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康老爷子的目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康老爷子的目的

随着拍卖的继续,藏品越来越少,倒是募款越来越多,待拍卖结束,居然募得了三百万银元的善款,也创下了中华民国一次性募捐之最了。这些慈善募款被用在了治疗中国百姓的疫情之中和后续恢复投入之中,很是给中国百姓的生活带来了一定的帮助。 这次募捐也被人记录下来,并发在了各大报纸上,其中捐款最多的便是尚武大元帅王茂如,以四十万银元位列榜首,第二位则是海外华人李家以三十万银元居于第二位,第三名则是康有为老先生以二十五万位列第三。这康有为倒是凭藉着这次慈善募捐,再一次火了一把。 但是随后这位康老爷子希望求见王茂如,却被王茂如拒绝了,因为王茂如忙着防疫的事儿,对康老爷子的求见请求没有予以接受,康老爷子希望和王茂如合作来完成他的儒法主义。康有为认为王茂如的儒法主义大有可为,当初他将儒家文化倡导为儒教的时候得到很多人的支持,所以他希望能够和王茂如进一步谈一谈。 康老爷子在清末干的最大的一件事不是搀和了戊戌变法,更不是截流了海外华人支持戊戌变法的钱,而是他将提出了孔教的思想。甲午战败,洋务运动的富国强兵事业遭受到毁灭性打击。并且这次是败给了不久前还与自己一样落后的撮尔小邦——日本,这不能不引起国人的忧思。传统思想儒学无能力应付变化了的世界,儒学在士人心目中地位的下降。以至于引起了儒学灭亡的忧惧,如张之洞就在《劝学篇》中发出了“儒术危矣”的警告。康有为和许多传统儒生一样,进行了儒学的革新改造之路。 不能不说的。康老爷子改造儒教恰逢传统儒生们迷茫之际,他正好抓住了这个正确的实际做了正确的事,顿时全国的儒生纷纷投入他的门下做了他的学生,有名者如梁启超、谭嗣同、陈千秋、曹泰等人。 按理说,要不是康老爷子贪财好色,人品实在拙略,凭着他被儒生们推崇的地位。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出席个慈善晚宴还得以民间献宝人的身份去。 而这一次康有为找王茂如恰恰是王茂如本身也是一个儒生,并且精通西学,王茂如不单是儒生还是法生。他认为古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相结合。以儒家思想束心,以法家思想束身,成立一个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符合中华民族道德观价值观的思想来。 康有为在看到王茂如对儒法思想的推崇之后,纵然发现。原来除了他对儒家进行改良。还有一个当了统治者的儒生也在试图努力改良着儒学,并且仔细研究了王茂如的理论。在他的眼中看来,王茂如提出的想法固然是好的,但是缺乏一个系统性的梳理,也就是成立一个学派。也许是王茂如没有时间安下心来做学问,也许是王茂如还没有想好怎么梳理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毕竟建立一套道德思想纲领,并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完成的。 出于个人名利和儒生的共鸣。康有为准备毛遂自荐,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咋地。于是才借着这个场合,一鸣惊人,让王茂如注意到他。 可惜康老先生的拜访却空欢喜一场,王茂如不在家中咧。 全国解禁之后如何来防止流感传染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让王茂如惊喜的消息就是国防军第十七兵工厂督办时永康果真在青梅之中发现了抗菌的物质,这让时永康大为惊喜,他顿时进行了多次反复实验发现这种物质的价值,兴奋的他赶紧向王茂如报告,并给这种物质取名为青霉菌。 王茂如问时永康,这种青霉菌能否制成药物。时永康回到说可以制成药物,并且他们已经对人体进行试验,尤其是伤员进行注射实验,只是大规模的生产青霉菌药物还是一个问题。王茂如听着青霉菌这个名字很是别扭,建议改名为青霉素,时永康倒是无所谓。现在时永康的难题是,青霉素的产量不高,且对少部分人体有副作用。王茂如笑道:“如何提高产量是你的问题,我都交给你。还有,人体试验也有目标,我国尚有一部分得了‘日本瘟疫’的病人尚未痊愈,你可以用他们来做这个实验。” “是,我来试试。”时永康道。 此时国防部对日作战也有了一个计划,那便是想要征服日本,就要能够越过日本海——即庞大的陆航,飞艇、运输机将不对或者炸弹运送到日本去。 中国的陆航飞艇部队总计有十个师,每个飞艇运输师由三十架飞艇组成,其中物价备用,五架是补充,二十架是正式使用的。而运输机由两种型号即囚牛1式和囚牛2式运输机,这两种运输机总计八十四架变为一个运输师即在北京南苑大营的唯一一个运输机师,拥有12架囚牛2式运输机和8架囚牛1式运输机。更多的运输机则被分在各军级单位运送重要任务或者人物单独使用,属于各军拥有。 但是不管是囚牛1式还是囚牛2式都有一个很致命的弱点,就是他们用作运输机尚可却不能作为重型轰炸机,因为运输机的飞行速度慢,容易被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击落。而国产的麒麟1式轰炸机早已经淘汰,麒麟2式轰炸机的航程也不理想,都难以作为对日本的有效打击武器。 无论是运输机还是轰炸机,在这个科技水平下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便是航程太短,麒麟1式轰炸机的航程是五百公里,麒麟2式的航程是麒麟1式的两倍一千公里,但是考虑道满负荷载弹并且轰炸完毕还要返航,满载后麒麟2式最远只能轰炸到四百公里的地方,对日本是鞭长莫及。即使飞机从与日本最近的海参崴出发,也难以抵达日本本州。所以国防部的众多参谋们对王茂如提出的主动攻击日本的作战计划很是头疼,日本人远在海上孤岛,我们怎么打得到他们呢?所以众人对日本的态度仍然是认为防御为主,蒋方震也对王茂如劝道:“中国对日军事部署采取攻势实在难以实现,目的是好的,现实却是难以实施的。” 王茂如很是无奈道:“若以防御为主,则国家经济受损严重。” 蒋方震道:“可我们打不到日本啊。” “打不到也得打。”王茂如态度坚决,“将战火燃烧到敌国,这将是我中国未来之国土防御之策略,任何将战争燃烧到中国的敌人,我们都要将其灭国。” “妄言。”蒋方震叹了口气道。 王茂如笑说:“百里兄,这不是妄言,此乃我心中之理想,也是我为之奋斗一生之所愿。我去争做总统目的就是如此,将来要将敌对国家的战火燃烧到他们国土上。” 蒋方震惊讶道:“秀盛,莫非你想……主动对外发动战争?” 王茂如耸了耸肩道:“为何不行?昔汉隋唐可做,为何我中国不可做?宋朝倒是不对外主动发动战争,可是两次被灭国。历史的教训啊,历史的教训啊百里兄。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是你前进一步我后退一步,而是你前进一步我没有退路只能死啊。” 蒋方震道:“然而对于日本,我们鞭长莫及。” 任元星等人也点头认同,参谋长吴佩孚郁闷地说道:“日本太过遥远,陆战不说,海战我们停滞了二十几年,日本却从未停止过脚步,便是如今追赶也追赶不上了。还是一句话,小日本能打着我们,我们却打不着他们,实在太过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