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一件旧军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一件旧军装

王茂如看了看这个其貌不扬的瘦高年轻人,民国名宿陈立三道:“这是幼子寅恪,现在在柏林大学读东方古。” 王茂如笑道:“去西方度东方古?” 陈寅恪道:“大元帅,您不知有一句诗词,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吗?在中国学习中国固然是一种方式,可是跳出传统固定思维,以另一个角度看东方文化,又是一种文化进步。” 王茂如笑道:“口齿伶俐,思维敏捷,不错,年轻人,未来必定有所发展。” “多谢大元帅夸奖。”陈寅恪道。 “他怎么了来了?”此时忽然有人望着门口窃窃私语起来。 “他居然也来了。” “哼,骗子!” “嘘,别说话,看他目的如何。” 王茂如等人也看了过去,一个干瘦尖脸猴腮的老人穿着西装,在一个美少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这是……”王茂如还真不认识这个人,为什么大家反映这么大。 陈立三苦笑道:“此人就是康有为啊。” “啊?他就是康有为?”王茂如倒是吃惊了,不过他吃惊的还有一方面吗,就是这都1923年了,康有为居然还活着?还没有死呢?他可真是长寿啊。 康有为似乎一个毁誉参半的人,并为在座的许多人的不齿,因为他骗了全世界华侨的钱。 当初他声称为了维新变法在海外筹集钱款,所有海外华人纷纷捐钱,而他则将这些筹款拿进了自己的私人腰包之中。甚至还设立公司,拦截海外华人对中国的援助。以至于孙立文在海外筹集革命募款,也遭到了海外华人的抵制。孙立文求爷爷告nǎinǎi似的在全世界募集革命资金,也募集不到多少,不得不说这其中康有为暗中的阻拦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在场的许多人多康有为的到来并不欢迎。甚至排斥,而康有为的弟子梁启超早就与他断绝了师徒关系,见到他的到来,也不禁紧皱眉头。 不过尽管康有为人品令一部分人尤其是国外的华侨所不耻,但他的生意眼光倒是非常独特,他利用全世界华人为中国募捐的几百万美元的募款在全世界疯狂的购买土地。并且每一笔投资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可以说,如今在场的许多人的身家甚至不足康有为百分之一的财产。 康有为是以民间人士身份进入这次慈善宴会的,而民间进入这次晚宴的资格就是累计捐款达到两万银元。除了有人没有累计金额达到两万银元还可以以另一种方式,那就是捐献拍卖品,个人可以凭借所捐献的拍卖品入内。也不知康有为拿了什么东西出来,看起来肯定是比两万大洋多得多。 喧喧闹闹的宴会现场成了各个民国士绅jing英们欢聚的场所。服务员给每个餐桌上都摆上了简单的红酒或白酒以及下酒菜,当然今天来的目的倒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慈善,所以很少有人真正的去饮酒。众人大多数也是端着红酒被做做样子而已,不过这其中倒是有一个人吃相不雅,那就是北大的狂人辜鸿铭。索xing这老人家年纪大了,又素来以狂妄著称。本事又让别人哑口无言,倒也没有人在意。辜鸿铭的身边坐着的也都是喜欢中华文化的人,便没有人计较于他。不过隔壁一桌是胡适、蔡元培等新文化的倡导人,见到辜鸿铭如此,倒是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诸位,诸位请安静一下。”音乐声停了下来,作为民国四公子之一的袁克文此时走上了台,口才了得的外交次长顾维钧担任了这次拍卖的临时开场主持人。听到他讲话,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顾维钧道:“诸位。这次的慈善拍卖晚宴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中国百姓抗疫大业尽一份薄力,为中国百姓早ri摆脱瘟疫的侵扰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在座都是慈善家,商人,士绅。社会jing英,都有着为中国之崛起而肩负责任的使命感。所以,我们才共聚一堂,我们才有了这次慈善拍卖。在这里有报社记者,请报社记者们监督,请舆论监督,而且记者们可以随时查阅买拍善款的使用情况。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现在拍卖正式开始,有请拍卖员。” 拍卖员一出来之后吓了众人们一跳,原来拍卖员不是别人,而是那曾经在全中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前朝醇亲王爱新觉罗.载沣。这载沣治国不行,可是要论古玩鉴赏,在八旗子弟之中无出其左右,如今载沣也仅仅才四十岁,他早在辛亥革命的时候就减去了辫子,穿起了西装,并且对一切复辟之事皆反对。而事实上载沣的好友很多人都不知道,正是数次闹革命最终撬动了革命杠杆的孙立文孙大总统,载沣在辛亥革命之后得到孙立文的诸多保护的原因也在于此。 原本他追求的是平淡的生活,不过王茂如在和人商议拍卖员的时候,左右思索也不得人选,倒是师少阳提醒说全中国鉴定古玩最好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些没什么本事的八旗子弟,他们从小生长在富贵人家,可以说是看着古玩长大的,只有他们才懂得真品和价值。随后他推荐的载沣,而载沣原本不准备接受的,但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多年不出山过着隐居生活的载沣终于肯出山了。 “诸位。”载沣也不废话,直接说道:“这第一件拍卖品,说起来并非古董。” “哦?不是古董?”众人纷纷议论道。 载沣道:“这第一件拍卖品是尚武大元帅献出的,这是他的一套军装,诸位还记得有一部电影《尚武大阅兵》吗?整套军服正是尚武大元帅在七年前在纪录片中所穿的军装,由于这次是慈善拍卖,所以所有慈善卖品都是零员拍卖价,现在请各位zi you竞拍,由记录人记录。”载沣这个人其实并不像历史中那样不堪,他在很多时候非常知道进退,懂大势所趋,如果不是满清帝国实在没有人才,也不会由xing格懦弱的他去做那最后一任摄政王,代表清廷签署退位协议。 载沣说完,很多人纷纷议论起来,这倒是有点意思,拍卖品还可以不只是古董,连尚武大元帅的一件军装也可以啊。 此时王茂如倒是站了起来,向四周拱了拱手道:“各位请恕鄙人一个不情之请,这件军装于鄙人有着特殊的意义,鄙人由一个边防军的旅长,逐渐成为国防部长,这件衣服穿了七年,实际上诸位没看到的是,那袖子上还有补丁,实在是磨损所致。鄙人这件衣服委实可笑了一些,所以鄙人的不情之请是自己愿意拍卖回来,所拍出金额,将作为慈善募金。还请各位高抬贵手,高抬贵手,由俺先拔头筹,开一个彩头如何?” 众人倒是议论起来,便觉得尚武大元帅这自买自卖的买卖着实有趣得很,倒是接着这个理由向灾民捐款了。 “大元帅不用着急,我是不会跟你争得。”天津慈善家,曾经被戴chun风给抓起来过的雍剑秋说道,自从被缉侦司抓过一次之后,这雍剑秋就更加愈发老实了,说这话倒是有七分马屁三分捧场在里头。 此时倒是来自四川刘家的士绅刘文彩站起来说道:“大元帅,所谓慈善拍卖,自然是价高者得,请恕我等不能接受了。我等久慕大元帅风采,一直无缘得见您的庐山真面目,这次若不能取得这一件军装,小弟是在是无脸回川见川康百姓。”他身边的几个四川大商人顿时支持起来。 王茂如看了看这个年轻人,倒是有些面生,他身边坐着的正是近卫总长刘湘,在王茂如耳边说道:“此人乃我的族叔刘文彩,乃我川人士绅代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