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给内田康哉下马威(第二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给内田康哉下马威(第二更)

对民党的大缉捕堪称特务组织的经典行动,全国范围内如此大规模的缉捕,保密措施,各部门协作,并证据充分的行动,使得冯尹彬一夜之间将自己过去犯下错误的一切都弥补回来,王茂如也正在着手对冯尹彬再一次提拔。 由于中国的戒严逐渐放宽,中外贸易再一次活跃起来,但从中国的对外出口仍然以工艺和原材料为主,在大流感爆发之后,中国出口业多了一项业务,药材和药品。而位于哈尔滨、齐齐哈尔和长春的中国三大中药厂也一夜暴富,尽管他们给中国百姓免费提供药品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可是他们的抗流感板蓝根冲剂在国外的确价值千金,以至于8月份三大中药厂外售受到闭关锁国的影响仅为两千万银元,而9月份暴涨为两亿银元。为了扩大生产规模,三大中药厂决定联合组建华氏药业集团,董事长仍然为人称东北药王的孔庆玺。华氏名称为了纪念中国古代伟大科学家华佗,孔氏家族也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一跃成为中国最具财富影响力家族,也成为未来华夏合众国十三大家族之一。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在南方广东省,广东陆丰黄氏家族于广东商会募集资金,效仿华氏集团建立起黄氏药业集团。除了顺应潮流推出防御流感的药品外,黄氏集团还认为西医的外科手术将来会在中国逐渐兴起,许多中医无法解决的问题西医可以采用外科手术的方式进行治疗,并在广州建立起了中国最大的西医学院。华夏医科大学,为中国培养了数以万计的西医人才。黄氏家族尽管财富不能进入华夏合众国前五十名以内,但是为中国做出的贡献却难以让人企及。 在中国的出口业尤其是药品出口业井喷的时候。日本首相内田康哉一脸沉重地抵达了中国天津日租界,见到了天津日租界因为中国政府宣布隔离租界而导致的衰败景象,面黄肌瘦的日本人,因绝望而自杀的侨民,以及其他租界侨民对日本人的厌恶和鄙视。这种鄙视并不是大炮能够打得下来的,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鄙夷。 内田康哉在天津乘坐中国政府特地派遣的三架囚牛2式运输机,运载着日本首相代表团一行人抵达北京南苑机场。 内田康哉等人心中的中国原本是落后的国家。双眼呆滞人们,毫无希望的国土,眼中只有利益的种族。可是看到中国陆航和精壮的飞行员,精神饱满的仪仗队后,立即对中国的印象陡然剧变。 当日本的飞机最多仅能乘坐驾驶员的时候,中国已经能够生产运载四十几人的囚牛2式大飞机了。甚至内田康哉特地前往驾驶室观看了一下飞机的飞行。那难以读懂的专业称呼给他的冲击极大。可惜,飞机在空中仅仅飞行了半个小时,便抵达了南苑机场,让内田康哉没有时间充分地体会乘坐飞机的感觉。 由于日本总理前往中国,中国政府最高领导人也前来欢迎,尽管是疫情戒严时期,中国政府的欢迎人群一点也不少。 国务院总理唐绍仪为首,国防总长王茂如与外交总长陆徵祥左右。内田康哉下飞机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唐绍仪。而是站在她身后右侧半个身为穿着黑色毛呢元帅军装的中年男子——王茂如,日本人口中远东魔鬼王茂如。 从国防部近卫总部近卫团借调来的两个连的士兵充当了临时仪仗队,一个个平均身高一米八来自山东与直隶两省二十岁军人组成的近卫队,穿着黑色长筒皮靴,身着传统黑色军礼服,棕色十字武装带,黑色大盖帽中间五色星在阳光下赫赫生辉,他们双手持民九步枪,枪上三棱刺刀威风凛凛,阳光一闪,那三棱刺刀瞬间将阳关反射成杀气凛凛四散开来。 两个步兵连总计220人站成前后两排,半米一个位置,总长五十五米。当内田康哉一行人走下飞机之后,沿着红色地毯正要迈步,作为引导员的王克大喊道:“礼仗队,敬礼!” “唰!”220齐声立正,笔直站立。 “唰!”220人立即右臂半举。 “啪!”220人左手一起握住了民九步枪枪托。 “请……”王克说道,在地毯的一侧引导,地毯的另一侧,是中国国务总理唐绍仪,国防总长王茂如,外交总长顾维钧。 是日本总理走过去,不是中国总理迎过来,这让内田康哉一行人顿时感觉受到了极大侮辱,跟随在内田身边的武官们立即激动起来,倒是特别外务省特别代表加藤高明伸手止住了大家,对内田康哉说:“总理大人,这种手段我们曾经在逼迫李鸿章签署《下关条约》的时候用过,中国人这是在试图恐吓我们,让我们在接下来的谈判之中败下阵来。” 内田康哉叹了口气,向身后众人说道:“不要动怒,拿出你们的勇气来。”他看了一眼那一排身材高大的中人,笑着说道:“电线杆尽管很长,可是他们要为我们服务,我们什么时候要让他们倒下他们就什么时候倒下,不是吗?” 踩着红地毯,一群身高只有一米六,最高才一米七的日本政治家军人外交家在身材高大的中国临时仪仗队注视下走向中国领导人。 在内田康哉走过来的时候,唐绍仪等人终于走上去迎接,双方相遇之后,内田康哉和唐绍仪双手握在一起。内田康哉是日本外交家出身,曾经在美国和英国求学,并担任日本驻美大使、驻华大使、驻奥地利大使和驻瑞士大使,并长期担任对华间谍负责人的工作。这次由他来对华谈判,也是日本内阁考虑到他对华的熟悉。 内田康哉用流利的英语说道:“唐总理,我非常希望我们的谈判能够让中日两国受益。” 唐绍仪说道:“我代表中国民众欢迎内田总理大臣的到来,希望我们的谈判能够顺利,造福中日两国人民。” 内田康哉看到王茂如后伸出手道:“又一次见到你了,我的老朋友,尚武阁下。” 王茂如与之握手笑道:“我们既是老朋友,又是老对手,还真是一辈子的缘分啊。” 内田康哉听后一愣,继而哈哈大笑道:“你说得对,即是朋友,又是对手。” 事实上关于租界的谈判,极有可能是内田康哉在任的最后一项任务了,毕竟不管是哪一个人做了多大的贡献,将租界还给中国这项罪名可大了,日本天皇也承担不起,只能找一个替罪羊。内田康哉也知道自己在为日本背黑锅,为日本天皇背黑锅,可这就是政治家,这也是政治家的宿命。 中日之间的租界谈判拉拉扯扯进行了两个月了,双方始终难以达成协议。负责对日谈判的顾维钧和陆宗舆开除的价格和日本政府提出的价格相去甚远。日本政府的底牌就是他们强大的海军,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海军。进可攻退可守,日本强大的军事优势足以威慑亚洲了,因此尽管日本国内情况严重,他们也坚决不肯轻易放弃中国的领土。 日本政府如今逐渐控制住了国内流感蔓延的趋势,可是日本国内尤其是民间仍旧恐慌异常,社会混乱,市场有打砸抢烧等现象产生,尤其是经济低迷,越来越多的工厂破产倒闭,日本工人冲上街头和日本政府对抗。随着日本的国内经济危机进一步爆发,日本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活动更加频繁,在两年前消灭了日本北方的工人游击队之后,如今因为经济原因仿佛一夜之间工人游击队起死回生一样。 这也是日本政府急于解决租界的原因之一,重现打开世界市场,必先打开中国市场,想要打开中国市场,必先谈到租界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