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趁火打劫的中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趁火打劫的中国

为了遏制恐慌,日本裕仁皇太子迅速执掌政权,并且宣传,这种超级瘟疫病毒是由朝鲜人下毒导致的,将恐慌的源头制止在日朝鲜人。这下朝鲜人惨了,愤怒的日本人见到在日本的任何朝鲜人都要将其杀死,甚至在日本的华人也难以幸免于难。大概一万在日朝鲜人被屠杀,而在日属韩国,愤怒的日本驻韩殖民军则对朝鲜人进行秘密屠杀。整村整村的朝鲜人被日本殖民军杀害。 此时很多中国慈善家开始希望对日本进行捐款,并且向政府提出援助东亚同胞不要趁火打劫的口号。 历史上中国政府对日本的不遗余力的援救最终酿成了日本国人上下看到原来中国经过这么多国家的剥削这么多年的欺压还拥有如此多的财富,日本国人对中国的援助一面嘴里说这感谢,一面心中充满了贪婪。 一个日本老师在课堂上拿出一个有红又大的苹果问学生,你们想吃这个苹果吗,日本小学生说想吃,日本老师说:“这是产自中国的苹果,你们想吃的话,长大之后去中国抢,抢来就是你们的,中国有无数的苹果,无数的财富,让我们日本人享用不尽。” 救援?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此时中国政府终于决定对日本提出援助——用重庆租界,苏州租界,杭州租界,天津租界来换中国的粮食,药品,罐头,纱布甚至消毒水等。 日本政府大骂中国发难民财斥责中国政府没有道德,没有底线。是一个无耻的政府。而中国政府外交次长顾维钧此时反问日本:“你们占领着中国的土地,却在谩骂中国无耻,你们在中国的土地上画一个圈插上日本国旗就可以蔑视我们中国。你们是多么道义的强盗啊。” 援救东亚同胞的这个口号得到了王茂如的古怪回应。 王茂如立即通过通电回复说:“中日双方一衣带水睦邻友好,历史上因为领土问题产生许多摩擦和仇恨,远的有旅顺大屠杀,近有济南大屠杀,并且中国大连、青岛、台湾被日本占领。但是我们中国还有很多对日本心存感激的曾经留日的学生,他们对日本有着深厚的感情,并且秉承着人道主义精神。希望能够救援日本。中国政府绝不会阻拦这些人援助日本的行为,并且鼓励人道主义救援。” 王茂如代表中国政府这话说得,听在别人的耳中你中国到底是救啊还是不救啊?对日本深有好感?旅顺大屠杀。济南大屠杀都忘了?当下中国青年们听到之后立即不干了,尤其是青促会这些热血青年,他们立即跑到那些筹集善款的慈善家中甚至慈善晚宴上进行百般阻挠。 甚至有激进的青年,刺杀了上海大慈善家肖金玉。因为肖金玉正在积极购买板蓝根冲剂和达原饮。为日本国民援助。而正因为他的积极举动,惹怒了爱国激进青年,在他的慈善晚宴上,一个英俊的男青年乔装化作歌女走到肖金玉身后,对其连开三枪,并高声宣布:“卖国贼肖金玉被击毙,一切卖国贼都是如此下场。” 不单单一些提倡援助日本的慈善家遭到袭击,一些援助物资也在码头遭到焚烧。码头工人甚至暗中向爱国青年们提供信息,哪个仓库哪个位置是援日物资。 一切的一切。中国政府不知情吗? 若真不知情,那中国早就失去控制了,王茂如执掌这一切。这场关东大地震,至少让日本经济和民生倒退十年。 世界上只有一个苹果,两个人不是平分,而是杀死对方,吃掉整个,这是野兽法则,这是丛林法则。亲兄弟亲姐妹之间尚且为财产争得不可开交,两个国家为了生存难道会睦邻友好?睦邻友好,一个多么虚伪的谎言啊。和平崛起,共同开发,共同成长,那是痴人说梦,哄骗无知的人。 此时王茂如在国防部下令,位于辽宁的第五军朱雀军团准备收复辽东半岛,位于四川的第十二军睚眦军团准备收复重庆日租界,位于闽浙赣的第十军穷奇军团准备收复杭州日租界,苏州日租界,位于山东的第十一军精卫军团准备收复青岛,位于京畿的第八军准备收复天津日租界。 国防军立即行动起来,全员准备,枪炮上膛。 如果大战即将来临,中国准备好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国没有准备好与日本一战,王茂如这是在做出一种气势汹汹的态度,让日本政府看到,中国政府不管是软硬哪方面都要收复领土。 而此时日本政府唯一能够做的,只能是表面上做出气势汹汹的样子,因为日本有着亚洲第一地海军舰队,他们不惧怕中国的威胁。可日本的国难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日本政府也不得不考虑对外政策转变。由于外界与日本政府沟通困难——荷兰驻日大使葬命于大地震之中,日本此时必须独自承受中国与日本的地位转变。 对于一个古老帝国的冉冉升起,日本自明治维新后的这四十年的努力就要浪费吗?中日两国对比可知,中国这支庞然大物走一步,日本必须走十步才行,所以日本对中国的崛起极度恐慌。 难道中国真的要趁火打劫吗?当然……是了,只有傻子才不趁火打劫。 所谓不打无把握之仗,王茂如随后召开国防部参谋会议,进行对日攻略大研讨。 会议中由蒋方震提出:“打败日本,需要做的 就是打败日本海军,而打败日本海军,则需要一支强大的中国海军,但是海军是一个吞金兽,我们中国没有办法供养这样一个吞金兽。尤其是今年因为这场世纪大瘟疫,中国政府花费了将近一亿银元,已经没有钱购买海军军舰了。况且华盛顿海军条约中规定了世界各国海军舰队规模……” 王茂如大笑道:“百里兄,你忘记了,我们没有签署华盛顿海军条约,因为我们中的海上力量是海警,海岸警卫队,所以我们不必参加签订。”他随即对众人说道,“但是百里兄说的也对,我们没有钱来供养海军,想要用海军来打败敌人的海军,我们需要二十年。可是战争如果发生在二十天内,怎么办?” 总参谋长吴佩孚道:“放日本军队进入中国,我们再消灭他们。” 张作霖道:“他妈了个巴子的,逼他们从海上跳上陆地。” 蒋方震却看着王茂如笑眯眯不语,恍然大悟道:“原来秀盛你是吓一吓日本啊。” “吓一吓日本?”吴佩孚道,“亏你有这个胆子。” 王茂如笑道:“我一向以来胆大包天。我要让人知道,日本没什么可怕的,甲午我们败了,不代表我们会永远败下去。而且这次日本大瘟疫就是一个机会,一个我中华冉冉升起,日本急速衰落的机会。逼日本跟我们谈判,逼他们回到谈判桌上来。打不打?能不打当然不打。” “以武力威胁。”吴佩孚点了点头,笑道:“倒也是一个办法。” 蒋方震却道:“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对部队进行一次思想整顿,以洗去一个月前715事件的影响。” 张作霖道:“这倒也是,省的大家想得多,他妈的,当兵的想那么多干嘛,听从命令就是。” 王茂如笑道:“七哥,显然听从命令就行是从我们的角度出发的,如果从士兵角度出发,他们终究不是机器,不是我们在这边一拉机器,那边机器就按照指令办。这士兵啊,给我们卖命是为什么?又不是傻子,凭什么卖命呢?一是有好处,二是有理想。有好处可能是得到田地,得到银两,得到女人。有理想可能是获得荣誉或者其他荣耀,如祖先的荣耀,如仇恨——就像是我们中国士兵对日本有一种极大的仇恨,不需要动员一样。” “你这话说的,一套一套的,真是教书先生出身。”张作霖哈哈笑道。 “是啊,不能跟秀盛磨嘴皮子,他说话太快了,我说一句,秀盛能说十句,句句在理大义凌然。”吴佩孚摇头笑道。 “哈哈哈……” 萨镇冰操着不流利的普通话说道:“但是对日作战计划,还得从长计议。我们之前制定的对日作战计划,还是有百里来说吧。” 蒋方震道:“过去的中日作战计划是基于中日之间的力量对比,但是现在中国每年实力上一个台阶,三年前的作战计划已经完全失效了。现在要重新制定一份计划了。” “所以这正是我们今天的议题。”王茂如道,“以前我们的所有对日计划都是以防御为主,但是今天,今年开始,我们对日作战计划将以进攻为主,从陆海空三个方向考虑!”王茂如掷地有声地说道,“把战火燃烧到日本,燃烧到朝鲜!清政府甲午战败但中国如常,这是为何?因为家务之战没有燃烧到中国大陆,国家元气未伤,尚可恢复。所以现在我中华民国也要求,一旦中日之战,我中国将以进攻为主。如何进攻,将由诸位动用大脑。”他的笑容之中充满了和野心,那是对领土再一次裸的索取。 其余众人看到他的眼神,心中震撼,他们了解他,王茂如对领土有着难以置信的,他是一个将开疆裂土视作生命唯一奋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