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生化武器是双刃剑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生化武器是双刃剑

正常情况下国家收复海关权力需要国力增强,国家强大,强行收回。但是现在中国还没有强大,没有强大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海关被四国银行(英法美日)控制,这就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除非动用武力同时向四国宣战,否则一般的办法还真难以收复。 交给他吧,也许他能带来惊喜呢。 十吨黄金给中国政府的财政压力暂时以缓解,但是关于这十吨黄金到底怎么弄得,周德忠先是三缄其口,后来才说拆分了五十几座工厂,大部分都是英国和法国化学工厂。这些化工厂原本支持者英国和法国在欧战中对德作战,欧战结束之后这些工厂勉强度日。 周德忠就是利用这些化工厂急于生存,甚至不惜向外国商人求助的心思,偷偷地以美国人的假身份进行兼并,利用倒闭工厂的背景进行贷款兑现,然后申请破产保护。由于这些工厂对英国和法国来说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银行在考虑房贷的时候除了考虑其资产以外也考虑到他们在战争中为国家做出的贡献,这才给予放贷。再加上周德忠手头的资金足够多,每次都能够让银行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财力浴火重生,而破产之后立即走人。 周德忠在欧洲是化妆成为美国的犹太人来办的,所以他也没有暴露自己,只是这一招搞来搞去一年多的时间,还是引起了英国情报机构的警觉。周德忠这才立即逃回到中国来,这一船十吨的黄金他早早地兑换好了。在他离开法国朗斯之后,船才起运。而英法的情报机构重点是找到人,让周德忠又一次钻到了空子。 化装成犹太人这一招让王茂如想到了自己当初搞油田。看来中国人的特征太明显,的确是需要化妆。 犹太人经常干这种拆分贷款破产骗银行钱的把戏,另一个时空之中97年的量子基金更是将这一招发扬光大让整个亚洲都陷入了经济危机之中,严重地重创了亚洲经济。所以周德忠对王茂如说起这个招数的时候,王茂如到没有觉得创意有多少,背后的资金足够大,你就能够把银行玩弄鼓掌之中。周德忠手中的钱不够多。也只能在欧洲骗回来十吨黄金而已。 看来对他的使用,倒是大材小用了。 而此时的日本政府终于坐不住了,在中国的药品抵达日本之后。立即分发给日本皇族贵族有钱人军人,但是药品很快就分没了,远远不够使用。而且这板蓝根冲剂和达原饮同时使用,对超级瘟疫的抵抗效果很明显。日本政府已经不得不有求于中国了。 日本内阁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病毒危机与中国政府在这次事件之中的强盗行径,是的,在日本政府看来,中国政府的行径对他们而言太强盗了,趁着日本国难发财不说,还要求“领土”,暴怒的日本军方甚至扬言一定要对华一战了。 日本内阁经过数次讨论,认为理应坚持下去。绝不能再一次放弃租界了,放弃汉口租界是以天皇的名义来放弃。如果是内阁宣布的话,恐怕就要全部辞职下野了。 彼时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内田康哉是外交官出身,兼任外务大臣,他的主张是通过外交的手段来解决争端,因为日本经济的疲软导致已经发现经济危机端倪,必须由政治家来解决问题。而军人总理大臣只会把国家越高越乱,在《华盛顿条约》之后,全世界都在裁军,日本也不例外,军人大臣当然忍不下心来裁军,所以这件事只能是政治家出身的总理大臣来做。 内田康哉也是首次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超级病毒性流感,地震,瘟疫,崩溃的经济,大量在北方因为和苏俄作战受伤退役的军人,一切的一切让整个日本政府焦头烂额。同时日本内阁也因为中国的趁火打劫而陷入了暴怒之中,争论的话题有两个,是现阶段通过攻击中国来报复,还是暂时隐忍下来过一段时间再选择报复。 不过前提都是……一定要报复,对中国政府报复。 好像这一切都是中国政府的错一样,好像中国占领了他们的领土一样。 日本人正在不断死亡,在大地震之后,日本的人的死亡速度更快了,9月15日,日本因为超级流感和瘟疫导致近四万人死亡……在这么死下去的话,日本就没人了。 日本内阁终于决定了,将对华的报复时间延迟到十年之后,便如甲午海战之前的一些年中,全日本上下齐心协力,团结一致造船。现在,日本摄政王裕仁也决定效仿祖父明治天皇,隐忍下来,再图对华一战。 于是在9月17日,日本天皇以个人的名义宣布,将支持归还中国重庆日租界,杭州日租界,天津日租界,天津日租界,退出鼓浪屿公共租界,退出上海公共租界,归还青岛,但拒绝将关东州(即中国的大连旅顺)和台湾省归还给中国。希望中国政府将全部扛瘟疫和超级流感中药和两亿银元支付给日本政府以作赎金。有了这一批药品和钱,日本应该可以从这次大灾难之中浴火重生。 实际上王茂如低估了病毒给人类本身带来的威胁,这种威胁其实不单单对某一个国家而言是一种伤害,对人类本身来说更加是一种伤害。这也是因为王茂如这个穿越者是生活在百多年后的现代人,那个时候很多大型疫病其实已经消失了,例如天花和麻风病,少部分疟疾尽管仍然在非洲美洲等地流行,可是已经对人类构不成威胁。再加上人类制作的药品有效地抵抗了大性传染疾病,使得后世人自然而然地认为流性疾病并不可怕。 就算是王茂如上学的时候那一场全国性的“”,彼时还是少年郎的他只觉得挺好玩的,政府还给市民免费发放吃的,在学校里出不去正好有空谈恋爱,花前月下没事学校还组织广场交际舞。 恐怕只有大家真正接触到的生和死才能够真正的让人的内心产生恭敬和恐惧,而文字和图片仅仅让大家觉得那只是故事和历史。 流行病毒疾病的再度产生,毫无疑问是一把双刃剑,尽管王茂如已经做好了一些防护措施,可是他将这件事想象的太轻松了,太简单了。 很快,中国沿海地区开始出现了日本病毒流感大规模发作的迹象,在王茂如得知之后,果断采取隔离措施,甚至不惜下令军队可以向任何不服从管束的人开枪射击,所有尸体必须就地火化的严厉规定。 而在9月5日开始,从东南亚袭来的台风袭击了广州,福建,浙江和江苏,甚至引起了云南,广西,贵州,江西和安徽的暴雨这更加使得对超级病毒的防护难上加难。 整个世界似乎都受此影响,陷入了恐慌之中。 9月15日,就在日本政府宣布愿意与中国就归还租界进行谈判的时候,根据国防军的统计,从8月7日中国出现日本超级病毒流感开始,中国已经有近八十万人死亡——可以说,王茂如就是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刽子手,这场超级病毒在非洲传播得更加剧烈,引发北非和亚洲部分国家如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英属也门、英属印度等国家近千万人的死亡。 王茂如如今也不再自信满满的了,他感觉自己玩大了,的确是玩大了,也难怪后世全世界都在规定生化武器尤其是病毒是必须销毁的武器,也难怪美利坚以拥有生化武器为借口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法国对叙利亚发动战争的时候,西方国家的国民一致支持,而东方国家的人根本觉得这帮白人在无理取闹。 这就是双方的历史问题了,在中国历史上瘟疫等疾病从来没有给中国带来毁灭性的灾害,甚至瘟疫给中国每一次都带来涅槃重生一般的机遇,而白人们和美洲的印第安人们一个是有几次差点被灭绝种族,另一个已经被灭绝了种族。 现在王茂如关心的除了防疫之外,就是日本政府是否真心的将各处租界真的归还给中国,日本甚至派出了总理大臣兼外长内田康哉直接来到中国进行谈判,可见其急切的心情。 9月17日,美国纽约一天之内死于超级病毒的人高达三千人,这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极度恐慌,整个美国都陷入了这种恐慌之中。有人认为这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甚至有一些黑色宗教出现在全世界各地,宣称只要信仰黑暗宗教,就可以得到解救。这种黑暗宗教其实在中国也有,只是一经发现,不管出于任何目的,不管年龄和性别,王茂如坚决要求消灭,绝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出现邪教。 由于采取了严苛甚至有些灭绝人性的隔离措施,9月20日,日本超级病毒流感在中国逐渐被隔绝开来,而且台风已经过去了,洪水慢慢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