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王茂如签中日租界赎购条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王茂如签中日租界赎购条约

()随后王茂如请内田康哉一行人参观了近卫总部的近卫装甲师,当雄纠纠气昂昂的民九坦克在ri本首相面前行过的时候,内田康哉感到了深深的侮辱,这是在裸的炫耀武力。内田康哉向随行的武官ri本陆军参谋本部负责情报的参谋次长福田雅太郎问道:“同等数量下中ri坦克交战,战果如何?” 福田雅太郎苦笑提醒道:“ri本没有装甲部队。” “没有装甲部队?”芳泽谦吉郁闷道,“堂堂大ri本帝国,怎么会没有装甲部队?” 福田雅太郎摇头道:“参谋部的军官们说,装甲战车会让士兵产生躲在钢铁后面的懦弱想法,而且还会惊吓到战马,尤其是后勤给养将大大增加,一个坦克一年的花销是普通士兵一支小队的花销。由于zhèng fu的裁军,ri本陆军哪有钱装备装甲部队?”他也暗暗地反攻了一下芳泽谦吉,就是你们政友会为了打击军方,这才使得我们没钱了吧?ri本陆军已经弱爆了啊,你们还打压我们,看,现在和中国一对比,丢人现眼了吧? 芳泽谦吉自然知道他的话里的意思,王茂如又邀请他乘坐坦克,由于坦克的吨位并不大,看起来民九坦克就是一种轻型坦克而已,只是他的造型比较特别,和当今主流坦克并不相同。芳泽谦吉问这种坦克战车和美国的m1918相比,xing能怎样?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完胜。” 芳泽谦吉以为王茂如是在吹牛,不过回去之后福田雅太郎暗中对他说:“中国坦克在美国纽约军展的时候,曾经和m1918做过比较,的确是完胜它。” “什么?”芳泽谦吉大吃一惊。 “不过您不必紧张。”福田雅太郎笑道,“m1918连美国人都不喜欢。早就被淘汰了,中国人的这款坦克的对手是法国的雷诺ft17坦克。” “xing能比较如何?” “在速度上不如雷诺,但是在火力和装甲上,民九坦克还是完胜。”福田雅太郎叹道,“在坦克研发上。大ri本皇军的研发速度已经败给了中国了。” 芳泽谦吉随后也叹了口气。 此时ri本内阁却不耐烦了,ri本摄政王裕仁绕开了内阁,直接以ri本驻华大使吉田伊三郎办事不力为借口,建议内阁外务省撤销吉田伊三郎的大使资格,在没有外务大臣的情况下,外务省饱受压力。不得已私自作出决定,撤销吉田伊三郎的驻华大使身份。经过政友会的商讨后,由递信大臣(即邮政大臣)犬养毅的女婿曾经担任汉口领事和上海领事的芳泽谦吉担任驻华大使,并即刻上任。 在代理总理大臣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更换驻华大使人选,由此可以知道不管是ri本皇室还是军方或者ri本内阁都已经对内田康哉的忍耐程度达到了极限,他们再也等不下去了。 于是在内外的双重压力下。内田康哉终于与中国签订了领土赎购条约,该条约名称为《中ri租界赎购条约》,全款条约大致内容十二条,但主要内容有四条,第二条就是赎购的范围,包括chong qing租界、苏州租界、杭州租界、天津租界、青岛、旅顺大连、台湾,赎购的时间是1924年5月1ri中国zhèng fu赎购chong qing、苏州、杭州和天津租界。19275月1ri年赎购青岛,1938年5月1ri赎购旅顺大连,1943年5月1ri赎购台湾。第五条是关于金额支付的问题,四处租界中国zhèng fu将支付ri本相当于三仟万银元的药品、医疗设备、粮食或生活物资,并支付ri本一千万的保管费和建设费。第六条则是青岛、旅顺大连和台湾的保管费和建设费将在赎购前一年中ri双方重新商讨。第七条是由于ri本急需医疗器材和设备,基于商业的基本原则,四处租界暂时转交给德国zhèng fu代为保管,中国zhèng fu将四处租界的支付资金交付于德国zhèng fu,由德国zhèng fu做中ri之间的中间人。第十条则是双方的海关将向对方全部开放,并且海关关税中ri单独商讨。第十一条本次赎购方式为永久xing赎购。以化解中ri双方恩怨为主。 由于《中ri租界赎购条约》签订地点是在běi jing颐和园,因此该条约又有《颐和园条约》称谓,当然德国大使劳伦森在中ri双方之中充当中介人的做法,给他的政治生涯增加无上的荣耀,也给一战之后在国际上饱受打击的德国国家形象增加了一抹光辉的形象。 不过这让其他几个国家大感不快的。为什么是德国?为毛交到德国人手中? ri本zhèng fu对此的解释是,这是中国zhèng fu的要求,而中国zhèng fu的解释是,有十几万德国人在中国工作,德国不敢将中国zhèng fu交给他们的物资贪污,并且由于德国武器质量不错,相信德国人的人品和作为中间人处事方式一定非常认真。 尼玛——这是什么理由? 德国人武器质量不错能够延伸到为人处世方式,能够延伸到国家?你们不知道德国现在多么需要钱吗? 关于这次条约的签订,王茂如如秉持着打仗也要等几年的原则,他也不希望近期中国和ri本动手,ri本就是个疯子,疯狗,可是中国还要发展,绝不能跟他们一起玩自杀。所以他对于这次谈判的内容还很满意,因此条约签订也是由他来签订的。这份《中ri租界赎购条约》对于zhèng fu之中的任何人来说,压力都太过巨大了,谁也不敢签订。 分批买来,如果买不来呢? 如果ri本玩赖呢?可以想象的是,ri本一定诸多刁难,谁来承担这个后果?没有人敢,除了王茂如,除了王茂如这个早就想要和ri本掰掰手腕,却一直苦等机会的人。只要懂得政治的人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份条约之中处处透露着中ri必将一战的征兆,而这份条约也成为ri后中ri之战的源头。 谁能担得起国战的责任,唯有王茂如。 国战若胜,王茂如成为名垂千古之人,国战若败,王茂如则遗臭万年啊。 便有唐绍仪拖着苍老的身躯找到王茂如,说:“秀盛,你还年轻,不如由来签订吧。” 王茂如笑道:“岳父大人,这个条约不同于与其他国家的收复条约,这是战书。还是小婿签了吧,毕竟小婿捅下的篓子,未来也是小婿来承担。您给我背下的压力不少了,这次我来背。” 唐绍仪叹了口气,道:“干了这一届总理之后,秀盛,我是不干下去咯。” “为何?” “若再干下去,我就成了别人口中的du cái者了。”唐绍仪笑道,“而且,我也老了,老了,干不动了,应该让位给年轻人咯。” 《中ri租界赎购条约》的内容被ri本内阁和皇室和军部心中接受,他们的目的无非是想要打开中国市场,勒索中国财务,尤其是药品。内田康哉在谈判中取得的最让军部满意的就是第六条,青岛、旅顺大连和台湾的保管费和建设费将在赎购前一年中ri双方重新商讨。这样在不得已付出四处租界之后,依靠第六条内容,ri本zhèng fu完全可以漫天要价,例如青岛,ri本zhèng fu完全可以以两亿银元的价格,让中国zhèng fu出不起还下不来台。当年甲午战争ri本占领了辽宁和半个吉林之后三国干涉的赎辽费为五千万ri圆(即三千万两平库银),从购买力算来相当于现在的四千万银元。因此只要价格出的足够高,这个谈判中国zhèng fu就把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如果能够引发中国zhèng fu恼羞成怒,ri本则有理由出兵中国! 内田康哉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即兼顾了ri本zhèng fu的利益,又为ri本军部做了铺垫,而且自己还背了黑锅。 是的,在内田康哉签署《中ri租界赎购条约》之后的当天,内阁宣布撤去内田康哉临时总理大臣一职,并由萨摩藩出身的海军大臣出身的山本权兵卫伯爵担任内阁总理大臣。山本权兵卫由于在西园寺公望与山县有朋的权力斗争中站在了西园寺公望这一边,并因为他曾经指挥了ri俄战争中的ri本海军,可以与军方更加方便地交流,于是山本权兵卫第二次成为了新一届内阁总理大臣。 随后山本权兵卫立即组建新一届ri本内阁,由伊集院彦吉担任外务大臣,后藤新平担任内务大臣,井上准之助担任大藏大臣,田中义一担任陆军大臣,财部彪担任海军大臣,平沼骐一郎担任司法大臣,冈野敬次郎担任文部大臣,田健治郎担任农商务大臣,犬养毅担任递信大臣,山之内一次担任铁道大臣。 而内田康哉真的完完全全成了替罪羊,当他返回ri本之后,在东京湾刚刚下船,立即遭到了ri本激进青年御手洗次郎的刺杀,御手洗次郎当众掏出手枪,高呼“内田卖国”的口号对内田康哉连开三枪。其中两枪击中了内田康哉,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脸颊,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胸口被卡在了骨头上,飞出去的一刻掉入大海中。不过击中他脸颊的子弹穿过了面骨陷入了头内,内田康哉在医院昏迷了三个月,终于因为子弹无法取出而感染死亡。