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哈什蟆炖豆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哈什蟆炖豆腐

晚间的时候,王茂如住在了萨尔图空军基地之中,他异常兴奋有些睡不着觉,便让南有粮给他弄点猪头肉,又弄了点儿红高粱,叫来了蒋方震、陆荣廷和欧阳鹏三人一起吃饭聊天。 秋季的东北有很多好东西,欧阳鹏还叫警卫弄点也味儿回来,陆荣廷好奇地说天都晚了还有什么野味儿,欧阳鹏笑说萨尔图这边的哈什蟆好吃。陆荣廷和蒋方震都是南方人,不知道什么是哈什蟆,于是就等着这个菜。不一会儿的功夫厨房那边的师傅就端上来一个洗脸盆这么大的菜盆,桌子上一盘猪头肉就是一碟花生米,另外厨房师傅还弄了几根东北的黄瓜,除此之外便是这盆哈什蟆。 打开来一看,陆荣廷和蒋方震哭笑不得,原来哈什蟆就是炖青蛙。 欧阳鹏介绍道:“这哈什蟆是北方特有的林蛙,在萨尔图这边特别多,半夜外面叫的都是这玩意。大家原来以为这是癞蛤蟆,后来当地满族的老乡教我们吃这东西,味道极为鲜美,尤其是用本地大酱炖出来的酱炖哈什蟆能吃掉你们的舌头。不过那些老外专家可不敢吃,他们什么都不敢吃,连带刺的鱼也不吃。” 陆荣廷倒是大方,直接吃了起来,说:“我们广西那,号称七分山两分水一分田,没有粮食吃什么,蛇,虫,鱼,草。你这小小青蛙算什么,老爷子我年轻的时候连老鼠都吃过。” “来,尝尝。”王茂如倒是来者不拒。先动了筷子看到一块白白嫩嫩的先吃了起来,尝了尝道:“嗯,这玩意有一股大豆腐的味道。” 一旁的厨师师傅忍不住说道:“大元帅。这就是豆腐,哈什蟆要炖豆腐才好吃,您刚才夹得就是豆腐。” 王茂如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我说嘛,怎么蛤蟆有一股子豆腐味道,哈哈。”其余人也笑起来,品尝起了这倒东北地方菜。(西门推荐一下。不过这道菜现在在东北估计没有了,哈什蟆都差不多被吃光了。西门小时候常常带着弟弟妹妹们去林间草丛捉哈什蟆回家爷爷给炖豆腐吃,味道极为鲜美) 陆荣廷原来是做土匪的。讲求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在东北的倒是一个符合他性格的地方,如今年纪大了,吃相倒也文雅了起来。一面吃一面倒上了酒说道:“来来来。来往到我陆航部的地盘,我敬诸位一杯。” 王茂如笑道:“干卿公这倒还真是回了家。”众人一起喝了一杯,陆荣廷叹道:“看现在陆航部人才济济,能人众多,谁能想到四年前我决定放弃独立的时候还在想着将来多赚一些养老钱呢。” 王茂如笑道:“干卿公,当初你在广西和法国人作战,维护国家统一的时候内心中对国家就有一番付出的心思啊。” 陆荣廷道:“唉,过去我是要饭的出身。后来做了水贼,又中法战争爆发。我们两广的盗贼中有帮着大清的。也有帮着法国人的,但是我总是认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要打就打外国人。尽管大清正在通缉我们,但是我们还是决定打法国人。那时候头上有几个大帅,大帅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其实说起来中法战争没死几个人,只是说起来好像很大一样。倒是中亚一战才是国战啊,一战而将罗刹人打得没了精神,再也不敢南下了。” 蒋方震笑道:“当初大元帅的目的就是在此,一战让苏俄二十年内不敢觊觎中国。” 王茂如道:“对于苏俄,我们还需要盘剥。” “盘剥什么?” “盘剥土地。” 三人不解,王茂如道:“苏俄拥有北极啊,我们的地盘把触角伸到北极去。” 蒋方震连忙说道:“大元帅,这北极有何好处,何必要这么一个蛮荒之地。” 王茂如举起杯子敬了大家一杯说道:“我的目标是东西伯利亚,或者整个西伯利亚大冰原。” “为何要西伯利亚?”欧阳鹏问道,“别说西伯利亚了,就连这黑龙江冬天也是极为难过,那西伯利亚要什么没什么,除了雪就是森林,要木材倒是有都是,可是需要木材的话可以和苏俄去买,比发动战争要容易得多。” 王茂如道:“木材?你们错了,我要的是西伯利亚的矿产,包括石油,煤,天然气,铜矿,铁矿,铝矿,锡矿,锌矿,镁矿等等等等。” “西伯利亚竟然拥有如此多的资源?”欧阳鹏惊讶道。 王茂如笑道:“然也,拿下来西伯利亚,中国人将来可以享福五百年。”几人又喝了一杯,王茂如道:“今天将大家叫来一起喝点酒,也是来交谈一下大家的想法。” 陆荣廷和蒋方震笑了笑,一起看欧阳鹏,欧阳鹏便笑道:“我哪有什么想法,我现在做着我最喜欢的工作,设计飞机,主持建造全世界最大的飞机厂和空军实验室,我的梦想正在实现,死而无憾矣。” “你可不能死,你是陆航的一块宝。”陆荣廷笑道。 蒋方震道:“大元帅如此重视空军,恐怕是想在将来转变一下作战方式吧?” 王茂如顿首道:“然也,诸位如何看飞机未来在战争中的应用?” “未来战争?”陆荣廷道,“飞机还是帮衬,主要还是步兵打。” 王茂如看了看欧阳鹏,欧阳鹏道:“空军的作用,用作突袭和骚扰更多一些,还有运输。”王茂如又看看蒋方震,蒋方震道:“这要看飞机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王茂如笑着点点头。 蒋方震继续说道:“西方有一本书讲述了飞机在战争之中的作用和未来的发展前景,并且提出了大空军的概念,即空军能独立完成一个战役。尽管这是一个猜想,但是我拜读之后也觉得很有可能,前提是空军的科技水平的进步。尽管我们的大飞机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运输机,可是如果我们还能研制出更大的飞机,可以载重一百吨,两百吨,甚至三百吨的超重型运输机,我们在作战的时候就可以运送一个一个陆军师,甚至一个集团军。这样作战,我想恐怕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和中国作战了,打着打着我们把一个集团军送到他们背后,他们还打什么啊呢?” 其余人笑起来,王茂如道:“有道理,将来的战争是这样的啊,所以欧阳,你以为你现在是终点了?错了,你这才是起点呢。起点,知不知道?你现在别满足自己,你要是满足自己的,我这个萨尔图就交给更有野心的人吧。你还是老老实实回陆航总部做你的采购司司长吧。” “别,别啊。”欧阳鹏忙道:“我肯定不满足,我不满足,我是汉族嘛,绝对不满足!” 王茂如笑道:“好,那你继续投入研究,先把这个930给我弄出来,弄好了再说。” “是。”欧阳鹏道,“大元帅,萨尔图空军学院的学生们得知您来到萨尔图之后,希望您能够去空军学校。” 王茂如道:“可以,明天我们下午乘坐飞机回北京,明天上午吧。” 欧阳鹏道:“我立即去通知。” “明天通知也一样。”王茂如笑道。 欧阳鹏道:“那不行,安保措施必须要提前到位啊。” 王茂如道:“南有粮,你带着一队人和欧阳司长去布置安保去。” “是。”南有粮道。 欧阳鹏放下酒杯和碗筷立即走了,蒋方震便有些好奇道:“南有粮这名字怎么起的这么……别扭?” 王茂如笑道:“我也觉得别扭,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小时候不叫有粮,不过一场大灾之后全家都饿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过来了,被救了之后就给自己起名叫做有粮。不过救他的人姓南,于是就叫做南有粮了。”余人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