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周缺德诓骗欧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周缺德诓骗欧洲

随着中国一千四百八十六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实行全面的戒严防疫作战,政府的钱如流水一般花出去,病毒作战是一把双刃剑,全世界各国的经济都因为这次病毒流感陷入倒退的行列,民国政府同样如此。 财政次长潘傅立即找到王茂如,说政府已经没钱了,税收将大为减少,政府已经是负债防疫了,如果“闭关锁国”持续两个月,中国政府将负债一亿银元。 王茂如道:“不是开放全部出易和部分进口了吗?” 潘傅道:“中国海关把握在四国银行手中,开放海关中国政府也看不到钱。”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你们现在先去华夏银行去借钱吧。” “开动印钞机,只会到来通货膨胀金融危机,就像现在的美国一样。”潘傅警告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王茂如叹道,“再坚持一个月,再坚持一个月。” “好吧。”潘傅叹道。 此时军情司在英国的特工绰号周缺德的周德忠通过电台给国内发来信息,经过了他在英国和法国以及美国的两年蛰伏,周德忠成功地调动资金对英国一些企业进行了收购和拆分,随后申请破产。这对英国的疲软经济造成了更加灾难性的后果,一时之间英国股价大跌,受此影响法国股价和德国股价纷纷下跌。而周德忠在此时暗中大量收购黄金,架在在英国劳斯劳斯发动机中。以购买劳斯莱斯发动机的借口,将这一批十吨黄金秘密运回中国。 “什么?十吨?”王茂如吃惊不已,这周缺德在欧洲都干了些什么啊。怎么就弄到了十吨黄金? 当王茂如问周德忠到哪了,军情司次长郑二根笑说其实周德忠已经回到北京了,他现在上了英国情报六处的暗杀名单,并被欧洲宣布为最不受欢迎的人,被全球通缉追杀。王茂如大笑不已,道:“我现在就要见到他。” “是。”郑二根笑道:“您这么着急见到他” “是啊。”王茂如笑道,“快两年没见了。不知道这小子在欧洲耍什么坏,坑欧洲人到什么程度了,也不知道当初给他的钱让他鸡生蛋怎么生出十吨黄金了。” 郑二根嘿嘿一笑道:“要是他骗了你——当然善意的欺骗。你不会怎么他吧?” 王茂如道:“他立了大功,我会怎么他?我奖励他还来不及呢。” “成了!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郑二根笑道。 “怎么?”王茂如问。 “其实我就是周德忠啊。”郑二根嬉皮笑脸地说道。 “什么?你就是周德忠?”王茂如惊讶地盯着他看了起来。 郑二根顿时笑嘻嘻地找了一盆水就要洗脸,王茂如奇道你洗脸做什么,郑二根说我恢复面貌啊。洗过脸之后。“郑二根”从脸上拿掉了一块人皮面具。赫然就是那个仍在人堆之中看不出来样子,但是一双眼镜充满猥琐的周德忠。此时郑二根才敲门走了进来,敬礼致歉道:“报告,对不起大元帅,这小子说要是不这么办,就死也不说十吨黄金在哪。您也知道他的脾气,不过他全身上写没有一件武器。” 倒是让一旁王茂如身边站着的两个护卫吓得够呛,这两个护卫叫做仇海龙和南有粮。都是努尔干兵王学院刚刚毕业的军官,一身功夫了得。单打独斗刺杀指挥排连级作战不成问题。自从715事件以后,王茂如对努尔干兵王学院的士兵青睐有加,在715事件中该校学生对王茂如的忠诚赢得了他的绝对信任。 刚刚两个人紧张地站在王茂如身后,只要这周德忠稍微露出一点敌意,两人立即将其格杀。 不过周德忠显然只是想在王茂如跟前显摆显摆,有本事的人都喜欢与众不同,很是给王茂如吓了一跳。当然,喜大于惊,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啊你,老样子未变,将来老了也是个老顽童。整个中国敢在我面前耍宝的就你一个人了。” 周德忠笑道:“要不是欧洲闹起了病毒流感,我还真不想回来。我乘坐船到了香港之后,就到了广州,乘坐飞机回来的。我军情司特工的身份还真好使,还能坐专机。” 王茂如笑道:“你啊你,真有你的。” 周德忠道:“所谓君无戏言……” “我又不是皇帝,不算。”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您是堂堂国防军大元帅,别骗我一个小骗子啊。”周德忠急了,“大元帅,您给我什么奖励?” 王茂如哭笑不得,道:“你要什么奖励?钱?” 周德忠摇摇头道:“钱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我要特权。” “什么特权?” 周德忠仔细想了想,忽然一拍手,道:“将来我大婚,你要做我的支客(司仪),大元帅,咋样?” “别过分啊。”郑二根在一旁立即说道。 周德忠道:“不过分啊,我一不要钱二不要权,就要一个风光。” 王茂如大笑道:“好,你什么时候大婚?” 周德忠立即说道:“马上……” “什么?” “马上就去找媳妇去!”周德忠立即哭着脸说,“我现在还没媳妇呢。” “哈哈哈……你啊你!”王茂如大笑不已,过了一会儿王茂如想了想说道:“我现在委任你为军情司三号特工。” “啊?我怎么才三号?”周德忠哭着脸说道,“一号二号都是谁?” “你不知道他们,但是他们绝对要比你贡献大得多。”王茂如微笑道,“什么时候你的贡献更大了,我再提升你的号码。” “是。”周德忠郁闷不已,弄回来十吨黄金,居然只排了三号,能不让他郁闷嘛。 王茂如道:“先给你的户头上奖励一百万银元,然后给你安排丰台军营呼伦贝尔路399号别墅,三台汽车,一家专用飞机,是囚牛2运输机,但是停在南苑机场。”他对郑二根说道:“这些都给他办好了。” “是。” 周德忠嬉笑道:“大元帅,您这么看得起我,一定是又要利用我了吧?说吧,要我干啥?” 王茂如打了一个响指,道:“聪明,我就喜欢你的聪明劲。仇海龙南有粮郑二根,你们先出去。” “是。” 众人走后,王茂如这才对周德忠单独说道:“我要你做的事情比较麻烦,你要配合中情司特工一起来做。” “不用,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再说不是还有军情司同僚嘛。”周德忠大言不惭地说道。 王茂如道:“这件事不是在国外,而是在国内。由你负责,想尽办法把海关总署给我黑过来。” “海关?”周德忠皱起眉头,这是一件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啊,“海关……不是政府直接接收吗?” 王茂如道:“废话,中国政府接收总得需要一个借口吧,由你这么缺的带冒烟的人才去算计四国银行把持的海关,咱们政府才好接收。海关接收回来之后,我国财政收入每年至少增加两千万。” “干了!”周德忠道,“我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把海关那帮金毛老外弄死。” “不是弄死,而是弄出事端,好让中国政府有理由接受海关。”王茂如道。 “行。”周德忠笑道,“谁配合我?” 王茂如道:“中情司的特工,任你挑选。” 周德忠这小子的脑筋天马行空,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得了的,王茂如把收复海关的重任交给他,也是指望着他超出常人理解的脑筋能够带来不一样的解决问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