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红娘子吴秋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十七章 红娘子吴秋月

第九十七章红娘子吴秋月 一夜折腾之后,王茂如次ri睡到ri升三竿才起来,看看左拥右抱的姐妹花,心中偷笑半夜把两个人哄到一起大被同眠,内心无比骄傲。看了看手表,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他起身的时候发觉两个女孩早就醒了,只是藏在他胳膊下装睡。王茂如哈哈一笑,拍拍两个人的屁股,一掀被子,两人“啊”地尖叫起来,左玉婵害羞的拿着枕头盖住脸,露出赤身。姐姐玉琢瞪着大大的眼睛,似乎在说你这人好不正经。王茂如说:“赶紧起来,给为夫洗漱。” “是,爷。”两个人忙穿起衣服,玉蝉满脸通红不敢看他的身体,玉琢则倒是大胆地打量着王茂如强壮的身体。 待两人收拾好一切之后,王茂如道:“军队将要北上。我带着你们也不方便,等我在北方安定好之后,肯定把你们接过去,所以辛苦二位夫人在此暂时住下了。” 两个姐妹都点头知道,左玉琢说:“爷尽管去吧,我们等着爷。”如今王茂如的身份高贵,两人心中也庆幸跟了这样位高权重的男人。在她们过去的十四年中,村里的村正,左庄主,地保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但是她们的娘亲曾经说,这些人都算不得什么,那些前朝军界大员才是国之柱石,前朝手握军权的大员连慈禧太后老佛爷也不理会。如今自己的男人手握大军,迟早是一地之主。这两个女孩从小被身为宫女的妈妈教育,倒是比别的女孩更有教养,更加懂得处事,看的也更加远一些。 王茂如又道:“这以后我先把家里安排在怀柔县,这里县长是你们干爹,jing察局长是我手下,县里的年轻人给我当兵,你们都是他们的主母,等我再给你们留下一队卫队,我把近卫队女子中队留下来,你们看可否满意?” “我们听爷的。”左玉琢说。 “如此就好,以后家里的事儿玉琢你做主,有什么琐碎的事儿就吩咐王鹏。对了,玉琢,还有件事儿就是你吩咐王鹏去买十个八个下人,以前家里只有我一个,王鹏一家来服侍我,人少也已经够了,现在可不行了。” “老爷,我们不要别人服侍的。”左玉婵小声说。 “那怎么行。”王茂如责道,“你们是我的夫人们,要是家里没有几个人服侍你们,我说出去面子也过不去,是吧。再说家里下人多了,也有人气,好了话就这么多,以后你们要适应你们的身份,你们是将军夫人。还有就是你们要对下人恩威并重,不要一味迁就也不要一味蛮横。” “我们懂得的。”左玉琢回话说。王茂如自然是知道以左玉琢的聪明,肯定会调理好家里的一些。他又找到红娘子吴秋月,与她说了一下自己的所托,吴秋月想了想,说:“既然将军有要求,小女子自然答应,咱家都是将军的手下,有什么拜托不拜托的。” 王茂如听她话里的气,哈哈一笑,道:“红娘子,听闻你以前在江湖中是豪杰之辈,怎么现在说话拐外抹角,话里带刺的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又不是一言党,若是我错了,定然改正。” 吴秋月杏仁大眼瞪了一下他,这一眼让王茂如心怀意乱起来,心说也是不是该打听一下红娘子的由来了,怎么让她看一眼我骨头都酥掉了? 吴秋月说:“只要我们中队的姐妹们按时按月发放军饷就行,还有,若是我们姐妹有人看中谁了想要成家,将军你可不要阻拦。” 王茂如大笑道:“若是看中了谁,怎会阻拦?你们又不是想吃唐僧肉的蜘蛛jing,我凭什么阻挡你们的姻缘,便是你看中了谁,我帮你说媒,要是有人反对,我便把他绑给你。” 吴秋月啐了一口,道:“又不是抢亲,哼,怕是我看中的人,看不中我一个土匪出身的女儿身。算了,我倒是有个请求,将军能否留下一挺机关炮,有这东西在,顶一个中队士兵。” “何必一挺,给你留下两架马克沁机关炮,只要保护好自己便好。”王茂如道,忽然觉得自己说的不对,什么是保护好自己,吴秋月立即撅着嘴,说:“哪里是保护好自己,是保护好将军的夫人们吧?将军还真是命犯桃花,一娶就娶俩。” 王茂如可不跟她继续斗嘴,这红娘子脾气看来不是很好,再说自己是有求于他,也没法用官职来压她,忙告辞离开。等王茂如匆忙走开,吴秋月的几个姐妹们立即跑过来,叽叽喳喳地问:“大姐,将军说什么了?” “对啊,大姐,我们看到将军跑的匆忙的样子。” “大姐,莫不是将军对你做了坏事?被你赶跑了?” 吴秋月气得敲在那个嘴里没把门的姐妹头上,说:“该死的李二丫,什么话都说,去给我洗马桶去。” “就是,你瞎说什么啊,要做坏事也是大姐对别人做坏事嘛。”有小姐妹说,其他人咯咯地笑起来,红娘子气道:“你们这些女人,脑子里都是一些什么啊?将军是求我们保护他的家人,让我们暂时留在怀柔,不用北去呼伦贝尔,你们倒好,是不是一个个想汉子了?” “自然想的,难道大姐不想?”李二丫说,“对了,俺知道大姐为啥不想汉子,因为大姐呀,心里头都是咱们将军大人!” “哈哈哈哈……” 王茂如可是离开特务大队女子中队营房之后,又看了看军中无事,只等着物资到位便可开拔。回到住处的时候,见到,王鹏一家子和下人们都来到此处了,běi jing的院子现在是一个叫袁伯的老人打理。王鹏一家人得知王茂如迎娶了左家姐妹,心说还好自己早就想到这二位将来定然尊贵,自己对她们善待有加,果真如今成了主母了。 běi jing王家的所有人便由王鹏带着来到怀柔,侍奉主母来了,刚一到此处,王鹏便知道,这以后家里肯定是以二夫人左玉琢为主。那三夫人左玉婵看起来安静得很,不爱说话,倒是二夫人几位有主意,甚至下人们的规矩,走路说话方式有讲究有度。事后得知,原来两位夫人的母亲原来是宫里的宫女,在她们年幼的时候常常给她们讲宫里的规矩和心机,这两位夫人虽说是出身贫寒,但礼仪规矩比其他人家女子懂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