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康有为拍出天价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九十章 康有为拍出天价

“这就是刘文彩?”王茂如心中倒是很感兴趣,刘文彩曾经捕杀过带人抗捐的某组织成员,其后就被树立为旧社会反面典型,但是后世对刘文彩进行重新研究发现这个人事实上是恪守中国传统的乡村士绅,他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学什么三民主义不如学好三门手艺”,而且他从未强娶哪一个女子做妾,而他为四川的教育所作出的贡献更是巨大,其所建造的文彩中学在后世的汶川地震中稳如磐石。不过此时的刘文彩倒还只是一个三十六岁的中年士绅而已,由于其刘家在四川颇有名望,其人多次做慈善事业,因此才有资格入列其中。 载沣道:“其余不谈,现在开始竞价吧,请诸位举手便可。” 话音刚落,东南亚四大华人家族之中的蔡氏家族代表立即说道:“一千银元!” 没想到第一个叫价居然是海外华人,众人纷纷忘了过去,那蔡氏家族的代表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向四周拱了拱手道:“尚武大元帅是我华人之骄傲,别说你们四川人要,我们海外华人也想要这件军装咧。” “两千!”刘文彩身边的另一位四川士绅喊道。 “三千!”众人看了过去,哭笑不得,居然是辜鸿铭这个狂人,这老夫子哪有三千银元啊,顿时有人说道:“辜老先生,您莫要在此开玩笑了。” 岂料到辜鸿铭道:“这件衣裳很是好看,老儿我正缺一件棉袄傍身。如何不能买啊?”众人摇头苦笑起来,这厮纯粹是来捣乱的。 “四千大洋。”又是海外华人黄氏家族代表喊道。 “我出八千大洋!”有人忽然大声喊道。 嚯——众人吸了一口冷气向那举手的人忘了过去,只见那个出八千大洋的人拱了拱手。也不说话,倒是载沣一旁的助理说道:“这位爷是上海银行家郑斯文先生,旗下四家银行十八家工厂,是上海有名的商人和慈善家。” 原来如此,还是上海大商人有钱啊。 刘文彩此时忽然举起手来,道:“一万银元!” 一件打补丁的旧军装居然叫到了一万银元,众人忍不住再一次吸了一口冷气。看向这个四川的士绅,看来人家还真是志在必得啊。 “五万银元!” 轰!众人脑袋都快炸开了,向那举手说话的人看了过去。竟然不是别人,是王茂如的好兄弟浦继,这小子笑嘻嘻地说道:“别跟我抢了,别跟我抢了。” 王茂如指着他摇头苦笑道:“你小子。居然也来捣乱。” 浦继冲王茂如说道:“大元帅。久仰久仰。” “你这臭小子。”王茂如笑道,随后他站了起来,举手示意道:“诸位,本次拍卖品十分之多,不值得大家为第一件拍品如此纠结有伤和气,我已经说了,这间拍品对于我来说有特殊意义,我是要定的。我出二十万。算是为这次赈灾开了一个头,如何?” 众人张大嘴巴。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随后想一想,其实也是,人家自己出件衣服自己买归来,二十万捐给百姓,的确是做到了慈善二次。这旧军装能值几个钱,唯独这份心意倒是让人敬佩。二十万银元,按照物质购买力在百年之后达到千万了,岂能不让众人敬服。 辜鸿铭便笑道:“看吧,我本来要捐三千银元的,可惜了,没捐出去。”身边众人顿时再一次哭笑不得。 不料此时突然有人举手说道:“二十五万银元。” 这次就连王茂如也忍不住“咦”地叫了一声,看了过去,这人居然是大家都不喜欢甚至不愿意共坐一桌的康有为。康有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冲众人拱手道:“诸位,老朽不才,内心极为敬佩尚武大元帅,扬我中国人之志气,抖我中国人之威风,这件军装,老朽一来要作为传家宝传给我的后人,二来也是为国人做出一点微薄之力吧。”这岂能说是微薄之力,多少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超过百块银元的,他这里就捐了二十五万,一出手就镇住了所有人了。 康有为笑呵呵地放下手,用掉了门牙的嘴喝了一口红酒,对王茂如说道:“尚武大元帅,这衣服我也是要定了。” 王茂如冲他摇了摇头,笑了起来,这个人还真是蛮有意思的,怪不得遭人讨厌,把自己的风头都给抢去了。浦继见状便要站起来继续叫价,王茂如倒是冲他摆摆手示意不必如此,浦继看了看康有为,不屑地撇撇嘴坐了下来。 其余竞拍者见王茂如的好友浦继都不再表示,倒也没有人竞价了,而且这二十五万银元委实是太多了一些,康有为这厮还真是有钱啊,二十五万拍下来眼睛都不眨一眨的。 载沣倒也认识这位康老先生,但是他同样对这个人没什么好印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康有为当初上书鼓噪光绪,又弄了一张假照片四处招摇撞骗。载沣对其他竞拍者大声说道:“不知是否有应价的?一、二、三!成交!第一件拍品由康有为拍得。” 康有为很是高兴地冲四周拱手,其余人尽管不是很喜欢他,倒是都礼貌地冲他作揖恭贺。 随后第二件拍品倒是一件古董了,居然似乎辜鸿铭捐的,经过载沣以及数位北京城最有名的古董师傅鉴定是一个元代的官窑瓷器,辜鸿铭说这是他在欧洲留学的时候买下来的,一直不舍得拿出来,这次也作为慈善拍卖了。看他心疼的样子,用不着载沣给大家说明,众人也知道这元代的瓷器的名贵了。元代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朝代,中华文化遭到摧残,但是瓷器的质量却因为统治者的要求极高,而元代的时候由于贸易,很多中国瓷器被贩卖到了欧洲,但是元代末期的瓷器因为道路交通的原因无法进入欧洲,留在国内的又很多都遭到破坏,显得极为名贵。 第二件瓷器倒是被袁克文给拍去了,袁克文以八千大洋拍下来之后,随手又赠送给辜鸿铭。没想到辜鸿铭不但不高兴,反而起的哇哇大叫,弄得袁克文很是尴尬。 拍品到了第十件的时候还是王茂如捐赠的,这次倒是古董了,是一把战国时期的青铜剑,不过很不幸的是,经过载沣和师傅们的鉴定,这把青铜剑不是战国时期的,是民国时期的,只是被做旧了而已。众人不禁哈哈大笑不已,王茂如也忍不住自嘲道:“枉我视若珍宝,原来供着的青铜剑还不如我年龄大。” 载沣本来要这把青铜剑还给王茂如,倒是刘文彩说道:“拍吧,我就要了这把剑,三千银元。”这次倒是没有人跟他抢了,顺利地被刘文彩给拍了下来这把假剑。 王茂如道:“这把剑是从我手中出去的假货,给你题一幅字做个念想吧。”于是写了一个纸条,上书:“尚武将军王茂如被骗之青铜剑,囧之。”刘文彩见到这张纸头笑道:“这把剑别说三千银元,现在便是有人出三十万银元我也不卖给他了。”百年之后,有后人学生偶然之间见到了这张纸条,顿时被开国元勋王茂如的可爱之处逗得哈哈大笑,原来被后人敬仰的 王茂如居然有这样的娱乐精神。 王茂如也成功地拍下来一串佛珠,说是南北朝时期的古董,价值不菲。王茂如便以二十万银元的价格一次性买下来,留给他的大夫人乌兰图雅,乌兰图雅自从向佛了之后,手上倒是缺了这样一个佛珠。而且他拍下来不少拍卖品,除了第一件军装外,其余的拍品只要他一出口,别人立马不跟着喊价了。王茂如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每一次出把价格出的很高,防止别人说他小气,便更加没有人与他竞价,倒是让他买了不少用得着用不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