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洞房花烛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十六章 洞房花烛夜

第九十六章洞房花烛夜 左玉琢点点头,那边左玉婵也悄悄走出来,王茂如主动去拉她的手,左玉婵手被拉住的时候,还有些颤抖,过了一会儿才正常起来,王茂如道:“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我会用我的生命和全部,保护你们,让你们一辈子吃得好,穿得暖,活的有尊严,成为人人敬仰的官太太。” 两人听到这话,很是受用他的甜言蜜语,具是一般的感动起来,只是左玉琢主动握住他的手臂,左玉婵低下头红着脸。 当晚牛德禄拜年将王茂如准备纳如夫人,办喜宴的事情告诉了大家,说尚武将军要纳如夫人。准备了一天之后,第三ri这纳如夫人和娶正妻不同,纳如夫人用一台小轿从娘家娶过来,夫君在自己家里等着,不需要八抬大轿新郎骑马游城。不过这左家双珠母亲死了,父亲不知道哪个国家的,也没了娘家。还是怀柔县长穆天贾会办事,认了两个女孩当自己干女儿,嫁给第十一守备旅旅长做如夫人倒也不失了身份。 迎亲的队伍从穆天贾私宅抬红轿子出来,便有人先放了两万响大红鞭炮,沿着怀柔的大街,一路大兵们护送,直接送到了王茂如在怀柔的住处。 下了轿,又放了十万响鞭炮,王茂如扔喜糖,喜得看热闹的孩子抢糖块。左家姐妹跳了火盆,直接送到后厅,闹哄哄的拜天地。这如夫人的地位比正妻要低,结婚的婚服只能穿藕荷sè或者粉sè,不能穿大红sè,但是因为两人是家里如今唯一的女主人,倒也是没有人敢不敬反对。王茂如在前厅邀请众将官喝酒吃肉,便是军营中,今ri也难得每人也发了一坛子酒。许多军士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喝酒,几口下去,便喝的伶仃大醉。 王茂如借口说今晚要洞房一战二,让自己副官处的副官们挡酒,那几个副官哪是喝酒的材料,只让盖天久一个人便灌趴下了,那牛德禄好一些,也是让盖天久那一帮土匪出身的军官给轮番灌倒。王茂如见状不妙,道:“你们自己开怀畅饮,将军我洞房去了。”便落荒而逃,众将官难得见王茂如如此狼狈,哈哈大笑起来。 回到洞房里,王茂如微微一笑,道:“还想灌我,没那么容易。”两个姐妹是分别在两个屋子的,王茂如左右看了看,心说这要是能大床同被就好了。自己笑了起来,不过还是先走进姐姐左玉琢的的房间,将头盖依次掀开,但见左玉琢此时楚楚动人的模样,真真惹人怜爱,王茂如握着她的手,道:“娘子,以后绝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了。”左玉琢抬头见他炽热的眼神,也不再大胆回应了,露出小女儿一般的害羞,低下头“嗯”了一声。 王茂如拉过她的手,走到桌台便,说:“时间仓促,也没有多少准备,夫人,寒苦你了。” “爷,你对我们足够好了。”左玉琢说道,拿起桌子上的合卺酒,说:“爷,这一杯酒下去,我便是爷的人了,爷万不要辜负了我们姐妹两人。” 王茂如接过酒,道:“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两人喝了交杯酒,左玉琢的脸一下子红了,显得粉嫩粉嫩的,说道:“我虽然听不懂爷的话,但是爷的心意我知道,我知道爷是做大事的人,也知道爷将来肯定不止我们姐妹两人。爷的正室的位置空着,我们听人说了,爷的正室夫人给前总理的女儿留着。她的出身我们比不了,这正室位子我们也不能要,但是我们若是跟了爷,便是死心塌地了。” 放下酒杯,王茂如仅仅地抱住了她,说:“拥有你们,我此生无憾了,哈哈哈。” “爷。”左玉琢含羞道:“爷,我给你生个孩子吧,你是大将军,将来肯定会时常去打仗,给我个孩子,没有爷的ri子里,有咱的孩子伴着我。我想要爷给的孩子。” 王茂如听了,顿时浑身燥热起来,外面天sè已经暗淡了,此时正是良辰美景,便横着抱起了少女,走向床边,轻轻放下了她。左玉琢虽然紧张,却仍然努力配合,当王茂如的手解开她的裘衣之后,她轻声了“嗯”了一下,敏感的她感到了那双大手的抚摸。 “玉琢,从现在开始到你我老死,你便都是我的了。”王茂如轻声情话道。 “嗯。”左玉琢闭上了那长长睫毛的眼镜,将白sè丝巾递了出来,说:“爷,用它垫着吧。” 省略情节n字…… 折腾了两次,左玉琢的玉体软的不行,气喘吁吁地说:“爷,奴家受不住了,饶了奴家吧。” 王茂如更是累,这种体力活,自然是男方出力多,喝了一口酒,沁辣入胃,道:“咱们再战第三回合。” 左玉琢忙求饶道:“爷,憋在弄奴家了,奴家都要被你撕裂了。再说你一直留在奴家这里,小妹怎么办?我知道她虽然不说话,可是也是中意于你的,今晚你不过去,以后小妹会很难过的。” 王茂如听罢点点头便穿戴好了,说:“好吧,你且先睡着。”便离开这间房间,走到对面,那里是左玉婵的房间,推开门,只见左玉婵仍旧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红头盖盖着。他走过去,说:“玉蝉,我来了。” 那边红盖头向下低了一些,他慢慢掀开,露出那如jing灵天使一般的面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左玉婵终于勇敢的正视着他的眼镜,看到她如此大胆起来,王茂如忍不住亲了一口,左玉婵忙又低下头。见状,王茂如哈哈一笑,拉着她的手,说:“来,喝交杯酒。” 左玉婵与他喝了一口,却被酒呛得连声咳漱起来,这让王茂如笑得不行,左玉婵撅着嘴生气地看着他。王茂如忙抱着她安抚说:“是为夫的不是,是为夫的不是了,不该笑话你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却又忍不住又逗她说道:“玉蝉,你怎么不说话,你都是我的人了,以后还是我孩子他娘,可别被孩子认为他娘是个哑巴啊。” “我不是哑巴。”左玉婵翠声道,她与姐姐长得具是一般的美丽万物,只是她的声音更加清脆悦耳,如清泉流水一般,王茂如很是喜欢她的声音,只是她这人真不爱讲话而已。 “那你怎么不说话呢?”王茂如问。 “不知说什么呢。”左玉婵道。 王茂如将她抱在怀里,左玉婵便顺势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口,闻着她身上的芳香,王茂如说:“玉蝉,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她摇摇头。 “因为你就像一个小狗狗一般的乖。”王茂如哈哈一笑道。 左玉婵气得轻轻捶打起他,说:“才不是呢,我才不是小狗狗呢,爷坏死了。”王茂如开怀大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