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列强不高兴(四更完毕,看春晚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章 列强不高兴(四更完毕,看春晚咯)

民国十二年10月6日,廉政公署调查员在海警、警察和爱国学生的簇拥下前往海关总署进行调查,而那些参与赌博的洋雇员早就逃走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的当天,他们就全都跑了,跑进了英租界和法租界躲了起来。 这下好了,这就更加坐实了英法背后控制着中国海关,并且肆意挪用中国海关关税的事实了。中国政府一边向全世界报道中国海关洋雇员贪污挪用关税,一边派遣人员到日内瓦国联总部打官司。在德国的中国大使魏宸组成为中国起诉英法两国的中国代表人,魏宸组也明白这是一个收复中国海关自主权的极好机会,自清末丢失中国海关自主权以来,中国一直都缺少一个真正意义上完美的借口,现在终于找到了。你们洋人贪污,这可是你们自己露出的马脚。中国政府每一次希望收复关税自主权,各国都已中国雇员贪污情况严重对中国以及世界贸易影响巨大为借口,但是现在呢,可以说是给四国的脸上一记裸的耳光啊。 日内瓦国联总部也倍感压力,一方面是中国政府的官司,一方面则是四国银行的告诫,告诫国联不要在这件事上多管闲事——国联就是个婊子,谁有钱谁支配她怎么摆弄姿势。 后世蒋委员长不知道国联的实质,王茂如岂会不知,王茂如根本就没有想过通过国联来解决问题,他是通过这次事件利用全世界的媒体抹黑中国海关的洋雇员和他们背后的四国银行。并为他下一步强行收复关税做好准备。 民国十二年10月9日,中国廉政公署在检查海关账务的时候发现了海关内的一个巨大丑闻,即存在四国银行的关税的利息问题。按照关税的利率比正常储蓄利率地上50%,计算之后得知每年中国海关关税在四国银行损失的金额高达400万银元。 民国十二年10月10日双十节之际,中国临时政府总理唐绍仪宣布,由于四国银行与中国海关长期以来存在的黑金交易以及眼中的贪腐行为,中国政府正式于今天收复中国海关自主权,中国海关关税将重新回到财政部手中,而庚子赔款中所欠四国银行的钱将由中国财政部按照《庚子条约》之中的规定每年偿还。 民国十二年的双十节国庆的第一件事。便是中国政府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硬气地收复了中国海关自主权,自1900年以来23年的关税为外国把控的局面从此不再了。 中国政府收复上海海关总署的关税自主权之后。立即公布隶属于财政部下的海关总署新任署长为禁烟总局局长张毅伟,张毅伟也第一次收到如此的重任,顿时激动不已。海关之重要性无须解释,张毅伟临行之前。王茂如只对他有三个要求:“第一。海关绝不能贪,第二,海关要硬气,第三,在上海随时听着北京的指挥,不要有什么小动作。” 张毅伟笑道:“大元帅请放心,你管你是大元帅还是大总统,季秀绝对只听你一个人的。” 在张毅伟抵达上海之后。立即对中国海关进行人士任命和管理,随后进行查账。清关,并且联合海警部门对严厉打击走私,尤其是药品走私,收缴了大批走私货物和资金。而王茂如对张毅伟也非常支持,给他的权利逐渐增大。随后为了增加张毅伟掌握的海关的权力,王茂如向国务院提出了增加开放对外城市的建议,新增加的开放城市有东吉省海参崴、辽宁营口县、江苏省连云市、福建省厦门市、广东省汕头市、广东省海口市。增加了六个县市为开放城市,并设立海关,增加中外贸易窗口。至此,中国对外贸易口岸已经高达二十个,中国对外贸易大门已经打开,只等抗疫之战的胜利,中国将迎接一个全新的贸易时代。 在中国政府强硬收复关税之后,各国抱怨不已,尤其是四国银行起初还对国联指手画脚,现在却跑到国联要求制裁中国,认为中国此举有害于世界经济的复苏。魏宸组在日内瓦早早地等待着四国银行的无耻代表,立即反驳说道:“他日我求见你们却不得见,如今却对我国内政指手划脚,中国有损世界经济?世界经济中心什么时候由美国转到中国手中。我手中有一份去年的海关贸易表格,上面清清楚楚地写写着去年中国海关贸易总额仅为美国海关贸易总额的千分之一,为日本海关贸易总统的六百分之一。我看,让世界经济受损的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你们这些阻碍中国海关发展的四国银行吧?你们想要独吞海关自主权,你们想让中国成为你们的殖民地和垄断集散地,你们想让其他哪个国家的商品进入哪个国家就必须给你们拍马屁!简直无耻之极!” 魏宸组的一席话顿时惊得四国银行代表目瞪口呆,国联的各国代表也说不出话来,性格强硬的魏宸组呵斥道:“如果打官司,就要看一看明年,如果明年中国海关的收复之后贸易额尚且不如去年,也就罢了。如果中国海关贸易额超过去年,那就证明,你们在阻挠中国经济发展,你们在阻挠其他国家商品进入中国,你们在搞贸易垄断!”他向着国联的代表大声说道:“各位国联的执委会委员们,我们中国愿意打官司,愿意打下去,只要明年年底数据一公布,你们就可以知道,谁才是魔鬼,谁才是贪得无厌的威尼斯商人!” 而在此时,王茂如和周德忠正在燕京大道老宅里面喝着红酒吃着火锅,这小子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嗜好,居然喜欢这种搭配,不中不洋的,仿似一个中国土豪一般。周德忠酒足饭饱之后,笑道:“大元帅,咋奖励我啊?” “你要什么奖励?当官?”王茂如笑问。 周德忠脑袋摇得像是一个拨浪鼓说道:“您可饶了我吧,您还不了解我的性格,随性蔑上,好打抱不平,我要是当官,那就太受拘束了。” 王茂如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周德忠敲了敲脑袋,似乎在用力地想了想,忽然笑道:“我想要玩一点更大的,更刺激的游戏,行不行?” “怎么玩?玩什么?” 周德忠笑嘻嘻地说道:“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玩转道琼斯,玩转美国。” 王茂如慎重地说道:“美国可不好玩,那里是全世界冒险者的天堂。” 周德忠双手一摊道:“所以,我才要去那里玩,您不会以为我是一个能坐得住的人吧?大元帅,这得需要钱呢,您能够支援我多少钱?” 王茂如想了想,笑着伸出了一个手指头,说道:“你猜。” “一百万?” “再猜。” “一千万?” “再猜。” “一个亿!” “继续猜。” 周德忠苦笑道:“大元帅,您别逗我了,不会是一块钱吧?”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当然不是,是一直支持下去,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直到你玩得不想玩了为止。” 周德忠张大嘴巴,道:“大元帅,您不怕我卷款跑了?” 王茂如自信道:“你这个人,只有一样别人远远不及的特质,那就是爱国,你把国家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尽管你这人满脑子全都是坑蒙拐骗,但是从来不做对不起祖国的事情。这就是你的本性,你一辈子也克服不了的本性啊。” 周德忠呵呵笑了笑,然后掷地有声地说道:“是啊,人活一世草活一春,总有他活下去的理由啊。我是个混蛋,我也缺德带冒烟,可是我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也绝不会做将来我周家子孙也永远不会做的是就是汉奸卖国贼!”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好一个周氏子弟,我等着你在美国凯旋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