日,以参议院议长师少阳,参议院次长吴兆麟,众议院议长刘恩格和众议院次长梁启超四人为首的中国政府代表,在天津正式接管意大利驻华租界。接二连三地接管收复外国租界。给了困境之中的国人一个巨大的惊喜,也给了国人战争疫情的信心。 然而9月2日的中国各大报纸头条却并非中国收复天津意大利租界。而是日本在昨日的地震。尽管震情不得而知,甚至连日本的通信都中断了,但是中国记者们充分发挥了想象力,将日本的地震描述的就像是亲眼见到的一般。《日本发生有史以来最为严重大地震》——燕京日报 《雪上加霜 日本政府已经失控》——天津日报 《前有jvis,后有大地震,日本何去何从?》——申报 《横遭国难,何不放弃关东州以求援中国?》——武汉日报 《日本大地震估计死亡人数高达60万人》——羊城日报 《特大新闻,日本大地震,死伤无数!》——天府新闻 当然日本地震到底如何也,短短一日在这种通讯不发达的年代中国的新闻人只能靠想象,甚至有的新闻人都撰写出日本沉没的消息,博大家一笑。 但是因为这次大地震东京地区还是成为一片废墟,日本天皇的官邸甚至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不得不采用信鸽这种古老的形式来向外传递消息。东京附近的电力设施全部摧毁,位于横滨的横滨国立造船厂居然沉入海底。 此时由于关闭海关交易已经半个多月了,中国政府此时仍旧处于“闭关锁国”状态。 这个闭关锁国的确是给中国政府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尤其是在外交领域,因日本病毒流感的关系中国拒绝与欧洲国家进行交易。对于中国而言,千百年来自给自足的经济形势完全足以在“闭关锁国”中自我创造财富,中国不需要外国也照常生产生活劳动,没有外国罐头,咱老百姓自己吃萝卜。而对于外国列强而言,没有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他们则非常焦急,中国的瓷器、茶叶、大豆、小麦、高粱、稻米、花生、棉花、芝麻、蔗糖、丝绸、刺绣、烟草、钨矿、机器等都是他们需要的材料,尤其是对于追求高品质生活的欧美国家而言,中国的瓷器丝绸甚至刺绣——尤其是广绣,已经是欧洲富裕家庭必不可少的生活品。 历史上欧洲对中国的商品就极为着迷,甚至为了能够打通于中国的交易要道不惜发现美洲新大陆,由此可见中国商品对欧洲的重要性,而欧洲商品事实上对于中国百姓而言——除了洋油灯里的洋油,其他什么作用也没有。 因此中国的闭关锁国给中国带来的一定的利益,也促使各国对中国政府的地位重新定义,这是一个高度集权的国家,这不再是一盘散沙。 这种闭关锁国其实对中国的伤害也同样巨大,中国本身科技水平就已经落后外国十几年,此时若不奋勇追赶,长时间做缩头乌龟地闭关锁国,必定让中国再一次丧失发展良机。但也正式因为“闭关锁国”这半个多月内。王茂如从国情到军队到民生对中国进行了全方位的接管,王茂如知道这种权利诱惑非常大,但危险更甚。 9月2日。当陆徵祥和顾维钧早上联袂前来找到王茂如,向其询问是否应该结束“闭关锁国”状态,王茂如沉默许久之后才说道:“才半个多月就受不了了吗?中国经济有没有崩溃?没有!我们还能坚持,何必着急开关?” “秀盛,列强已经忍无可忍了,如果在这样继续下去,恐怕会发生战争啊。”顾维钧担忧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说:“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是更严重的是日本。” “日本怎么了?” “日本发生大地震,各方消息评估死伤高达五十万人(由于数据不准确。从日本传递回来的死伤人数为实际的两倍)。”王茂如皱着眉头道,“而且日本此时正值病毒流感爆发,我担心的是,死伤外加流感。会造成日本新一轮的大瘟疫。” “这有什么。”顾维钧笑道。“我们前一次日本病毒大流感不是挺过来了吗?能够完美地控制住这一场大流感,秀盛你居功至伟啊,你还害怕下一轮?” 王茂如心中苦笑起来,有些话还不能说,前一次的病毒流感是我们特工故意在日本传播的,我们有药啊,再加上预防措施,我们自然能创造神话。可是一旦病毒流感和瘟疫细菌掺杂在一起造成真正的“日本瘟疫”。这就难以控制了。他说道:“所以我们要等待,等待日本方面的一切消息。这样吧。闭关锁国首先解禁一部分,中国出口业全部恢复,进口业暂时停止,时间还是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在考虑进口业的恢复。至于市民出行仍旧必须佩带手套口罩,学生恢复上课,工厂恢复工作,但不得在人多处聚集。” “若是再暂停进口,我们的汽车没油汽油了。”陆徵祥苦笑道。 王茂如想了想,道:“陆外长,顾次长,我认为你们说的对,中国闭关锁国已经长达二十天,对中国造成的伤害同样也很大。这样吧,除了日本的货物之外,适当恢复一部分进口名单,名额和规模交给你们。” “可是日本……”陆徵祥担心地问,“会不会趁机发难?” 王茂如说:“不用担心,日本是病原国,对日本禁运的又不单单只有中国一国,如果日本问起,就说中国跟随英美法三国的态度而定,如果三国对日本货物开关,我们就解禁。” “是。”陆顾二人笑道,这明显就是拿日本的盟友来对日本反戈一击嘛。 中国的闭关锁国政策适当放开之后,各国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真是一个高效的集权的国家,由上面一声令下,百姓甚至不能出屋,不能工作,拒绝购买一切外国商品,拒绝与一切外国人有任何交往。 如臂指使般的国家体系,让一直以来都以自由和民主而著称的外国见识到了中国传统阶级的力量。中国是一个能迅速集中国家能力干成一件事儿的伟大国家,例如这次的对抗大流感之战,中国就打了一个大胜仗。 令日本国民最害怕也是令王茂如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日本的关东大地震之后,难以根除的jvis流感与大量尸体没有及时清理所产生的瘟疫同时出现,产生了一种变异的瘟疫病毒,这股瘟疫甚至传染到了参与救援的日本军队之中。驻扎在日本关东的第15师团甚至有五分之一的士兵因为这场瘟疫而死亡,这是王茂如也前所未料的。 日本立即向全世界发出求助,人口为七千万的日本,在这一个月的地狱般的灾难面前,几近崩溃。超级瘟疫病毒从日本的关东州开始向整个日本蔓延开来,日本每日死亡人数都高达几万,整个日本陷入了末日恐慌之中,甚至很多人为了不受到这种恐慌选择跳海自杀。仅在9月10日这一天,日本就有高达四千人跳海自尽,甚至日本东京湾都被尸体堵塞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