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周德忠收复中国关税(第三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周德忠收复中国关税(第三更)

中国政府对日本贸易的重开的条件不管名目上怎样,但是始终归咎于租界的问题,日本政府在归还了中国武汉租界之后,饱受了巨大的压力,但是也开启了部分贸易。而中国能够离得开日本货物吗?事实上也是离不开的,不用说别的,就说制造坦克的特种钢,就不得不从日本进口。所以,日本需要中国打开市场大门,中国也需要日本的商品,双方尽管撕破脸皮地谈判,但都没有放弃谈判。 而这一次,中日双方的谈判代表则变成了内田康哉和王茂如,这一对老对手再一次坐在了谈判桌上。王茂如并不是一个合适谈判的人选,他的性格太过强硬,但是王茂如熟悉日本,熟悉日本的一切,他已经将他的对手摸得很清楚了,甚至还知道日本内阁已经指定了一个十年报复计划,即十年之后日本恢复国力再对华进攻,利用日本强大的海军优势,对中国发动武装挑衅。 日本人既然准备卧薪尝胆十年,那么他们今天必然绝不会放弃谈判,日本人拖得越久,日本国家再度崛起就越发困难。所王茂如耗得起时间,继续陪日本逗着闷子。可内田康哉等不下去了,内阁原来西园寺多次催促他达成协议尽早打开中国市场。 中日之间关闭的市场,也正是因为租界的问题而悬停在半空之中。 内田康哉心中悲凉无比,西园寺这是在逼自己背黑锅。很可能这边签署完中日之间的租界归还条约,自己当即被解职,甚至能不能活着回到日本都不一定啊。但是这件事迟早要有一个人来做的。不是自己就是别人,内田康哉不相信别人的能力,他害怕失去更多。 在双方三天三夜的谈判之中,王茂如态度咄咄逼人,内田康哉也不卑不亢,谈判失踪僵持在三个矛盾所在。 第一,归还租界的范围是多大。王茂如提出的的范围甚至包括了南满铁路、台湾和大连旅顺在内,而日本方面之提供重庆租界、天津租界、苏州租界、杭州租界。而王茂如提出的归还青岛,但是日本人坚持不归还青岛。对于日本政府而言,青岛是日本进入中国的第二个跳板,也成了这次争执的焦点之一。 第二,归还金额的问题。很显然日本政府希望藉此捞上一笔。但中国政府也要以最少的损失收复,双方的要求相距甚远达到一亿银元,这怎么谈? 第三,归还的名义问题,中国政府自然是想以收复为名,但是日本政府居然提出是暂借——着实让王茂如勃然大怒,我们中国土地,收复回来你们居然还暂借。你怎么不把你老婆借给我呢? 这几个问题已经折磨了中日谈判代表两个月了,倒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解决得了的。如果不是日本国内经济即将崩溃,他们非常需要国际市场尤其是中国这个大市场,日本政府是绝对不会作出任何妥协的。 当此时,中国海关总署突然在报纸上爆发出了最大丑闻,中国海关负责方英美法日四国银行的几个代表和海关外籍雇员被报道说,他们拿着中国人的钱前往上海赌场进行豪赌,并且输掉了其中近二十万银元。 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沪申新闻》是法租界的报纸,他们刊登了海关洋人雇员和四国银行员工在赌场豪赌时候的照片,并且将他们酒醉后的丑态清晰地展示给所有中国人。洋人拿着中国人的海关收入去赌场豪赌,居然有这样的事儿?顿时,全中国百姓都愤怒了,上海的学生们和工人们率先发动起了游行示威,抗议海关人员的这种玩弄中国人感情的行为。 这件事背后透露着巨大的阴谋,王茂如在看到报纸之后哈哈大笑,肯定是周缺德干的没错了。果不其然,随后周德忠发回来密电,向王茂如表功说他这一切都是他精心布置的。 王茂如给周德忠下达了一个任务,由他去上海收复关税。周德忠寻思半天想下了一个计策,在北京准备了一番找了一个只会说法语的白俄,对他说咱们去上海骗点钱,那白俄自然愿意,便与周德忠一起去了上海。抵达上海之后两人在法租界开了一家公司,并且说有关系弄到药品为名,四处张罗生意。 如今这个年月,中国生产的药品最为受欢迎,两人的公司立即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毕竟各国政府派遣人员来到中国购买中国产的板蓝根冲剂,并花费了大量的金钱了,但中国政府控制严格,各国政府只能少量购买。而背后站着中部的周德忠拿到药品轻松无比,很快十吨板蓝根冲剂就被偷偷运到了上海法租界,并悄悄卖给了法国政府。 尽管是悄悄地卖掉,可是各国间谍哪能不知道消息啊,顿时,周德忠和白俄助手的公司立即火热起来,大家都知道有个法国人才中国内地能够买通中国官员,这在全中国戒严的时候,还有人能够不怕死弄到走私药品,这是多么强大而隐秘的关系啊。 周德忠随后以走私品无法运出中国为理由,托人认识了中国海关的洋雇员们,这些洋雇员们尽管是为中国海关服务,可是中国海关把持在四国银行的人手中,说白了就是为外国人服务的。他们自然是想要帮助自己的国家了,随后周德忠以想要扩大公司规模申请贷款为理由,通过洋雇员认识了四国银行的几个经理负责人。 双方交往了几次之后,尽管贷款不会那么快就下来,但是不妨碍双方成为朋友。周德忠和白俄两人邀请他们前往赌场和青楼去玩耍,期间在中情司特工的帮助下,几个人被迷得晕晕乎乎,打牌输了钱。但周德忠说输掉的钱算自己的,自己发了财了,十吨板蓝根怎么也够大家玩了。于是诸人在赌场继续玩耍,岂料到这些洋雇员反倒赢了钱,大家高兴不已。随后周德忠再一次邀请他们,一脸赢了几天的钱,让他们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赌神一般。 鱼饵下了就继续下套,随后周德忠带他们去了赌场,一夜之间,输掉了几万,一个个欠着帮会几万银元,这下连周德忠也没办法了,他和白俄的公司下一笔生意虽然很快就坐下来,但是中国政府查的很严,药品无法运到法租界,还需要时间。在白俄的建议下,说不如从四国银行那点钱捞回来,当然几个胆小的非常害怕。周德忠说我们的下一笔货很快就到了,到了货之后,什么钱都不算钱了,从四国银行中少拿一点儿看能不能捞回来。要是捞回来最好,要是捞不回来,我的货一到上海立即出手,咱们补上窟窿。 在周德忠和白俄的诱导下,一行人偷偷地拿了点钱又去赌博,然后又输掉钱,又赌博又输掉钱,等他们有一天他们发现周德忠和白俄不见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居然已经挪用了二十万关税了。 收网! 于是《沪申报纸》开始,《申报》《青年日报》《上海晨报》扩大到全国各大报纸,全部竞相报道中国海关洋雇员移用海关关税一事。 中国内务总长许兰洲、内务次长王永江、司法总长周道泰、司法次长蹇赞录同时向国会身体调查控制在四国银行手中的中国海关贪污案件。国会立即进行两院表决,并以百分之九十六的得票率通过允许对中国海关进行调查。 而军部也在此时做出表态,国防次长萨镇冰与海警总长刘冠雄同时宣布,中方将坚决支持中国司法机构对海关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